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第 9 頁


確實是女孩子的香閨。明亮的牆紙,書架角落上有棉花公仔。書桌和椅子,還有睡床。「她就是利用那盞燈的吊鉤投環自盡的。」昌沼說。也許想起死去的少女的事,向井竟然抽鼻涕感傷。福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3)

確實是女孩子的香閨。明亮的牆紙,書架角落上有棉花公仔。書桌和椅子,還有睡床。時尚書屋

「她就是利用那盞燈的吊鉤投環自盡的。」昌沼說。時尚書屋
也許想起死去的少女的事,向井竟然抽鼻涕感傷。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踏着謹慎的腳步走進室內,繞着牆璧轉了一圈。時尚書屋
「好像沒有東西出來嘛。」添田聳聳肩說。「難得我們來了,好歹也要出來打個招呼才是。」
「嘩!」中內亞季突然怪叫一聲,大家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有人——有人摸我一下。」
「別嚇人啦。」添田生氣地說。「女孩子的歇斯底里真是叫人受不了。」
「真的有什麼摸我一下嘛。」亞季蒼白地渾身發顫抖。時尚書屋
「添田先生,恕我直言。」向井說。「能不能不管這個房間的事?」
「笑話!」添田的臉泛起紅潮。「我偏要從今天開始住在這裡,看她靈不靈!」
「好好好。」昌沼拍拍他的肩膀。「這樣如何?今晚只要你平安無事的在這裡過夜,我就放棄。反過來說,假如你不能忍受而跑掉的話——就把這裡借給我們。」
「好。」添田點點頭。「但是不准使用詭計——」
「我們那有去安排什麼詭計?況且,假如這裡有詭計,一眼就看破了。」
「好啦。就讓我跟幽靈碰個面,一定很開心。」添田說。時尚書屋
片山望望福爾摩斯。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似乎不太關心他們的對話,瞪大眼睛在床邊看來看去。時尚書屋
「不會有事吧!」坐在昌沼的車上時,片山說。時尚書屋
「萬一有什麼,也是當事人的責任。」晴美冷冷地說。「他又不是小孩子。」
昌沼開車送他們去車站。片山在前座。晴美、福爾摩斯以及中內亞季坐在后座。時尚書屋
「可是我真的感覺到了。」亞季說。「就像一塊布擦過臉頰的樣子……但是什麼也看不見。」
「不可能有風。因為窗口並沒有打開。」晴美說。時尚書屋
「不過——」亞季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怎麼啦?」晴美問。時尚書屋
亞季突然望向窗外。「縱使她的靈魂留在那裡,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我想她真的很痛苦,被所愛的男人拋棄——」亞季的聲音有點哽咽。「我感覺到房間裡有東西。時尚書屋
她的悲哀無處可放,所以……」
「啊,是的。」晴美點頭。因為她也經歷過痛苦的戀情。「被男人欺騙的話……跟哥哥失戀的感受完全不同啊!」
為何扯到我頭上來了!片山氣鼓鼓地盯着前方。時尚書屋
「喂,監製先生。」亞季喊開車的昌沼。時尚書屋

「我姓昌沼。什麼事?」
「假如你們在那邊收錄電視節目,我也要參加。」
「什麼?」
「我想在那裡過一晚。」
「可是……你的老師不是說過了嗎?學校禁止的。」
「我不在乎。最多受處罰。」亞季的語調很強硬。「我想接觸她更多!」
「瞄!」
「貓兒也贊成了嘛。」
昌沼笑一笑。「好吧!萬一學校有話說,就當作被我騙到而演出好了。」
「這個年頭時興受男人騙啊!」亞季誇張地說,引起鬨堂大笑。時尚書屋
「假如實行的話,由什麼人演出?」晴美問。時尚書屋
「還沒確定。」昌沼說。「我想是迫口吉郎。」
「迫口吉郎?我不喜歡他。」亞季埋率地說。時尚書屋
「我也是。」昌沼也埋率地說。「老實說,他的評價不太好,可是有名氣。」
「除了他還有誰?」晴美再問。時尚書屋
「請個偶像派女歌星跟他拍檔。畢竟需要多一個呱呱叫來增加氣氛。」
「好像很可伶。」亞季說。時尚書屋
「可能是今田公子。」昌沼說。時尚書屋
「今田公子?」亞季想到什麼的樣子。「最近是不是跟什麼人閙緋聞?」
「對。照片周刊登出來了。不久前的記者招待會上,可憐兮兮的。」
「她只是跟人家談戀愛罷了,怎麼遭如此批評?」片山提出單純的問題。時尚書屋
「我也不懂。只是一種習慣而已。」昌沼說。時尚書屋
「我看到電視了。她在記者招待會上哭得好可憐。」晴美說。時尚書屋
「喂,晴美,上班的時候怎麼偷看這些八卦節目?」
「也許哥哥不知道,通常做事的人有中午休息時間的喲。」
「這點我知道哇。」
「是嗎?我以為你忙得不知道有休息時間耶!」
「哈哈!」亞李笑得從座位彈跳起來。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被彈到座位底下。時尚書屋
「啊,對不起!原諒我,可愛的福爾摩斯!」
亞季抱起它時,它已在翻白眼了。時尚書屋
片山搖頭嘆息不已。剛方還在為自殺的少女淌下同情之淚,一轉眼就嘻嘻哈哈的,演技真是自然。時尚書屋
「這麼說,演出者是迫口吉郎和今田公子……」
「暫定而已。其他都是外行人。」昌沼說。時尚書屋
「片山先生、晴美小姐、福爾摩斯和我,總共六個人——不,五人一貓。」亞季說。時尚書屋
「哎哎,我還不一定正式出場哪!是不是?」片山說。時尚書屋
「嗯——這個嘛……」昌沼含糊其詞。時尚書屋
「喂!你難道向我們課長——」
「我並沒有說什麼。只不過說是有這麼一個策劃,希望片山見幫忙。你的課長的確善解人意,他說:『假如那傢伙還能幫得上忙的話,請自由使用吧!』」
「課長真的這樣說……」
片山氣極了。雖然知道自己不是搜查一課的精幹密探,但也不至于可以「自由使用」吧!他又不是出租公司的貨品。時尚書屋
「糟糕!超過車站了。」昌沼說。時尚書屋
「送我回家!」片山用暴躁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怎麼,這個時間打電活來?」
片山嘀嘀咕咕的爬起來,看看時鐘,凌晨五時。好夢正酣時被電話吵醒……
晴美睡得很熟,一動也不動。沒法子,片山只好爬起來接電話。時尚書屋
「喂!片山嗎?」
「是啊!」片山還在打哈欠。「哪一位?」
「昌沼呀。怎麼,已經睡啦?」
「什麼已經?五點鐘了。」
「抱歉,因為我通常早上六點鐘才睡覺。」
「替普通人的生活考慮一下嘛。有什麼事?」
「剛纔警察打電活來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