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第 3 頁


「是啊。今天在電視上偶然看到你,嚇了一跳。記得令尊也是警界的人嘛。」「托福啦。我不想幹的警探行業!」片山坦白地說。「這是舍妹妹晴美。還有——」「多謝款待!」裡頭傳來威風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3)

「是啊。今天在電視上偶然看到你,嚇了一跳。記得令尊也是警界的人嘛。」

「托福啦。我不想幹的警探行業!」片山坦白地說。「這是舍妹妹晴美。還有——」
「多謝款待!」
裡頭傳來威風凜凜的聲音,當然他是——
「他是石津刑警。我的夥伴。」
喵一聲。時尚書屋
「哇!」昌沼跳起來。「嚇死我了!你的貓?」
「嗯。它叫福爾摩斯。怎麼?你怕貓?」
「也不是的……只是恰時出現,嚇了一跳而已。」
「怎樣恰時出現?」
「是這樣的。」昌沼坐直身體。似乎決定談什麼公事的姿勢,調整一下情緒。「我們正在進行一個節目策劃,也沒什麼大不了,就是遇到一點小問題。時尚書屋
今天我在電視台的大堂裡構思,突然看到你的臉出現畫面上,我就想到了。」
「想到什麼?」
「我想請你幫忙做這次的節目。」
片山吃驚已。「喂!我是公務員喲!」
「我知道。我並不是叫你上電視。」
「那還用說!」片山苦笑。時尚書屋
「到底是什麼節目?」晴美一邊倒茶一邊間。「警察檔案?」
片山拚命向她打眼色不要多問,可是晴美視若無睹。時尚書屋
「不,不是那回事。而是幽靈事件。」
昌沼故意壓低聲音增加氣氮。時尚書屋
「幽靈事件?鬼故事嗎?」
「幽靈現象。」
「幽靈……」似乎在那兒聽過的名詞,片山問:「是不是屋裡的東西到處亂跑亂飛的那種現象?」
「對,就是那個。」昌沼點點頭。「我要策劃一個節目,請名藝人在閙幽靈現象的房子裡度過一個晚上。」
片山不認為這樣的節目有什麼吸引之處。時尚書屋
「那又怎樣?有必要出動警察嗎?」
「總而言之,我希望你替我作證,證明那不是弄虛作假搞出的詭計,即不是假造出來的。」
「可是——」晴美好奇地說。「當然是假的吧!?」

「普通的節目製作。」昌沼點頭。「對於從事電視工作者而言,我覺得很遺憾。」
「那麼,這次是真東西?」
昌沼沉默地點一點頭。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片山笑了。時尚書屋
「千真萬確!」昌沼認真地說。「當然我還沒見過。不過我所認識的名牌尋播,半夜臉青青地落荒而逃!」
「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晴美探前身體。時尚書屋
片山嘆了一口氣。晴美這小妮子就是喜歡稀奇古怪的事。時尚書屋
「詳細情形我不清楚。」昌沼轉向晴美說話。「總之,他是個可以若無其事的去到戰亂的中東採訪的男人,當天卻臉青青地顫抖着跑回來。我知道很不簡單。」
「那間屋子有什麼來頭?」
「一幢古老的大房了,陰森恐怖……本來是久米穀家的故居。」
「久米穀?」
「嗯。雖是名門貴族,但是沒落了。最後住着的是久米穀公司夫婦。他們有個很遲才生的獨生女,名叫淑惠,是個病美人——」
昌沼在紙上寫下她的名字。時尚書屋
「這位少女在十九歲那年,被男人欺騙了。」
「喲,好可憐。」大情大性的晴美馬上表示同情心。時尚書屋
「結果,男人只是玩弄她的感情,最終用冷酷的手法拋棄了她。她一度自殺,幸而發現得早,不至喪命。」
「然後呢?」
「她父母衣不解帶地日夜看護她,好不容易她才恢復一點精神……就在那時一時疏忽,少女投繯自盡了。遺書寫着,她不再信任男人什麼的。」
「我能瞭解的。」晴美點點頭。時尚書屋
「因人而異啦,男人也有很多種。」
傳來一個聲音打岔。石津從裡頭探出頭來參加意見。時尚書屋
「她的父母也灰心了。就在女兒的喪禮結束十天以後,連人帶車衝入海裡一同自盡。」
「啊……」
「大海洶湧,好像找不到他們的遺體……可說悲慘得很哪!」
「那麼現在那幢房子呢?」
「當然是空的。屋主好像是久米穀夫婦的遠房親戚。就在少女自殺的房間發生幽靈現象的樣子。」
「換作我也會死不瞑目!」晴美說。時尚書屋
「這樣的地方,即使免費我也不想住。」昌沼說。時尚書屋
「可是,真的有那種事嗎?」片山說。時尚書屋
「真有其事。世上無奇不有啊!」昌沼帶著調侃的語氣說。「電視界也是奇妙,大家喜歡超自然現象的故事,然而一旦正面提出討論時,卻都異口同聲的說是故弄玄虛。包括我自己也覺得很怪。」
「你準備在那幢房子做些什麼?」
「還不能做什麼。首先必須找個公平的第3者,不是電視台的人,證明那不是我們舞弊作假的。」
「你要我做那個第3者?別開玩笑。我有工作在身!」
「讓我來做也可以。」晴美說。「我想見見那個可憐少女的鬼魂!」
「喵!」
「福爾摩斯也說好。」
「那麼讓我引路吧!」昌沼高興地說。時尚書屋
「拜託了。福爾摩斯,咱們一塊兒去!」
「喵!」
「哥哥也去吧!石津呢?」
石津猶豫不決。但是他的男性自尊不允許他在晴美面前顯示膽虛。於是大聲說道:「噹噹噹然我去!」
算了吧!片山嘆息連連。時尚書屋
「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晴美說。「欺騙那位淑惠姑娘的男人是誰?」
「我們查過了。結果還是不知道。」昌沼說。時尚書屋
「真可惜。不然帶他一起去就有趣了。」
「我們這邊也有人有同樣的想法。」昌沼說。「可是久米穀一家平日不太跟人打交道。結果誰也不曉得那個負心漢是誰。」
片山聳聳肩。「總之,我因工作上的關係,必須取得上司批准才行。」
「我知道。你的上司是誰?」
「搜查一課的課長栗原警視!」
「栗原?」昌沼拿筆記下來。「你在搜查一課呀!原來你也非同小可啦!」
「別亂拍馬屁!」片山不吃這套。時尚書屋
「那麼,這個周末由我帶路吧!白天比較恰當。」
「恭候光臨!」晴美說。時尚書屋
「再見,片山!我們再聯絡!」
說完,昌沼揚揚手,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