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1 頁


新幹線劫持案1來往于新幹線上的「光二十四」號列車,經新大阪開住東京的對間是十四點五十分,比發車時間推遲了四十分鐘。 原因是關原一帶下起了少見的大雪。 一月二日。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1 / 9)

新幹線劫持案

1

來往于新幹線上的「光二十四」號列車,經新大阪開住東京的對間是十四點五十分,比發車時間推遲了四十分鐘。
原因是關原一帶下起了少見的大雪。
一月二日。大概是因為正好在年末開始的連休期吧,在年末休假開始時擠滿人的車廂內,今天的乘客卻意外的少。
為了招攬乘客,每當這種情況時就採取降低車票售價的辦法,但今天也不過只有百分之六十的乘客。儘管如此,在車廂中看到身着漂亮服裝的姑娘時,也可以使人感到現在是過新年的時候。
在國鐵幹了二十年的列車長小池,從列車一駛出新大阪站後,為了查票,很快就從十二號車廂的「乘務員室」中走了出來。
他來到洗漱室,對著鏡子輕輕地正了正帽子和領帶。這個習慣,是他當乘務員時養成的。
他把襯衣重新在腰間紮了一下,他一邊等着另一名乘務員野村,一邊來到車廂過道上向車廂內掃了一眼。
正好車廂門開了,從一個座席上迎面走過來一個高個的男乘客。
大概是得了感冒了吧,他戴一個大大的口罩和太陽鏡,留着長長的頭髮,看上去有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小池連忙把身子向一邊挪了挪說道:
「請您過去。」
但是,不知什麼原因,這個男人來到比他矮一頭的小池面前像要擋住他的去路似地,停下腳步,一動也不動。
「請。」
小池又說了一句。可突然他感到腰間被一個堅硬的物件抵住了。
小池的臉色一下變得蒼白了。
「回到乘務員室去!」
這個男的壓低了聲音命令小池。
「什麼?」
「回乘務員室!要是再磨蹭我就開槍了!」
這個男人把抵在小池腰間的手槍抖動了一下。
「這是什麼意思?可別開玩笑。」
小池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和這個男人搭着話。
「我們已經佔領了十一和十二兩節車廂!」
這個男人仍然用壓低了的聲音說道。
小池一時糊塗了,他不解地看著這個男人。
「你剛纔說你幹什麼了?」

「車廂被佔領了!我們劫持了『光二十四』列車!」
「劫持?」
小池還是半信半疑。自從發生過飛機被劫持事件後,鐵路部門曾經進行過假定列車被劫持的演習,通過演習和訓練,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如果要制服一列有着近千名乘客的列車,並將其作為人質,僅僅有幾名「土匪」是根本做不到的。
一節車廂有一名罪犯,起碼也要幾名呀!
當然,也曾考慮過罪犯可能說在列車上安放了炸彈,用以勒索巨款,但訓練時發現,在新幹線上劫持火車根本沒有意義。
但眼前這個男人卻明明白白地說他們已經劫持了這列火車。
「快,快回乘務員室去!」
這個男人又重複了一句。
「你說的劫持是真的嗎?」
「你仔細看看!」
這個男的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通向客席車廂的門。
小池的目光迅速在十二號車廂內掃着。四人座的座席是淺黃色的,上麵舖着白單子,這是自新幹線開通以來小池所熟悉了的情景。
在車廂內坐著的乘客也同時看到了兩個端着槍,站在通道上和入口處的男人。
每個男人都戴着太陽鏡和一副大口罩。
剛纔那個男人馬上關上了車門。
「懂了嗎?!」
他問小池。
「旁邊的十一號車廂也被我們管制了。」
「別的車廂呢?」
「你問別的車廂?」
這個男人從太陽鏡的深處閃了閃目光,「嘿嘿」地笑了起來:
「那你就別操心了,我們只管制了兩節車廂。如果不服從我們的命令,那麼我們就把這兩節車廂內的乘客全部打死!爆炸車廂!」
「……」
小池的臉嚇得蒼白了。是的,劫持新幹線上的火車是沒有必要把十六節車廂全部佔領的。就像這個男的說的那樣,佔領其中一節車廂就足夠了。這兩節車廂一旦爆炸,那麼正在以每小時200公里行進中的列車就會脫軌、顛覆!
小池被推進了乘務員室。
「和總調度所聯絡!」
這個男人把手槍抵到小池的頭上命令道,
「說『光二十四』號列車被劫持了!」
2
位於東京車站新幹線站台的北端,一座乳白色的建築物,就是總調度所。現在正被一種苦悶的沉重氣氛包圍着。
所謂「新幹線劫持」曾被考慮過,沒想到今天居然成了現實。
總調度所所長牧田,兩眼緊緊地盯着鑲嵌在牆上的巨大顯示盤。
在顯示盤上,「東京——博多」間內各站結構、各站線路構成,以及安裝着信號的顯示系統一目瞭然。
儘管今天由於大雪而使鐵路運行發生了極大的混亂,但計算機控制的運行管制系統,根據這些情況會自動報警,並迅速做出各個列車的讓車和加快行駛的運行變更程序來。
被劫持的「光二十四」號列車,此時正位於新大阪和京都的中間地帶,時速已降到每小時六十公里。
「罪犯只佔領了中間的兩節車廂?」
牧田像是再確認一樣地向一個調度員問道。
「列車長是這樣說的。」
「罪犯的人數?」
「我問列車長『你要緊不要緊』時,他回答說『我這會兒胃有點疼,但不要緊』。」
「疼的是胃?」
這是以前在進行演習和訓練時規定的信號。
對罪犯的人數用身體各個部位進行編號。
從身體上部算起,頭是一個人,咽喉是兩個人……一直到十個人。如果說全身都疼,就說明罪犯有十個以上。
胃正好是五個人。
「如果是五名罪犯,那麼平均每節車廂有兩個人,第5個人也許是在乘務員室命令列車長的。馬上查一下,這個列車長叫什麼?」
「叫小池信二。從新幹線開通以來,他一直在那兒工作。」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