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證詞 第 4 頁


可是,隨着對案情經過的逐步瞭解,石野慢慢地覺察到了自己的份量。被害的少婦是被人從背後掐死的。九點的時候她還在附近的商店買東西。她丈夫回家發現屍體是九點半鐘。因此,作案時間是在九
作者:待考 / 頁數:(4 / 5)

可是,隨着對案情經過的逐步瞭解,石野慢慢地覺察到了自己的份量。時尚書屋

被害的少婦是被人從背後掐死的。九點的時候她還在附近的商店買東西。她丈夫回家發現屍體是九點半鐘。因此,作案時間是在九點到九點半的三十分鐘裡。時尚書屋
房間裡並不太亂,只是丟了一萬五千日元現主和一台高級照相機。在現場沒有收集到犯人的指紋。時尚書屋
據調查,被盜的照相機賣給了上野的照相機商店。賣出的時候,犯人填寫在收購登記本上的姓名和住址,毫無疑問是假的,但留下的筆跡卻是重要的線索。時尚書屋
搜查員在被害者家的周圍聽到一些不負責任的議論,有人說:經常在附近轉的那個人壽保險公司推銷員,不是有點兒可疑嗎?於是,搜查本部就秘密地調查了××人壽保險公司的職員杉山孝三。時尚書屋
杉山孝三曾幾次到被害者家來兜生意,因為是白天,所以都是在少婦一個人在家的時候。也就是說,他不僅熟悉環境、認識人,而且連她家裡的情況也非常瞭解。再加上他無法證明事件發生時,自己不在現場。據杉山孝三的申訴,在西大久保有一個推銷的目標,那個時間他正去那兒,但是不巧這家人沒在,因此沒說話就回來了。時尚書屋
證據是在路上曾經遇到鄰居石野貞一郎。由於西大久保離向島的犯案現場距離相當遠,所以如果與石野相遇是事實的話,就可以證明案件發生時他不在現場。但是,石野貞一郎矢口否認,使杉山的申訴失去了證據。時尚書屋
讓照相機店老闆指認杉山孝三是不是那個來賣眼相機的人,開始時老闆只是說樣子有點兒象,後來就慢慢地變成了「就是他,沒錯兒!」。時尚書屋
筆跡鑒定是兩個專家做的,結論是:收購登記簿寫的肯定是杉山孝三的筆跡。時尚書屋
以上是事件的梗概。由於現場沒有留下指紋,因此缺乏確鑿證據。雖然沒能從杉山身邊找出臓款,但完全可以看做他在這兩周裡花掉了。另一個不幸之點是,杉山孝三又提不出出賣照相機的那個時間他不在場的證據。時尚書屋
事情很明白,石野提供什麼樣的,對杉山孝三來說,簡直就是決定生死的依據。因為如果說「確實在十二月十四日晚上九點多,在西大久保的衚衕裡碰見過杉山孝三」,那麼杉山孝三就是無罪的。時尚書屋
然而,石野頁一郎直到最後還是搖着頭表示否定。重複着已經說過多次的話。因此,他的是始終一貫、完整無缺的。而且,由於多次鉸提問,在反覆敘述的過程中不斷加工,使越來越完善,巧妙,越來越顯得真實,甚至到了連自己都產生錯覺,彷彿事實真是這樣似的。時尚書屋

審判長間:「證人認識杉山孝三嗎?」
石野貞一郎答:「雖然沒有交往,但因為他是住在附近的鄰居,所以面熟。不過只是早晚碰上的時候打過招呼而已。」
「如果在路上碰見,能認出他是杉山孝三嗎?」
答:「能夠。」
「杉山孝三說,十二月十四日晚上九點多鐘,曾和證人在新宿區西大久保××街附近的路上相遇,你記得嗎?」
答:「我沒有和杉山孝三在那個地方遇見過。那個時候,我正在澀谷的××電影院看電影。」
「從幾點看到幾點?」
答:「從七點十分左右一直看到九點二十。看了××和××兩個電影,看完後就直接回家了。」
「證人在電影院的時候,沒遇見過什麼認識的人嗎?」
答:「沒有。」
「那個時候,電影院的觀眾大概有多少?」
答:「沒留意。我想大概不少,不過記不太準了。」
「證人看的兩個電影主要內容是什麼?」
答:「××電影,一開始是……。」
檢察官對證人在具體問題上的提問,律師對證人的反問,都是煩瑣而固執的,但石野貞一郎象一位勇敢的船長,在風大流急的大海上破浪前進,一次又一次地化險為夷。而梅谷千惠子則安安穩穩地躲在船倉裡。時尚書屋

案件到了最高法院之後,已經不怎麼需要石野直接出面了。他的都已經成了檔案,變成他的替身,保存在法院裡。他每日照常在公司上下班,過着自由的生活。時尚書屋
但是,作偽證的犯罪感,經常在他心裡遊蕩。他那徹頭徹尾的謊言成了法院的檔案,在審判長、檢察官、律師的手裡傳來傳去,誰也沒有識破。知道它是假的,只有被告杉山孝三。時尚書屋
然而,杉山孝三所知道的並不只是石野貞一郎的謊話。附近老闆娘對刑警的報告、指認他的那個照相機店老闆的、筆跡鑒定人的結論,沒有一個不是假話。就好象一個人突然憑白無故地被羅網套住了,他因而拚命掙扎着。然而,卻不知是在什麼時候,也弄不清在什麼地方,掉進了荒唐的陷井。時尚書屋
要說是陷井,石野貞一郎還不服氣地向自己提出抗議:我也是落在裡面的。誰讓杉山孝三那個時候在那兒走呢。自己的私生活受到杉山孝三行動的威脅。如果他不路過那個地方,如果不是那天的那個時候,不使自己的生活受到威脅,自己也就不會和難對付的法院發生不愉快的聯繫,閙得心神不安。時尚書屋
早知如此,不如當時和梅谷千惠子再磨蹭一會兒,或者兩人早點完事,或者再多抽一支菸也行,免得正巧跟杉山孝三碰上。僅僅是兩三分鐘的差別。這也是本不該有的巧合。時尚書屋
這樣一想,石野覺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不由自主地巧合。私生活一旦陷入羅網之中,就會造成影響終生的後果。這樣一想,他害怕得連門都不想出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