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4 頁


「好,你們認真聽一下!在這兩節車廂裡,共有九十二名乘客。也就是說有九十二名人質。其中還有名人。如果他們死了,那可就成了輿論界的好材料了!」 「你們快說要求吧!國鐵的副總經理和運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4 / 9)

「好,你們認真聽一下!在這兩節車廂裡,共有九十二名乘客。也就是說有九十二名人質。其中還有名人。如果他們死了,那可就成了輿論界的好材料了!」

「你們快說要求吧!國鐵的副總經理和運輸部政務次官都在這裡。」
「第1,我們要這九十二名人質的贖金。在下個車站名古屋站,你們要準備好三億現金,分別裝在三個袋子裡,塞進十三號車廂靠近十二號車廂人口處。在名古屋的上行新幹線站上,所有人員必須遠離開,只允許姑長一個人,帶這三個袋子站在站台上,在列車停下時塞進來。如果站台上還有別的人,我們馬上開槍殺死人質,然後爆炸列車。」

「如果交了三億現金,是否放掉人質?」
「確認這筆錢後,我們每節車廂先放十個人。」
「其他人怎麼辦?!」
牧田情不自禁地對著話筒喊道。
「彆著急呀!」
罪犯衝著電話冷冷笑道。
「從名古屋站開始,聽我們的槍聲為號。在各站停車。在名古屋得到三億現金後,我們在到達下站豐橋站點驗一下,如果你們遵守了協議,我們就從十一、十二號車廂上各放出十名人質。在下一站浜松站,再送進三億日元,在列車到達靜岡之前我們進行點驗,如果正確無誤,就在靜岡站再放二十人。時尚書屋
如此反覆。即在三島車站,再送三億日元,熱海站放二十人:小田原第4次送進三億日元,在新橫浜站,放二十人。」
「兩名乘務員呢?」
「在新橫浜站,最後完事後再詳細告訴你們。另外,在列車到達新橫浜期間,你們要把拘留中的我們的同志,即三名『赤軍』戰士放了,用車送到新橫浜站來。我們在那匯合,從東京站去羽田機場,併為我們淮備好飛機。兩名列車員和剩下的十二名乘客,全部被作為人質,一直帶到羽田機場,所以在東京,你們要淮備好一輛能裝五十人的公共汽車。」

「也就是說,你們要求十二億日元現金,和釋放三名『赤軍』戰士嗎?」
「還有一架飛機!」
「太無理了!」
「國鐵每年的利潤高達一幹個億,就是為此出點『血』,也照樣悠哉悠哉呀!出十二億,又有什麼為難的呢!就是釋放了目前被拘留中的『赤軍』戰士,此事也是有先例嘛!飛機嘛,如果我們能安全飛到國外,會完整無缺地歸還的。這還算無理嗎?」

「為什麼不一次要十二億?」
「第1,一次取三億,對你們來說比較容易,而我們也可以有時間清點一下是不是假的,或是不是聯號的新幣:第2,一手交錢,一手放人,進行的顧利,也可以使我們之間相互產生信任嘛!」
「產生信任——」
「那麼,馬上決定下來那三億給不給!」
「所長!」
突然一名調度員插了一句。
「『光』號列車停在長良川的橋上了!」
「為什麼停下來?」
牧田向罪犯問道。
「直到你們準備好第1次的三億元,我們將讓列車停在橋上,準備好就聯繫吧!不過,一定要按我們剛纔說的,只讓站長一個人獃在站台上,把三億日元塞進十三號車廂。懂了嗎?!如果讓我們等得太久,乘客中也許會有人死的。這完全是你們的責任!」
5
十六節車廂的列車,停在長良川的鐵橋上。
天空飛舞着大雪。
「光二十四」號列車停駛,造錢其他的列車要麼停下來,要麼改點改綫行駛。
富田刑事部長也從警視廳趕到了總調庫所。他是為解決罪犯提出的要求而專程趕來的。雖然此事僅僅限于新幹線列車內的罪犯與國鐵的問題,屬於鐵道公安部門的權限之內,但目前已發展到罪犯與政府的對立了。
「從尊重人的生命來考慮,支付贖金是不得已的事情,但釋放拘留中的『赤軍』人員,卻是絶對不能答應的!」
佐藤政務次官漲紅了臉,辨解般地說道。與其說是他的意見,倒不如說他替政府表了態。
前些時候,一架飛機被歹徒劫待,政府被迫支付了六百萬美元,雖然政府未受到輿論界的指責,但如果釋放了「赤軍」人員,恐怕不僅在國內,而且在世界上會受到輿論譴責的。因此,對於這次新幹線上發生的劫持事件,政府對於罪犯要求釋放「赤軍」人員一事十分敏感,是理所當然的了。
「這一點,警方也有同感。」
富田部長也點了點頭。
「幸好這次罪犯是在鐵軌上而不是在空中威脅我們,所以,我們還能有時間在他們到達新橫浜站前想出點辦法。他們要求這十二億曰元分四次支付。看上去十分狡猾,但對我們那是浪費時間!我認為他們在利用到達新橫浜站之前的時間商量對付我們的對策。」
「為此,無論如何我想知道罪犯的準確數字和他們都是什麼人!」
佐藤說道。
「關於這一點,你們掌握到什麼程度?」
富田向牧田問道。
牧田看了一眼自己的筆記本後說道:
「列車長用暗語報告說罪犯有五人,但現在兩個乘務員被關進了乘務員室,倒底是不是五個人他們也無法判斷清楚,從十一、十二號車廂被歹徒控制了來看,罪犯是五個人到七個人之間。」
「會不會七個人以上?」
副總經理問道。富田回答說:
「『日本赤軍』也好,其他游擊組織也好,他們都崇拜格瓦拉的游擊理論。從這一點上來看,游擊組織的最小單位不超過八個人。這是格瓦拉的游擊理論之一。因為人多了不好控制。時尚書屋
因此,我也同意罪犯有七個人的說法。」
「目前,『光二十四』號列車上的人員都有誰、都有多少人數,你們掌握嗎?」
政務次官佐藤問道。這些間題,全都朝着牧田一個人來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