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東方快車上的謀殺案 第 8 頁


「只是天氣太冷了。現在我得給自己去弄杯茶喝。」「你有阿司匹林沒有?真的有嗎,呃?我這裡有的是。好吧,晚安,我親愛的。」那個人離開後,她就轉身對波洛講了起來。「可憐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6)

「只是天氣太冷了。現在我得給自己去弄杯茶喝。」

「你有阿司匹林沒有?真的有嗎,呃?我這裡有的是。好吧,晚安,我親愛的。」
那個人離開後,她就轉身對波洛講了起來。時尚書屋
「可憐的人。她是個瑞典人。據我瞭解,她是個教士一樣的人──一種搞教學的傳教士。一個好人,可是不大會說英語。時尚書屋
她最感興趣的是聽我給她講我女兒的事。」
波洛現在已經知道哈伯德太太女兒的全部情況了。車上每一個懂英語的人都知道!知道
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士麥那一所很大的美國人辦的大學裡工作的。知道這是哈伯德太太的第1
次來東方旅行,以及她對土耳其人,對他們不整潔的道路和鐵路狀況的看法。時尚書屋
他們近旁的那個門打開了,那個瘦瘦的、臉色蒼白的男傭人從裡面起了出來。波洛一眼
瞥見裡面的雷切特先生正端坐在床上。他看見波洛,臉色都變了,氣得沉下了臉。接着門就
關上了。時尚書屋
“你知道,我被那個人嚇壞了。哦,不是那個傭人──而是另一個──他的主人。主
人!真的!他有點不正常。我的女兒經常說,我這人非常直覺。媽媽的預感總是很準確的,
這是我女兒說的。對那人,我就有個預感。他住在我的隔壁,我很不喜歡。昨天晚上,我把
我的幾隻旅行包都堵在和他房間相通的門邊。我好象總聽到他在擰那門把手。要知道,要是
他是個殺人兇手,是個那種你有書上讀到過的火車強盜的話,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奇的。我
這個人也許使人感到可笑。可的確是這樣的。我被那人嚇壞了!我女兒說,我這次旅行會是
很適意的,可是不知怎麼的我總感到有點不愉快。這也許很可笑,但是我總覺得什麼事情都
可能發生。完全有可能發生。我真不能想象,那個很好的年輕小伙子,去做他的私人秘書,
怎麼能受得了。”
阿巴思諾特上校和麥克昆,正沿著過道,朝他們這邊走過來。時尚書屋
「到我的包房去吧,」麥克昆說著,「今晚上還沒談夠呢。我想搞清楚你的印度政策是──」
他們倆走了過去,繼續沿著過道走向麥克昆的房間。時尚書屋
哈伯德太太向波洛道了晚安。時尚書屋

「我想,我得上床去讀點書去了,」她說,「晚安。」
「晚安,太太。」
波洛走進自己的房間,就是雷切特的那邊的一間。他脫衣躺在床上,看了半小時書,然
後關了燈。時尚書屋
幾個小時以後,他醒過來了,是被驚醒的。他知道,是什麼驚醒了他──是一聲很響的
呻吟,几乎是一聲叫喊,就在附近的什麼地方。在這同一蛤刻,響起了急促的鈴聲。時尚書屋
波洛翻身坐了起來,打開燈。他發現列車停着──可能到站了。時尚書屋
那叫聲使他吃了一驚。他想起,隔壁的包房是雷切特。他下了床,打開房門,這時正好
列車員急匆匆地沿著過道走過來,他敲了敲雷切特的房門。波洛讓自己的門開着一條縫,窺
視着。列車員又敲了第2次。稍遠處的另一個門裡也響起了鈴聲並亮起燈光。列車員扭頭瞥
了一眼。時尚書屋
在這同一時刻,從隔壁的房裡傳來一個聲音,用的是法語:「沒什麼事,是我搞錯了。」
“是,先生。列車員又匆匆跑開,去敲亮着燈的包房的門。時尚書屋
波洛回到床上,他寬心了,於是關了燈。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錶。正好一點差二十三分。時尚書屋

第5章
 罪行

他感到很難馬上再睡着。首先,他發覺車子沒有在開。要是這是個車站。外面可又靜得
出奇。相比之下,火車上的聲音到響得不同尋常。他可以聽到雷切特在隔壁房裡的響動──
象是按下盥洗龍頭的卡嗒聲,龍頭出水聲,濺水聲,接着又是卡嗒一聲,象是關上了龍頭。時尚書屋
外面是沿過道來來往往的腳步聲。還有,不知是誰穿著臥室的拖鞋,拖着腳走路的聲音。時尚書屋
波洛醒着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為什麼外面的車站這樣靜呢?他的喉頭感到乾燥。時尚書屋
他忘記要一瓶常用的礦泉水了。他又看了看表。正好是一點一刻。他打算按鈴叫列車員,請
他給拿點礦泉水來。他的手摜伸向按鈕,可是突然停住了,靜寂中,他聽到了一陣鈴聲。列
車中沒法馬上答應每個鈴聲的。時尚書屋

丁零……丁零……丁零……

鈴聲響了又響。列車員上哪兒去了?有人正有要緊事情哩。時尚書屋

丁零……

有這樣的人,竟一直這麼按着。時尚書屋
突然,過道里傳出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列車員來了。他在離波洛的包房不遠的門上敲
着。時尚書屋
接着,傳來了話聲──列車員的聲音,恭敬,表示歉意。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固
執,滔滔不絶。時尚書屋
哈伯德太太。時尚書屋
波洛暗自笑起來。時尚書屋
這場爭吵──假定是一場爭吵──持續了一些時候。聲音的比例是:哈伯德太太的百分
之九十對列車員的百分之十。最後,事情好象是解決了。波洛清楚地聽到:「晚安,太太。」說著關上了門。時尚書屋
波洛伸手按鈴。時尚書屋
列車員馬上到了。他看上去又熱又焦慮。時尚書屋
「麻煩你,給我拿瓶礦泉水來。」
「是,先生。」也許是波洛那愉快的目光使得他吐露了心中的話。時尚書屋
「那位美國老太太──」
「哦?」
他擦了擦前額。時尚書屋
「想不到和她磨了那麼多時間!她一定──而是堅持說──她的房間裡有個男人!你想象一下,先生。在這樣小的一點空間裡,」他用手掃了一圈,“他能藏到哪兒去呢?我和她
爭辯。我給她指出,這是不可能的。可她還是堅持說,她一覺醒來,就看到有個男人在裡
面。於是我就問,那他是怎麼出去了呢?他出去後,門是怎麼閂上的呢?可是這些她一概不
聽。彷彿,我們還煩惱得不夠似的。這雪──”
「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