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證詞 第 2 頁


這個叫杉山孝三的傢伙,會不會把我晚上九點多還在西大久保一帶步行的事,告訴他家裡的人呢?也許,說不定還會當作一件趣聞來宣揚呢!這樣就難免被妻子聽到。石野非常明白,要是妻子知道他帶著一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

這個叫杉山孝三的傢伙,會不會把我晚上九點多還在西大久保一帶步行的事,告訴他家裡的人呢?也許,說不定還會當作一件趣聞來宣揚呢!這樣就難免被妻子聽到。石野非常明白,要是妻子知道他帶著一個年輕女人晚上在西大久保附近遊逛,既沒有正當的理由,又不沾親帶故,那肯定會起疑心。這個糾葛一發展起來,最後準會被公可知道,那課長這個飯碗非砸了不可。時尚書屋

可是,千惠子說,杉山孝三是目不斜視地走過去的。這倒也有可能,他不一定會想到後面兩米多遠,才二十二歲的梅谷千惠子會是自己的同伴。很可能當成互不相干的過路人,所以對千惠子連一眼也沒看。如果覺察到了的話,千惠子應該是對方感興趣的對象,最起碼要瞥上她一眼。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越是想驅散腦子裡的胡思亂想,生怕出漏洞的不安卻越增越多,簡直沒有個止境。車子在外環路上飛奔着,他把窗玻璃打開一點兒,吹進來的寒風使他打了幾個寒噤。時尚書屋
回到自己的家,已經是九點四十五分了。石野不由得看了看表。昏暗中妻子開亮了門口的燈迎了出來。時尚書屋
「回來啦!」妻子用沙啞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她的身體又寬又胖,和剛剛分手的梅谷千惠子一比,立刻使石野的情緒一落千丈。時尚書屋
「回來得可真夠晚的。」妻子俯視着正在解鞋帶的石野,有點埋怨地說。時尚書屋
「嗯,在澀谷看了個電影。」說著,石野貞一郎從門口快步向客廳走去。時尚書屋
家裡的氣氛冰涼冰涼的。這個家為什麼如此乏味呢?時尚書屋
「吃過飯了嗎?」妻子拿着替換衣服問。時尚書屋
「吃過了。」
石野貞一郎想回答得儘可能地簡短。時尚書屋
胖胖的妻子雖然有點兒不高興,但沒有更多地追問。他放心地抽了煙、喝過茶,睡了。時尚書屋
第2天清晨,睜開眼時,陽光已經照到紙隔扇了。枕邊放著晨報。石野貞一郎從被子裡伸出雙手,展開報紙——強盜襲擊向島、看家少婦被害——這樣一個標題在社會版上占了三欄。石野貞一郎把內容大致溜了一下。時尚書屋
昨天晚上九點到九點半之間,一個獨自在家看門的二十三歲的少婦被闖進家來的強盜勒死,丈夫回家時發現屍體,現場在冷清的向島住宅街。這是留在石野記憶中的內容梗概。因為覺得是個常有的事,沒有引起多大興趣就合上了報紙。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想再睡一會兒,就閉上了眼睛。忽然想起梅谷千惠子總是一個人在家,心裡覺得有點兒不安。時尚書屋

打那以後,有兩周左右,什麼事也沒發生,其間,去會過一次梅谷千惠子。時尚書屋
「前些日子路上碰見的那個住在你們附近的人,什麼都沒說嗎?」千惠子問。時尚書屋
「放心吧,什麼事也沒有!看來確實沒有發現你,不會有什麼問題。」石野貞一郎的腦子裡又浮現出杉山孝三那張瘦長的面孔。他這才想到,自那天晚上以後,就一直沒再見到過他。時尚書屋
「太好了!」說著,千惠子微微一笑。那是只有他們倆才能體會到的安全感。時尚書屋
公司裡還是老樣子,沒有什麼讓人擔心的事發生。也沒有一個人發現退職的梅谷千惠子和他之間的關係。石野貞一郎依舊板起面孔,擺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在桌旁工作。時尚書屋
有一天,大約下午三點鐘的時候,石野正在看公文,公務員報告有人來見,名片上寫着「警視廳搜查第1課警官奧平為雄」。一看名片,石野貞一郎不由得臉上發燙,擔心他們是為梅谷千惠子的事來的。時尚書屋
「是三個人。」公務員補充說。時尚書屋
「先把他們領進接待室吧。」石野回答。時尚書屋
為了表示鎮靜,石野又看了兩三頁公文,但什麼也沒看進去——心裡平靜不下來。他終於下決心,同時也是為了想早點消除擔心,站起來向接待室走去。時尚書屋
三個穿西裝的男人挨着坐在圓桌旁邊,左邊的那個年紀稍大,另外兩個比較年輕。看見石野貞一郎進來,一齊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就是石野。」他用出乎意料的鎮靜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我叫奧平。百忙之中,打攪了。」
年長的警官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又介紹了同來的兩個人的名子,可石野貞一郎很快就忘了。時尚書屋
奧平警官四方臉,給人感覺象個商人。他喝着公務員倒的茶,說了一陣應酬話,不斷露出含含糊糊的微笑。石野貞一郎划著火柴點上了煙。由於心裡沒底,感到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那麼,咱們言歸正傳吧!」奧平警宮拿出記事本,終於說到了正題。「您的家是在大田區大森馬邁××番地吧?」
「啊,是啊!」
石野貞一郎心慌意亂了。他覺得警官那雙細細的眼睛正凝視着他,令人毛骨驚然。他的記事本上寫的是些什麼。呢?時尚書屋
「那就對了。」警官點了點頭,「所以,想瞭解一下,您知道那附近住的一個叫杉山孝三的人嗎?」
石野貞一郎心裡一震。因為有那天晚上的事。所以早有戒備。時尚書屋
「只是面熟,沒有交往。」
警官深深地點了點頭說:「是嘛,那麼如果在路上遇見,你應該能認出是杉山吧。」
「那當然。」石野貞一郎雖然回答得挺迅速,但腦子裡還是閃現出那夭在西大久保路上相遇的情景。他想:警宮究竟是來摸什麼情況的呢?時尚書屋
「那麼,再請問,杉山說,十二月十四日晚上九點多鐘,在西大久保的街上遇見過你。你有印象嗎?」
「果真指的是那件事啊。」石野貞一郎反應很快。那是十四號那天的事嗎?如果說的是在西大久保相遇,就只有那次了。他立刻聯想到梅谷千惠子。時尚書屋
如果說自己是無目的地在西大久保附近閒逛,就會因此而暴露秘密。這可得小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