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09 太陽黑點 第 73 頁


去年六月十七日晚,三原得到師岡國尊和源見的指示,準備趁平川熟睡之時取回清單。我打電話把這件事通知了平川,他非常害怕,問有什麼地方可藏身否。因為三原就在我的房間裡等待着平川睡熟,所以
作者:森村誠一 / 頁數:(73 / 79)

去年六月十七日晚,三原得到師岡國尊和源見的指示,準備趁平川熟睡之時取回清單。我打電話把這件事通知了平川,他非常害怕,問有什麼地方可藏身否。因為三原就在我的房間裡等待着平川睡熟,所以平川沒有時間逃離公寓。我突然想起以前在屋頂上觀看多摩川河的煙火時,鄰居中曾有人開玩笑說,要是在水箱中看煙火的話,那是最涼爽也不過的了。時尚書屋

我就對他說,你躲到屋頂的水箱裡面去吧。時尚書屋
平川把我的話當了真,躲進了水箱。他在睡前常服用安眠藥。可能是因為在藥性開始發作時鑽進涼水中的,所以心臟病就發作了吧。正巧這時發生了小鼯鼠騷動,大批警察趕到了,所以三原就從平川的房間裡退了出來。時尚書屋
直到報紙登出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三原當時把已經找到的清單交給了小鼯鼠。時尚書屋
雖說我很擔心平川,但當時不僅有警察包圍着,而且還有三原困在我的房間裡,想出去也出不去,所以又不能去看一下他的情況。我不知道那時小鼯鼠就同平川一起躲在水箱裡。時尚書屋
等到第2天警察撤走後,三原也回去了,我偷偷地去看了看水箱的情況,那時平川已經死了。我吃了一驚,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想,如果冒冒失失報警的話,不僅我和平川的關係要暴露,而且我也有被當成兇手的危險,所以就讓屍體那樣放著了。雖然覺得平川很可憐,但憑我一個人的力氣是無法把屍體從水箱裡拖出來的。時尚書屋
即使拖了出來,我又能怎麼呢?因為我覺得噁心,所以怎麼也喝不下水箱裡的水。平川為什麼那麼害怕而躲入水箱,說不定他確實背叛了源見和三原。不過詳細情況我一點也不知道。我只不過告訴他三原是為了資料而來的,讓他小心點,誰知竟會釀成這種後果。時尚書屋
我連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死在水箱裡。我和平川有染這件事,請你們不要告訴三原。如果給他知道的話,我會被他拋棄的,失去生活依靠的。“
「可是應該還有一個人和三原在一起。」
「是一個叫江木的年輕男子。他表面上是八幡朱印的員工,其實是三原的手下。」
根據諸田泉的供詞,接着又審訊了三原靜雄和江木啟介。起先他們堅決予以否認,但受到了警告,警察告訴他們說,要是堅持裝傻的話,就不得不定他們殺人嫌疑的罪名時,他們就承認了去取平川清單一事。這是證明該清單可信度的重要供詞。時尚書屋
這次是河西負責審訊他們的。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從平川那裡取回清單呢,平川不是源見的心腹嗎?」
「因為平川背叛了我們,他不知何時被八幡朱印商社的最上董事長收買了,為了讓源見常務倒台,他拚命往外泄露情報。」
「那麼你們是想去拿回材料並企圖堵住平川的嘴?」

「我們根本沒有對平川下過手。我們到他房間時,裡面已經空無一人了。當時根本不知道他竟然躲在水箱裡。」
「如果那時平川在屋裡的話,你們就會殺他滅口吧?」
「我們還沒考慮到這種地步。只是去責問他背叛的事。」
“如果僅僅是責問他背叛一事的話,平川應該不至于害怕到藏身于水箱的地步吧。時尚書屋
是因為他事前察覺你們有殺人的企圖,所以他才逃走的。“
「平川想往哪兒逃,這是他的自由。你這樣隨便瞎猜的話,我們很為難。」
「我可不是瞎猜喲。小鼯鼠躲進水箱時,就知道平川已經死在了裡面。從時間上來看,他是進入水箱後不久死的。也就是說,是你們硬把平川往水箱裡推,讓他溺水身亡的。」
這話是從淺見那兒得知的,雖然尚未向小鼯鼠證實過,但好像讓三原他們吃驚不小。時尚書屋
「喂,這可不是閙着玩的。首先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把平川弄到那麼高的地方去呢?」
「你們當然是想讓屍體晚點被發現。對罪犯來說,屍體發現得越晚,退路就越有保障。」
「平川不是我們殺死的!」
平川的死逐漸暴露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事實。但是搜查總部的目標是其他三名與美國南方飛機公司賄賂案有關人員的不明不白的死亡,可以說它是這個事件的「副產品」。時尚書屋
在死因不明的背後,有一雙黑手在幕後活動着。三原和江木僅僅是被這雙黑手幕後操縱的小嘍囉而已。時尚書屋

第10八章 消失的容器

對笛木良成的審訊,直接由那須負責。逮捕的罪名為「非法拘禁」。搜查總部真正的目的在查明笛木良與這三名男子接二連三的死亡事件之間有着什麼關係。時尚書屋
但是在這最後關頭,笛木仍然堅持頑抗。時尚書屋
他一口咬定:「我在前野、小谷、山室三人死亡現場出現,只不過是個巧合,因為沒有其他醫生在場,所以我就動手寫了死亡證明。」
「三個人都是因為心臟麻痹而死的,難道你不覺得這很奇怪嗎?」那須毫不氣餒緊追不放。時尚書屋
「這也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心臟麻痹是急性心臟死亡的俗稱,它的概念很廣。前野有心臟哮喘的老毛病,他的死是由於哮喘發作。小谷是由於血栓堵塞冠狀動脈而導致心臟死亡的。時尚書屋
山室的死因則是由心肌梗塞引起左心室衰竭。三人有着三種不同的癥狀。」
「在你診斷過的眾多患者中,這三人的癥狀你可記得真牢啊!」
「這,這……」
黔驢技窮的笛木雖然在口氣上已顯現出狼狽像,但仍極力假裝鎮定地說:「前野和小谷是我們的朋友。山室是因為在車站月台這種特殊的場所,所以印象很深。」
「那麼我問你,東京並非沒有精神病醫院,可你為什麼要特地把淺見他們一直帶到伊東去呢?」
「那屬於病人個人隱私,我不能說。」
「你也真能盡醫生的保密義務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