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犯罪團夥 第 42 頁


氣味很難聞,是吧?但貓卻喜歡聞。這周圍附近的貓都集中到這所房子的外面來了,這無疑就是標誌。艾伯特和警察趕到這兒來就不會認錯地方。」 他微笑着看了看啞口無言的賴德先生,然後從地上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2 / 77)

氣味很難聞,是吧?但貓卻喜歡聞。這周圍附近的貓都集中到這所房子的外面來了,這無疑就是標誌。艾伯特和警察趕到這兒來就不會認錯地方。」

他微笑着看了看啞口無言的賴德先生,然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曾說過,我要將你這個『劈劈啪啪的發聲者』逮捕歸案。你看,我可沒有食言。」他鄭重其事地說。
「你他媽到底在講什麼?」賴德先生氣急敗壞地問道,「劈劈啪啪的發聲者——你講的是什麼意思?」
「你會在下一部犯罪詞典的條目中查到的。」湯米說,「而其詞源卻無從考證。」
他開心地笑着,向四周看了看。
「我們可不是僥倖取勝的。」他喜氣洋洋地說,“晚安!馬里奧特警督。我得告辭了,有人還在期待着這故事的圓滿結局呢!還有什麼獎賞會比一個忠實的女人的愛更有價值呢?
一個忠實的女人在家正等着我去接受她的愛。是的,應該是這樣的。但是,今天又有多少人能體會到這種幸福呢?馬里奧特,這項任務可非常危險。你認識吉米·福克納上尉嗎?
他的舞跳得棒極了,正像他品嚐鷄尾酒那樣無人可比——
馬里奧特警督,說句實話,這項任務可真危險!”

第10一章 陽光山谷之謎

「塔彭絲,你知道今天我們要上哪兒去吃午餐?」
貝雷斯福德太太想了一下。
「是去裡茨飯店?」她滿懷希望地說。
「再想一下。」
「在索霍大街上的那家小巧舒適的餐館?」
「不對,」湯米的語氣很莊重,「一家ABC餐館。你瞧,就是這一家。」
他極其敏捷地將她拉進他所指的那家餐館,並領着她走到擺在屋角的一張大理石桌面的餐桌旁。

「這兒好極了。」湯米一坐下便非常滿意地說,「真是舒服得沒說的了。」
「你為何突然發瘋似地嚮往起簡樸的生活來了?」塔彭絲感到不理解。
「你觀察到了嗎,華生?但我想你是不會留心到的,我還不知道這些傲慢的小姐們是否會放下架子來注意到我們? 啊,太好了!她向我們走來了。你瞧,她的步子有多輕盈。很顯然,她似乎在考慮其它什麼事情。但毫無疑問,她的頭腦裡正下意識地忙着安排火腿啦、鷄蛋啦、幾壺茶啦等諸如此類的東西。時尚書屋
小姐:我要一份炸土豆條、一大杯咖啡和一個奶油小圓麵包,請給這位女士來一盤牛舌肉。」
那位女招待漫不經心地重複了他點了菜。這時,塔彭絲忽然向前傾了傾身子,並打斷了她。
「不,不要炸土豆條。請給這位先生來一塊乳酪餅和一杯牛奶。」
「一塊乳酪餅和一杯牛奶。」那女招待以更加漫不經心的語氣重複了一次。接着,她又輕盈地離開了,好像仍在考慮什麼別的事情。
「你事先可沒得到我的允許。」湯米不高興地說。
「你也一樣,但我說了什麼嗎?你是坐在桌子上首的老闆嗎?喂,你的那根繩子在哪兒?」
湯米從衣袋裏拿出一長根搓好的網袋繩,接着便開始在上面打了幾個結。
「純粹是吹毛求疵嘛。」他咕咕噥噥地說。
「你在點你的菜時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
「女人最缺乏的就是想象力。」湯米說,「我最討厭喝牛奶,還有那乳酪餅的顏色黃得讓人噁心,看起來又是粘糊糊的。」
「好了,好了,別嘮嘮叨叨的了。」塔彭絲說,「你看我是怎樣大吃大嚼這些冷舌肉的。嗯,這冷舌肉味道好極了。現在,我已作好準備扮演波利·伯頓小姐了。時尚書屋
再打一個大的結,我們就開始吧:““首先,」湯米說,「我要從完全非正式的角度指出:我們最近的業務不是太景氣。既然業務不會自動我上門,那我們就必須主動出擊。我們可以對目前公諸于眾的特大謎案多動動腦筋。這使我想起人們最注目的焦點——陽光山谷之謎。」

「啊!」塔彭絲突然興奮起來,「陽光山谷之謎!」
又是從衣袋裏,湯米掏出一張皺巴巴的報紙放在桌子上。
「這是最新登在《每日論壇》上的塞斯爾上校的照片。」
「不過如此而已。」塔彭絲說,「我很納悶,為什麼有的人有時不會對這些報紙進行控訴。很清楚,這只是一個普通男人,僅此而已。」
「我剛纔說陽光山谷之謎時,我本應該說所謂的陽光山谷之謎的。」湯米繼續很快地說道。
「或許對警察是一個謎,而對善於思考的人來說,也就不可能是了。」
「再打一個結。」塔彭絲說。
「我不知道你對這個案件究竟還記得多少?」場米平靜地繼續說著。
「前前後後的情況我都記得,」塔彭絲說,「但是,你可別受我的影響而不能正常發揮你的聰明才智。」
「這案件也只是發生在三個星期以前。」湯米說,“那可怕的屍體是在一家有名的高爾夫球場上發現的。那天清早,俱樂部的兩名會員正頗有興緻地在進行一局比賽。他們在第7號發球處發現一具屍體臉朝着地下撲倒在那兒。時尚書屋
他們被嚇得魂飛魄散。在他們還沒把屍體翻過來之前,就已猜出死者是塞斯爾上校。他是這個球場上的知名人物,總穿著一套特別淺的藍色高爾夫運動服。
“人們常看見塞斯爾上校經常一大早就到球場上進行練習。因而。一開始,就以為他是心臟病突發挽救不及而死亡。但是,醫生的檢驗報告表明了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他是被謀殺的,心臟被一樣特別的兇器所刺穿,那就是一個女人用的帽針。時尚書屋
檢驗的結果還表明他死了至少十二個小時。
“醫生的檢驗報告使這件事的性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