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證詞 第 3 頁


「哦……」石野貞一郎故意地把頭一歪,裝出一副努力回憶的神態,並試探道:「可是,這和什麼事有關嗎?」「是個很重大的事情。」警官突然嚴肅他說:「說真的,這事還要清你保密。十四日那天晚上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

「哦……」石野貞一郎故意地把頭一歪,裝出一副努力回憶的神態,並試探道:「可是,這和什麼事有關嗎?」「是個很重大的事情。」警官突然嚴肅他說:「說真的,這事還要清你保密。十四日那天晚上九點多鐘,在向島發生了一起謀殺案,報上已經登了。被殺的是位青年婦女,懷疑對象就是杉山孝三。時尚書屋

雖然嫌疑很大,但杉山先生說,那個時候他正步行在西大久保的路上。證據是,還在路上遇見了你,所以您一定會給他作證。由於西大久保和向島之間有相當遠的距離,」因此,可以由此來斷定他犯了謀殺罪的結論能否成立。如果他說的那件事是事實的話,當然就說明他當時不在現場。時尚書屋
因此,希望您在提供時,一定要非常慎重。”
警官那雙細長的眼睛一直審視着石野。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大吃一驚。想不到偏偏在那麼一個鬼地方碰上了衫山孝三。如果說出來,就會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各式各樣的悲慘結局閃電般從石野眼前閃過,他心裡發抖了。時尚書屋
「不,我沒在那個地方遇見過杉山,」
石野貞一郎明確地回答。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從公司直接回到自己的家裡。白天警視廳來人的事,使他心煩意亂。關於杉山孝三這個人怎麼都好說,可是當問到那天晚上有沒有在西大久保的小衚衕裡碰見過他的時候,石野心裡卻非常不舒服。他覺得,警察簡直就是來探聽自己的秘密,讓人討厭透了。時尚書屋
他不知道杉山孝三是怎麼會成為向島謀殺案的嫌疑犯的。但是,他確實在出事的那個時間,在西大久保的路上遇見過他。因為對方先點頭打招乎,白己也就不加思索地氛了點頭。如果這個事實可以排除他當時在作案現場的話,自己就能成為證人。時尚書屋
可是,這樣一來,自己可就危險了。伴隨着梅谷千惠子的暴露,所有的破綻都會顯露出米。不祥的陰影湧上了石野的心頭。犯得着用喪失自己的地位和安定的生活去換取杉山孝三這個毫無交往的外人的利益嗎?真是蠢事一樁!
推開家門,胖妻子迎了出來。時尚書屋
「喲,今天回來得真早啊。」
石野貞一郎默默地遞過皮包脫了鞋。時尚書屋
「哎呀,可出了大事啦!」妻子用沙啞的聲音激動地說。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剛跨進客廳,心裡嚇了一跳。妻子又湊過冒油的塌鼻子,說:
「聽說在這附近住的那個杉山,是個殺人犯,在向島殺了個少婦。」
妻子眼睛瞪得圓圓的,喘着粗氣。石野貞一郎躊躇着如何回答。時尚書屋
「咱們還一點兒也不知道呢,聽說前天他被搜查本部抓走了,真想不到!表面上那麼老實巴交,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昨天,刑警不斷在他家出出進進,還在附近搞調查、收集街談巷議,可真不得了呀。第2天早晨,他太太臉色蒼白,好象哭了。那三個孩子才可憐呢!」
妻子指手畫腳地越說越激動,活象神經失常似地絮絮叨叨,總也平靜不下來。時尚書屋
要不要粑警察到公司來過的事說出來?從換衣服開始直到在飯桌前坐下,石野一直拿不定主意。不過,警察今後肯定還會三番五次地來瞭解情況,出了大事,警察總是固執得要命。於是,他下決心說了:
「告訴你吧,為了這事,今天警視廳已經派人到公司來過了。」
石野貞一郎儘力使說話的口氣顯得平靜。可妻子的臉色卻在一瞬間變得嚴肅起來,立刻瞪大了眼睛。時尚書屋
「杉山說,就在事件發生的那個時間,他在西大久保的衚衕裡遇見過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那兒從來沒有我要辦的事。按照警察的說法,杉山為了強調那個時候他確實在去西大久保的路上,就說還遇見了我。時尚書屋
真是胡說八道,一定是為了想逃過這一關。」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妻子屏住呼吸問道。時尚書屋
「當然說沒那麼回事羅。這可不能撒謊呀。」石野貞一郎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妻子點了點頭,又問:
「那麼,那個時候你在哪兒呢?」
看到妻子那查究的眼神,他心裡驚慌起來。覺得妻子似乎具有比警察還敏鋭的直覺。時尚書屋
「在澀谷看電影了。有一天我不是回來晚了嗎?」
「哦,原來是那一回呀!」胖妻子把中間有一道溝的雙下巴往回一縮表示想起來了。但立刻又氣憤地說:
「杉山這個人也真討厭,他跟你有什麼過不去的,幹什麼把你拉上當見證人。」
「還不是為了保命!人,為了保住自己,什麼謊言都造得出來。」
石野貞一郎表面上泰然自若,心裡卻直打哆嗦。現在需要保的不正是白己嗎?為此而不顧一切他說謊的,不也正是自己嗎?時尚書屋
不過,無論將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硬着頭皮幹到底,防止自己毀滅,這是第1位的。杉山孝三很可能注意到了跟在後面走的悔谷千惠子。他是不是已經把這件事告訴了警察?如果那樣的話,就更不能說實話了。自己要堅持說根本沒那麼回事,就說那個時間正獨自在澀谷着電影。時尚書屋
無論在電影院裡,還是離開的時候都沒有遇到過任何熟人。這麼一說,不就合情合理了嗎。時尚書屋
石野貞一郎想到留在西大久保的梅谷千惠子,頭上冒出了冷汗。太危險了,要趕快安排她搬到別處去。時尚書屋
不出所料,石野貞一郎多次被警察傳喚。起初,是搜查本部多次找他。接着,檢察廳、東京地方法院、高等法院部分別找了他好多次,這個順序也就是對嫌疑犯杉山孝三的起訴、判決、上訴、駁回的順序。最後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時尚書屋
最初,石野貞一郎不太瞭解案情的全部經過,沒考慮自己編造的究竟會產生多麼大的影響,只以為可能會對對方不利。萬萬沒想到會成為對杉山定案的關鍵。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