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第 11 頁


又是騙小孩子的玄異節目。算了。反正夜晚最精神,這種節目不需要排演,又沒什麼必須背誦的台詞,迫口也會好心情的。宮田想起上衣內袋裏還有一份節目策劃表,於是拿出來看。電梯依然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33)

又是騙小孩子的玄異節目。時尚書屋

算了。反正夜晚最精神,這種節目不需要排演,又沒什麼必須背誦的台詞,迫口也會好心情的。時尚書屋
宮田想起上衣內袋裏還有一份節目策劃表,於是拿出來看。時尚書屋
電梯依然慢吞吞的繼續下降。時尚書屋
「鬼屋……真東西的魂力?不錯嘛。」
宮田笑一下,繼續讀下去。剎那間臉都青了。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久米穀?」
電梯抵達一樓,門扉開了。時尚書屋
宮田發了一陣獃,動彈不得。門又關了。時尚書屋
宮田想按「7」字鈕,又遲疑了。時尚書屋
迫口跟女人鬼混時。若是受到干擾,一定非常憤怒。可是不說的話……怎麼辦?時尚書屋
電梯喀一聲,開始上升。上面有人按鈕了。時尚書屋
怎麼辦?關乎迫口的事。萬一惹他發怒,搞不好向社長告狀,炒自己魷魚!
宮田握著檔案,在上升的電梯裡乾著急,心裡七上八落的不知如何是好。時尚書屋
突然「當」了一聲。原來電梯過了七樓,再往上升,跑到頂樓「R」去了。時尚書屋
「什麼人在屋頂上按鈕?」
電梯搖晃一下,停下來。門扉嘎啦一聲打開。時尚書屋
「謀殺?」片山說,並沒有發驚奇。時尚書屋
當然嘍。搜查一課本來就是處理兇殺案的組別。時尚書屋
「晤。」栗原警視望望記錄簿。「好像是迫口吉郎的經理人。被人謀殺了。時尚書屋
很適合你的命案。」
片山拿着記錄簿,正要走出搜查一課的房間時,驀地停下腳步。時尚書屋
迫口吉郎,不就是昌沼要做的那個鬼節目,請他主持的那個傢伙嗎?時尚書屋
迫口吉郎的經理人被殺?地主添田剛剛車禍死亡,馬上輪到迫口吉郎的經理人……
當然也可能是巧合。一個是意外死,一個是謀殺,完全是兩回事。時尚書屋

然而總是覺得心裡很不舒服……

站在這裡總不是辦法。當然嘍,搜查一課的人進進出出的次數太多,於是片山伸手關門——
就在這時,一名刑警比他更快一步,從裡面奪門而出……
「怎麼?夫婦吵架了?」
南田驗屍宮一見到片山就說。時尚書屋
「我還獨身未娶,那來夫婦吵架?」
片山很不高興。他的額頭被門打到,腫了一塊,貼上醒眼的膠布。樣子難看,傷口又痛,還被人說他站在門口不對,要他道歉……

自己的運氣怎麼老是這麼壞?時尚書屋
「你跟晴美小姐不像兄妹,倒像夫婦多一點嘛!」
「南田!請你不要說些引起人家誤解的話好不好?」片山說。「我只是跌了一跤,現在還覺得頭暈。」
「一定是被女孩子打了一頓!」
看來全世界的人都看死自己會吃女孩子的虧!「這幢公寓大廈頂高的。」片山望望大堂周圍。「建築堂皇得很哪!」
「憑你的薪水,當然買不起!」南田說。時尚書屋
「片山兄!」傳來一個喜悅的聲音。時尚書屋
不用看,一定是他。時尚書屋
石津從樓梯方向走過來。時尚書屋
「果然是片山兄!我就知道會在這裡遇到你。」
「彼此彼此。」
「晴美小姐呢?」
「在公司裡。別忘了,她是普通的打工女郎喲。」
「我知道……我以為她跟你在一起嘛。」石津顯得十分失望。時尚書屋
「算了算了,開工吧!——喂,現場在第幾樓?」
「沒有。」
「什麼?沒有?」
「因為是在電梯裡,所以不能說是幾樓。」
「早點說啦!」
片山悻悻然地走向電梯。石津和南田跟在後面。時尚書屋
「聽說被幹掉的是迫口吉郎的經理人?」
「是啊。叫宮田。」
「喂,石津,趕快站到這傢伙的後面去。」南田說。時尚書屋
「是!」石津依言站在片山後面。片山往開着門的電梯裡面望去……一陣踉蹌,被石津一把捉住。時尚書屋
「瞧!我叫你站在他後面,沒錯吧!」南田說。時尚書屋
「好可怕……」片山蒼白着臉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電梯裡面就像打翻一罐紅漆似的,鮮血四濺,地面几乎被血遮蓋了。時尚書屋
右邊的角落上,一名穿西裝打領帶的男人垂頭倒在那裡。當然西裝和襯衫也染了血,分辨不出原本的色素了。時尚書屋
「利刃致命?」片山移開視線問南田。時尚書屋
「詳細情形現在不清楚。」南田還是平日悠閒的語調。「觸目所見則是多種原因。」
「多種?」
「頸骨折斷了。大概這是死因。其他還有被毆打的跡象。此外,再用利刃——」
「太過分了。一定是很恨他的傢伙干的所為。」
“這方事,就得勞煩老兄去調查了。時尚書屋
「即刻死亡?」
「晤,几乎是即刻死吧。」
想當然矣。可是,為何選擇在狹窄的電梯裡行兇?時尚書屋
「喂,石津。宮田那傢伙是住在這裡的嗎?」“
「好像不是。」石津說。「他的口袋裏放著這個。」
一封信。上面有血跡,當然也是證物之一。時尚書屋
「地址、電話……晤,距離這裡相當遠哪!」
「看來是的。」
「那他為了什麼事來這裡……」
「他來找我。」一個聲音說。時尚書屋
片山看到一個不像普通上班族的人站在大堂裡。打扮時髦。似乎在那兒見過的臉孔。時尚書屋
「他去找你?」
「對呀。我住在七樓。」
「哦……這麼說,報警的是你了?」
「不,不是我。我聽到巡邏車的警笛聲很吵耳,出來看,這才知道的。我以為他早就回去了。」
「原來這樣一這個人去找你有什麼事?」
「他是我的經理人呀。」
「啊一—那麼你是迫口吉郎?」
對片山則言,他只是說出理所當然的話。可是對迫口而言,居然有人不認識自己,這可不是太愉快的事,甚至十分衝擊。於是他賭氣地歪起嘴巴。時尚書屋
片山從迫口口中問出他「送」宮田出門口他沒說是「趕」他走的時刻,記錄下來。時尚書屋
「其後你做了什麼?」
「我?睡覺嘍。這種職業很累人的。」
「應該是的。」
「我可以回去了不?再不睡一會的話,今晚就無法做事了。」
「請便。有必要時再拜訪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