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第 10 頁


「什麼?」「關於昨晚在那幢房子過夜的添田的事。」「那位年輕地主少爺?他怎麼啦?」「死了。」片山一時之間聽不明白。他用力摔摔頭,勉強張開眼睛問:「你說什麼?死了?」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3)

「什麼?」

「關於昨晚在那幢房子過夜的添田的事。」
「那位年輕地主少爺?他怎麼啦?」
「死了。」
片山一時之間聽不明白。他用力摔摔頭,勉強張開眼睛問:「你說什麼?死了?」
「是的。」
「可是……為什麼?」
「交通意外。半夜一點多,他的平治車開到時速二百公里以上。」
「為什麼開那麼快?」
「不知道。總之,他的車子跟大卡車相撞了。」
片山逐漸清醒過來。「即刻死亡?」
「不。送去醫院時還有呼吸。當時說起我的名字,所以警方跟我聯絡。」
片山點點頭。那個威風八面的添田,竟然……
「還有,他在臨死前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我從那個房間逃出來的。』」
「那個房間?」
「總之他很恐懼,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怎會這樣……」片山搖搖頭。「畢竟有什麼東西跑出來了吧!」
「大概是的。我想他是個外表剛強其實膽小的傢伙。想起來真不是味道!」
「說的也是。」片說。「不過即是交通意外也沒法子啦!不管他多害怕,卻不是謀殺案。」
「晤,說的也是……」昌沼的話含混起來。時尚書屋
「那麼,電視節目當然取消嘍。」
片山有如釋重負之感。時尚書屋
「那可不行。」昌沼說。時尚書屋
「什麼?」
「昨晚我跟電視台的編劇部主任在一起時,接到警方的聯絡電話……主任問是怎麼回事,我說出事情經過,他很有興趣,表示非做不可。」
「那麼……真的要做?」
「對。當前之務是查出那幢房子和土地變成誰的產業。總之。非做不可。時尚書屋
我也不能阻止了。」
「太過分了!」
「我知道。無論如何——」
「拜託。我當然跟你在一起。一切靠你了!」
「怎能自作主張!喂!喂!」
電話掛斷了。時尚書屋
到底發生什麼事?添田害怕得逃出來的事……

難道真的有鬼魂出現?”
「怎麼啦?」
有人拍他的肩膀。片山嚇得嘩然大叫,坐倒在地。時尚書屋
「你在幹什麼?」晴美獃住了。時尚書屋
「這個時候不要出聲嘛。」
「不要大喊大叫——發生什麼事?」
片山哈哈聲喘氣,等驚悸感鎮壓下來後,說出電話內容。時尚書屋
「果然不錯。」晴美點點頭。「我認為事情沒那麼簡單。是他自己不好。」
「到底是怎麼回事?」片山完全清醒過來。「假如有人使用詭計恐嚇添田的話,即使不是有意,也是一種謀殺行為哪。」
「在這以前已經發主謀殺案了。」
「什麼?」
「久米穀淑惠之死,乃是不折不扣的謀殺案。」
「啊……是嗎?」
「還有她的父母也是。那個拋棄久米穀淑惠的男人,實際上殺了三個人。」
「可是法律不能制裁他呀。」
「我知道。因此,我想去那個房間看一看。」
「怎麼說?」
「如果她真的在那裡,說不定會告訴我,拋棄她的男人是誰。」
片山吃驚地望着晴羌。晴美則是一臉認真的表倩。時尚書屋
「總之,不管哥哥怎麼說都好,我決定在那個房間住一晚。晚安!」
晴美一邊伸懶腰,一邊走回棉被裡蒙頭大睡。時尚書屋
完全清醒過來的片山獃獃坐著,對福爾摩斯說。「她打什麼主意,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躺在坐墊上呼呼入睡,沒有理他。時尚書屋
片山嘔氣地仰面躺在電話旁,瞪着天花板出氣……
第2章
 失去的時候
1
做了一個好夢。時尚書屋
確實,好久沒有做過這樣的好夢了。對手是十八和十九歲的女孩,左擁右抱,三個人在酒店的床上……
冒了一身汗,舒暢地呼呼入睡。就在這時——
“起來!
怒喝聲在耳邊爆發。宮田從床上滾落,腰部摔得厲害,禁不住呼呼呼痛……
「你在這裡幹嗎?這是我的床啊!」
宮田好不容易爬起來,揉揉眼睛,尖聲喊道。「迫口,幹什麼嘛?只是打個盹罷了!」
「呼嚕呼嚕打鼻鼾叫做打盹?快,滾出去!」
迫口吉郎脫掉時髦上衣。扔到椅背上。時尚書屋
「現在幾點了?」宮田甩甩煙霧迷浸的頭,終於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早上七點。」
「七點!饒了我吧!今早五點鐘才回來的。」
「誰叫你是我的經理人?沒法子啦。」迫口連襯衫也脫掉,裸露上身。「回去睡覺好了。」
「讓我在這兒睡一會吧!反正中午總得起身……」宮田發出可憐兮兮的哀求聲。時尚書屋
「不行!回去!」迫口冷冷地說。時尚書屋
「我去睡外面的沙發。」
「我說回去,聽到沒有?」
迫口揪住宮田的胸板,杷他推到寢室門外。宮田差點失足跌倒。時尚書屋
「喂,迫口,你這是幹嗎?」
突然發現眼前站着一個女人。宮田見過的臉孔。時尚書屋
「這個人是誰?」女人問。時尚書屋
「我的經理人。」迫口說。「別介意。他馬上就走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宮田聳聳肩。眼前的女人是電影電視上經常看到的女星。已經三十多了吧!不過即使從近距離看,依然美得使人心情激蕩。時尚書屋
「宮田,你回去吧!三點以前不要叫醒我。」
「知道了……」
宮田穿過客廳,走向玄關方面。時尚書屋
迫口在寢室對女人的談話聲傳了過來。時尚書屋
「他是我唸書時期的朋友。求我很多次,沒法子,只好僱用他了。笨頭笨腦的……」
那個王八!
宮田走出玄關,鎖上門。時尚書屋
當然生氣,不過正是迫口說的,以前僅僅是朋友。現在迫口是大明星了,氣焰高漲,不再把他當人看待。時尚書屋
宮田無精打采地走向電梯。時尚書屋
宮田比迫口年長一歲,今年二十七,還是做「桃花夢」的時期。時尚書屋
一名五十多歲的清潔婦,正在電梯前面打掃。時尚書屋
「早安。」清清婦向他打招呼,宮田也懶得回禮。時尚書屋
走進電梯後,宮田按了一樓的鈕。迫口的單位是七樓。時尚書屋
電梯開始慢吞吞的降落。宮田從上衣口袋掏出記事簿,翻開今天的頁數。時尚書屋
晚上——「恐怖的體驗!錄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