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5 頁


「除了那兩節車廂以外的乘客,已經全部都在京都站下來了,所以,被當做人質的乘客只有九十二名。另外,還有兩名乘務員和兩名司機,再有就是罪犯了。」 「現在列車停在了長良川的鐵橋上,車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5 / 9)

「除了那兩節車廂以外的乘客,已經全部都在京都站下來了,所以,被當做人質的乘客只有九十二名。另外,還有兩名乘務員和兩名司機,再有就是罪犯了。」

「現在列車停在了長良川的鐵橋上,車內的溫度不會低的吧?」
「只要電力供應正常,車內溫度就正常。」
「水呢?」
「車廂還有飲用水,並有廁所,所以,儘管時間拖得很長,也不會發生像被劫持飛機出現諸如水源不足和廁所排泄物堆積等等間題。」
「按你的說法,我們如果拖延交涉,乘客的痛苦也不至于特別嚴重?」
富田刑事部長用犀利的目光盯着牧田。
牧田一時不知如何回答。目前,還沒有聽說車上有病人,車內的溫度也較合適,但「光」號列車停着的長良川一帶,正在下着小雨。如果電力系統發生了故障,車內也會下降五至六度的。
所以,牧田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
「警方打算如何拖延?」
「政務次官說支付贖金是不得已的,但對於警方來說,這也是要儘可能避免的。因此我們打算在罪犯所要求的第1次付給贖金三億元的名古屋車站,將他們一網打盡。所以,我們要儘可能做好充分準備,儘可能地拖延交涉時間,增加成功的把握。」
「下一步該怎麼辦?」
「我要馬上安排具體步驟,因此想爭取一個小時的時間。」
正當富田講話的時侯,澤本調度員又拿着筆記本朝牧田走過來了。
「京都車站又來了新報告。瞭解到了被當做人質中的乘客情況。」
「除了剛纔那三個人以外,又有名人嗎?」
「不,沒有。在車內賣東西的小孩想起來,還有四個拄着枴杖的殘疾人小組。」
「四個殘疾人?」
聽到這話,佐藤政務次官又皺了皺眉頭。
「這可糟透了!如果對罪犯採取強制牲措施,這些無能力的人將會面臨最大的危險,肯定會引起國民的強烈不滿。所以,不能拖得太長了!」
「可我無論如何也需要一個小時呀!」
富田刑事部長堅持自己的意見。
上次日航發生劫機事件時,由於飛機已在海外,警方對此克能為力,只能呀任罪犯的要求了。可以說那是一次使警方蒙受奇恥大辱的事件,這次如不能制服罪犯,警方將會又一次地受到批評和指責的。為此,富田當然要求有充足的時間來考慮出一個萬全的辦法。

對政府來說,乘客中有殘疾人,就要從政治角度來考慮,但對於富田來說,則根本不予考慮。由於「日本赤軍」造成的劫持事件,使警方丟了臉,警方無論如何也要戰勝罪犯,當然對別的問題就置之不顧了。無論什麼手段,甚至不惜全部殺死這些罪犯!
「三億日元能準備好嗎?」
佐藤向副總經理問道。
「三十分鐘後就可以送到名古屋站。」
副總經理說道。
6
雪停了,天空仍然聚集着濃重的鉛色烏雲。
不知什麼時候還要下雪的。
愛知縣警方出動直升飛機從機場迅速飛向長良川鐵橋。
在飛機的西側,很快就看到了泛着白光的長良川了。
長良川四周成了一片銀色世界。
紅色的長良川鐵橋和由白藍兩種顏色組成的「光二十四」號列車車體,也進入了視線。
「再靠近點!」
搜查一科的刑警對駕駛員說道。
駕駛員慎重地把機頭向下俯了一下。如果碰上了鐵橋,不但這架直升飛機,而且連橋上「光」號列車也會發生爆炸的。
直升飛機一直向「光二十四」號列車的位置飛去,列車車輪似乎浸在長良川的水面上。
機長讓飛機在空中保持不動。
刑警取下望遠鏡,朝距離直升飛機大約有五十米遠的鐵橋上的列車望去。
在司機室,露出兩張臉。那是司機。他們在向飛機揮動着手,似乎罪犯不在那兒。
刑警一節一節地觀察車廂。
除了兩節車廂外,其餘車廂都沒有掛窗帘,所以看得非常清楚,似乎沒有人。
而那兩節車廂全都掛着窗帘,根本看不到車廂內的情況。
「能不能再近一點?」
「不行了!」
駕駛員說道。
「那就根本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了。」
刑警無可奈何地撇了撇嘴。
如果罪犯向飛機開槍,就可以知道他們手中武器的性能。但對方一直保待着沉默。
直升飛機在空中輕輕地晃動着。
天空中又下起雪來。
「沒有辦法,回去吧!」
刑警無奈地說道。
而另一方面,又有兩名刑警乘上了由名古屋發出的,下行至博多的「光一五九」號列車,他們帶著有望遠鏡頭的照相機,隨着這輛時速只有五六十公里的列車,慢慢向長良川鐵橋駛去。
在右側的窗口席上,所有的乘客都被要求離開了。
那兩名刑警彎下腰,把鏡頭緊緊地貼在窗戶上,全神貫注地望着。終於來到長良川鐵橋上了,乘客雖然被要求離開了窗口,但還是有乘客知道對面就是「光二十四」號列車,便抬起身子張望,但被四名維持秩序的乘務員制止了。
「光一五九」號列車上了鐵橋,便與「光二十四」號列車並排停了下來。
這兩名刑警獃在車廂正好停在了那兩節被劫持車廂的對面。他們几乎把臉都貼在窗戶上。仔仔細細地觀察對面掛着窗帘的窗戶。
隱隱約約地透過窗帘的空隙,似乎能看到統統彎下腰的乘客。
突然,一名刑警發現在十二號車廂的一個窗戶上,貼了一張白紙條。
於是,這兩名刑警便把鏡頭轉向那兒,嗯下了快門,把那張紙條拍了下來。當他們一口氣拍了近二十張時,一個乘務員面色蒼白地時朝他們走過來。
「對面的司機說要我們馬上開走,並說是罪犯提出的,如不馬上開走,就先開槍打死一名乘客。如果慢慢騰騰的,他們就再殺死幾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