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第 5 頁


「這個……鎮定些。現在沒事就好了。」車子停在固定位置後,柳澤和公子一同走進大廈的大堂。「等一下。我先看看情形。」柳澤率先走進大堂四圍巡視一趟,然後催促公子一同搭電梯。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3)

「這個……鎮定些。現在沒事就好了。」

車子停在固定位置後,柳澤和公子一同走進大廈的大堂。時尚書屋
「等一下。我先看看情形。」
柳澤率先走進大堂四圍巡視一趟,然後催促公子一同搭電梯。時尚書屋
他怕八卦周刊或體育報的記者聞風而至。時尚書屋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公子又因不安而臉色蒼白。時尚書屋
對於不算大牌的小歌星而言,唱片公司老闆乃是「絶對君王」。特別是公子所屬的公司老闆大崎社長,乃是唱片界數一數二有影響力的人物。時尚書屋
一旦得罪了大崎,休想在唱片界撈下去。從此銷聲匿跡的藝人,連公子也認識好幾個。時尚書屋
在大崎手中,公子之輩的小歌星就像紙公仔一樣,隨便一捏就瓦解淨盡。時尚書屋
「你只要道歉就行了。」在電梯裡,柳澤堅定地說。「其他的事讓我來應付。」
公子點頭,一言不發。時尚書屋
「走吧!」走出電梯時,柳澤在她肩膀上輕拍一下。時尚書屋
玄關的門匙是打開的。大崎社長擁有這裡的鑰匙。時尚書屋
走進去時,公子發覺玄關裡有兩雙男鞋。社長不是單獨來的。他跟誰在一起?時尚書屋
「啊!社長!你來啦!」柳澤故意誇張吃驚的表情。「公子已經穩定下來了。只是太疲倦,一時想不開而已。她不會再做這種事的了。」
公子雙手合十,低頭致歉。「對不起,累你擔心。」
大崎的指間挾着雪茄煙,盤腿坐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他不像普通老闆的類型。身材高瘦,平日戴着淺色眼鏡。而且一定穿三件一套的西裝亮相。時尚書屋
「社長一定也是那副打扮入浴的。」
柳澤曾經這樣開玩笑,惹得公子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公子不喜歡雪茄的味道。社長來過以後,她立刻開窗驅除味道。然而花一整天都消不去。時尚書屋
大崎注視公子一會。沒有表情的臉,僅僅「注視」而已。時尚書屋
「惹麻煩的傢伙!」大崎用獨特的粗聲說。時尚書屋
「對不起!」公子再度道歉。時尚書屋
「我也太不留意了,萬分抱歉。」柳澤搔搔頭皮。「我知道迫口出手很快,卻沒好好看住她,是我不對。」
迫口吉郎,現年二十六歲的搖滾樂歌手。除了唱歌還演電視劇,總之什麼都做。這一兩年突然走紅,在女藝員中也很吃得開,包括公子對他也有傾慕之心……
半年前,公子和迫口吉郎在電視節目中一起拍檔。一旦被迫口看上,像公子之流根本不是對手。時尚書屋
「迫口是天皇巨星。」大崎說。「兩三年後不知怎樣,總之現在是他的天下。」

「他跟公子只是玩玩而已,不是認真的吧!」柳澤說。時尚書屋
「當然。不過,閙出醜聞總是不好。他有不少擁煲是女子中學生哪。」
「公子不懂人情世故。是迫口不好。」
「不是誰好誰不好的問題。」大崎說。「就看誰是大牌。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大崎把雪茄輕放在煙灰盅裡。「有人看到他們兩個從這裡出去。」
「直的嗎?」柳澤臉色一變。「我可沒留意到……」
「幸好是我認識的攝影記者。」大崎歪歪嘴巴笑一笑,「他用技巧掩飾了,使男方的臉看不清楚。」
「換句話說……」
「讀者看不出男的是迫口。公子的照片拍出來了,沒法子。他們知道公子住在這幢公寓裡。」
「不能壓住不發表嗎?」
「太花錢了。」大崎說。”「何況現在的公子需要靠醜聞賣名。」
公子繼續蒼白着臉,低頭不語。時尚書屋
「可是,那會使公子——」
「當然她會受到攻擊。她該有所領悟才對。這是工作範圍之內的事。」
「太可憐了。而且,受騙的是公子這邊——」
「柳澤先生。」公子拉住柳澤的手臂。「算了。我自己做的事,應該自己負責。」
「不錯。」大崎點點頭。「別忘了,你的娘家也向公司借了錢。」
「我知道。」
公子貸款為父母改建房子。那是大崎本身建議的,結果公子向公司借了一筆錢。時尚書屋
「可是社長,他們一定會問對手是誰。」柳澤說。時尚書屋
「我知道。所以要找替身。」
「替身?」
「是的。只要是同公司的人就沒問題了。我準備用工藤。」
——工藤安夫,同公司的男歌手。宣傳上說他只有二十一歲,其實在旁人眼中卻有二十七八了。時尚書屋
「工藤也答應了?」
「當然。那傢伙最近沒有受歡迎的熱門歌曲,很快就會遭人遺忘。正是好機會。」
公子想起來了,玄關裡的另一雙男鞋。時尚書屋
「工藤是否來了這兒?」公子說。時尚書屋
“不錯。我答應了那位攝影記者,他不說出迫口的事,交換條件是讓他拍下工藤早上從這裡出去的鏡頭。時尚書屋
「那樣做太過分了!」柳澤不由探前身體。時尚書屋
「我已經決定了。」大崎轉向公子。「怎樣?」
被他這樣一問,公子壓根兒沒有搖頭的佘地。時尚書屋
「好的。」公子說。時尚書屋
「好吧!我要走了。」大畸站起來。「柳澤,關於那張照片登出來後的應對,你照以往的辦法去做。必要時開記者招待會,讓她哭訴也無妨。」
「知道了。」柳澤說。時尚書屋
柳澤的表情也僵硬起來。時尚書屋
大畸正要邁步離開,見柳澤不動,好奇地問;
「怎麼啦?你不回去?」
「我留在這裡。明天早上必須送工藤和公子出門吧!」
大畸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沒有聲音的獨特笑法。時尚書屋
「原來你有那種嗜好哇。」
「咦?」
「我是說,你是不是有偷看別人在床上調戲的嗜好。」
柳澤終於明白過來的樣子。時尚書屋
「社長……你真的想讓工藤跟公子睡?」
聲音有點顫抖。時尚書屋
「那有什麼法子?工藤必須接受沒有經歷過的事。公子也會明白的,對不對?」
「不是那個問題。」柳澤的語調愈來愈強硬。「因為公子也是人啊!」
大崎盯住柳澤。「你的話倒是相當堂皇哪!」
柳澤軟弱下來。無論怎祥,對方是老闆。時尚書屋
「柳澤先生——算了。」公子捉住柳澤的腕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