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證詞 第 1 頁


[日]松本清張一一個女子正對著鏡子在重新梳妝。小巧的三面鏡是石野貞一郎上個月從百貨公司給她買來的。旁邊放著的衣櫥和五屜櫃都是前後腳置的。雖然只有兩間房,每間面積
作者:待考 / 頁數:(1 / 5)



[日]松本清張

一個女子正對著鏡子在重新梳妝。小巧的三面鏡是石野貞一郎上個月從百貨公司給她買來的。旁邊放著的衣櫥和五屜櫃都是前後腳置的。時尚書屋
雖然只有兩間房,每間面積才九平方米,然而,家裡卻佈置得很象個樣子,富有年輕女人居住的色彩和氣氛。四十八歲的石野貞一郎每當走進這個房間,總感到象蕩漾在春風裡那樣舒暢。時尚書屋
自己的家雖然比這裡寬敞得多,傢具也很高級,然而,石野貞一郎卻感到枯燥乏味。各種擺設色彩暗淡,冷冰冰地沒有絲毫溫柔之感,在家裡,他的感情從來沒有超出自己體溫的熱度。只要一睜開眼,就彷彿有一股涼氣直衝心窩。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迅速地換好西裝,一隻手支着腦袋,橫躺在墊子上吸煙,眼睛望着正在梳妝的女人的背影。梅谷千惠子很年輕,她穿戴入時,打扮得體,處處顯示出誘人的力量。時尚書屋
石野此時的表情,同在家裡對待妻子時相比,真有天壤之別。時尚書屋
讓梅谷千惠子搬到這所房子裡來已經一個月了。千惠子本是公司的僱員,老謀深算、一心想發跡的石野明白,如果這事被人知道了,就會危及他那課長的地位。所以,發生這種關係後,石野就趕緊讓她辭職了。因此,至今公司裡誰也沒有發覺他們之間的事。時尚書屋
也沒有人把梅谷千惠子退職和石野課長聯繫起來。時尚書屋
石野的家在大森,他才不會幹出把千惠子的住地安排在大森——丸之內之間的直線途中那樣的蠢事。他在西大久保的一條小衚衕裡找了所安靜的房子,讓千惠子住下。無論是租賃還是交房租,都讓千惠子出面。石野貞一郎千方百計不讓別人看到白己的面孔和身影,只有夜裡才到這裡來。時尚書屋
這條小衚衕和別的道路相通,他可以裝成過路人。每次來總是先觀察周圍的情況,然後敏捷地溜進千惠子的家裡。時尚書屋
在東京,雖然房子很密,但生活都是互相孤立的。所以,千惠子經常得意地說,附近誰也不知道有石野貞一郎這個人。時尚書屋
「讓你久等了。」
說著,千惠子從鏡子前面轉過身,嬌甜地笑着問貞一郎:
「我的課長,今天晚上你打算怎麼向家裡解釋呢?」
石野抬起手臂,看了看表。時尚書屋
「才九點,就說在澀谷看了場電影。時間正好合適。」
他站起來,幫千惠子穿上大衣。時尚書屋

千惠子問[
「如果問起電影的情節不就糟了嗎?」
貞一郎答道[
「上次看的電影現在還在演。談它不就沒問題了?」
千惠子親昵地說[
「真有你的!」
兩個人相對地笑了。時尚書屋
千惠子先出門,往衚衕兩頭觀察了一下,向背後招了招手。這是他們之間經常使用的信號。時尚書屋
其實,石野貞一郎並不願意幹惠子送他。他怕方一什麼地方不留心會露出破綻,或是兩人一起走時被人看見。因此,石野一出門就心虛。可是,千惠子堅持要想把貞一郎送到能僱出租汽車的地方。時尚書屋
貞一郎把這看作愛情的表示,沒能拒絶。解決的辦法是,走的時候,兩人前後拉開五、六步,裝成是不相干的路人。千惠子每次都要躲在隱蔽的地方遠遠地目送石野上車。時尚書屋
十二月十四日這天,儘管是晚上,天倒並不怎麼冷。石野照例走在前面,千惠子拉開距離在後面跟着。到通汽車的大馬路要走六百來米遠。路上雖然還有行人,但沒人汪意石野和千惠子。時尚書屋
到高大馬路還有一百來米的地方,迎面走來的一個人影突然向石野貞一郎點了一下頭。嚇得石野心裡噗咚一跳,頓時驚慌失措起來,條件反射地也點了點頭。藉著燈光,石野認出那個人就是住在他家附近的杉山孝三。石野和他談不上認識,只不過是見面時互相點點頭的交情而已。時尚書屋
在這麼個鬼時間,竟碰上鄰居。他對這個相遇感到非常討厭,不由得咂了咂舌頭。那傢伙好象是哪個公司的職員,他為什麼這個時候路過西大久保呢?真是個可惡的傢伙!等對方過去後,他立刻感到非常後悔。我為什麼要點頭答禮呢?要是裝作沒認出來該多好?那樣,就可以用認錯了人來了事。時尚書屋
在晚上,那並不是說不過去的。時尚書屋
然而,說不定對方也在這麼想。一想到這兒,石野貞一郎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了。時尚書屋
到了馬路上,千惠子悄悄地湊到正在等車的石野身邊,低聲問道:「剛纔那個,是你的熟入?」在後面的千惠子也似乎注意到了。時尚書屋
石野小聲答道:「住在家附近的一個傢伙。」
「啊!」千惠子吃驚地把想說的話嚥了回去,擔心地問:
「沒關係嗎?」
「沒關係。」
「他會不會對你家裡的說啊?」
「沒那麼熟悉,只不過是點頭之交,平常沒說過什麼話。」
千惠子沉默了一會幾。空軍老不來。石野貞一郎正準備讓千惠子早點兒離開,千惠子又很擔心地問道:
「親愛的,剛纔那個人,看出我和你是一塊兒的了嗎?」石野聽了心裡一驚。那個人要是發現了他倆的關係,回去後說不定會對鄰居們說,接着變成流言,然後傳進妻子的耳朵。這倒是很可能的。時尚書屋
「你在我後面是拉開距離走的吧?」石野叮問道。時尚書屋
「是呀!」
「他從你身邊過的時候注意你了嗎?」
「沒有。連臉都沒轉一下,就一直走過去了。」
「那就放心好了,沒被發現。」石野鬆了口氣說。時尚書屋
接着他又對千惠子說:「快離開點兒吧!小心點兒!」好不容易有一輛亮着標誌空車紅燈的出租汽車,風馳電掣地駛過來了。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在車座上一邊隨車搖晃,一邊擔心地回味剛纔千惠子說的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