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3 頁


從站台上探出身子,便可以看遠處慢慢駛來的乳白色的「光二十四」號了。 「來了!」 井上不禁喊了起來。 但「光二十四」號列車的車頭車廂一十六號車廂,在進入站台時就停了下來。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3 / 9)

從站台上探出身子,便可以看遠處慢慢駛來的乳白色的「光二十四」號了。

「來了!」
井上不禁喊了起來。
但「光二十四」號列車的車頭車廂一十六號車廂,在進入站台時就停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井上納悶的時候,只見從這節車廂上陸陸續續地走下了不少乘客。
井上的臉一下子變了顏色,他向站台的一端走去。
「光二十四」號只將先頭車駛人車站,其餘十五節車廂在車站外邊。
「這是怎麼了!」
井上拽住一個下來的乘客大聲問道。
「我不清楚。」這個三十五六歲左右,公司職員模樣的男人搖了搖頭說道。
「當時,車廂內突然傳來廣播,說從十六至十三號車廂的乘客,全都去十六號車廂。如果不快一點的話,列車就要爆炸了!」
「到底怎麼回事?」
井上又向十六號車廂的前邊駕駛室中的司機問道。
「這是罪犯的命令。」
司機面色蒼白地答道。
「他們僅讓十六號車廂停在這兒。」
「可如果你們下來了,這列火車就開不走了。」
「不行啊!他們說如果我們也下去,他們就開槍打死那兩節車廂裡的乘客。」
正當井上氣憤地咬牙切齒時,車門突然關上了。
列車又繼續向前開動了。
那兩節車廂越來越近了。
但是,車廂的窗戶都掛上了窗帘,無法看清楚裡面的情況。
整個列車慢慢地從井上面前滑過去。這次又讓最後一節車廂留在了站台上。車一停,車門便打開了,陸陸續繼地下來了許多乘客。
出現了這種情況,是不能夠再冒險衝進被罪犯佔領的車廂了。
這七名公安人員也跑到了站台這邊來了。
「咱們怎麼辦?」
其中一個人一邊喘着氣一邊向井上問道。
「衝進列車嗎?」

「算了吧!」
井上說道。
「從這點上來看,這是一夥非常謹慎的罪犯呀!我們就是衝了進去,一旦靠近了那兩節車廂,他們很有可能真的對那些人質下毒手的!」
4
不久,國鐵副總經理和運輸政務次官就到達了總調度所。
「情況怎麼樣?」
佐藤次官一到就向牧田劈頭問道。
「現在『光二十四』號列車在京都車站釋放了其他十四節車廂的乘客,正在接近名古屋。」
「聽說他們只佔領了兩節車廂,可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幹?」
「這正是罪犯的巧妙之處。」
牧田說著,把「光二十四」號列車的編製圖拿給佐藤次官看。
「請您仔細看一下,在這兩節車廂上,有洗漱間、廁所以及飲用水設備,不會對日常生活造成多大影響。而且,還有乘務員室,可以利用那兒的通信設備隨時與外界進行聯繫。」
「原來是這樣。那麼,那兩節車廂上共有多少名乘客?」
「現在,只能從買了票的人數上來看。在博多和新大阪共賣出了八十九張車票,都是這兩節車廂的。但是,雖然票買了,但也有因故未能上車,還有六歲以下兒童可以不買票上車,所以我們分析人數在八十至九十名之間。不過,這與飛機不同,無法弄清乘客的性別和姓名。」

「罪犯方面呢?」
「在他們的要求中,提出了贖金和釋放被逮捕的『赤軍』組織的士兵。從這點可以認為他們與『日本赤軍』組織有關係。」
牧田十分鎮靜,但政務次官佐藤卻雙眉緊皺。拘留中的那些赤軍人員是否可以釋放,肯定會在內閣會議上引起一場激烈的爭論,用他們交換了人質也好,或拒絶這一要求造成乘客傷亡也好,政府都會因此受到輿論界的猛烈批評的。
「與『光二十四』號列車經常保待着聯繫嗎?」
副總經理河部插了一句。
「有迂迴線路。」
牧田答道。
「對方的武器是手槍嗎?」
「他們聲稱要爆炸列車,他們也許還帶有炸葯。」
「與飛機不同,在新幹線,乘客的行李是在列車的行李車廂中保管的。」
河部嘆了一口氣,現在乘客們正在京都站等着鐵路方面提供的汽車呢。
僅這一點,牧田也絲毫不敢輕視這次劫車事件的嚴重性。
如果將罪犯逮捕的話,新幹線上的劫持事件有可能被制止住:但如果罪犯一旦得手,新幹線將又會成為劫持犯新的作案目標的。
調度所的電話響了起來。
年輕的調度員澤本一手拿起電話,一隻手拿着筆記本喊道:
「所長。」
牧田走了過來。他接過聽筒聽了一下,然後向站在身旁的河部敬了個禮,說道
「現在京都來電話了。」
「關於罪犯都知道些什麼了嗎?」
「不,還沒有弄清楚。不過,在京都車站,餐車的工作人員全都被釋放了。其中還有一個在各車廂之間賣東西的小孩。他在火車被劫持之前,從那兩節車廂中來回走過好幾次,她說還記得幾名乘客的樣子。時尚書屋
經過判斷,發現被當做人質的有幾個名人。」
「名人?是誰?」
「女歌手工藤睛子。」
澤本一邊看著筆記本一邊說道。
「就是那個常常在電視節目中演出的?」
「對。她可是當今年輕人的崇拜偶象呀!她得過『新人獎』,還出席過去年的『紅白歌手大賽』呢!」
「別人呢?」
「吉斯·霍蘭夫婦。」
「噢,來日本演出的美國鋼琴家。昨天還在電視中看過呢!」
「外國人也在裡面?」
佐藤憂慮地問道。這對解決劫待危機,無疑又增添了難度。
「目前就這些情況。」
當澤本說到這兒時,無線電話又打了過來
「總調度所,我是『光二十四』號列車長小池。」
頓時,調度所內的空氣緊張起來了。
「我是牧田。」
「聽一下我們的要求!」
取代列車長的聲音是剛纔的罪犯。
「都有什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