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6 頁


「為什麼?再停一會兒行嗎?」 「不行不行!我們看對面火車上的司機樣子非常着急,罪犯可是當真的呀!」 「沒有辦法,那只好走吧!」 刑警終於讓步了。 「光一五九」號列車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6 / 9)

「為什麼?再停一會兒行嗎?」

「不行不行!我們看對面火車上的司機樣子非常着急,罪犯可是當真的呀!」
「沒有辦法,那只好走吧!」
刑警終於讓步了。
「光一五九」號列車開動了。這兩名刑警還在緊緊地打着在自己眼前不斷閃過的「光二十四」號列車的窗口。
那兩節車廂依舊緊拉著窗帘。一點也看不到乘客和罪犯。
「光一五九」號列車在故阜羽島站臨時停了車,兩名刑警馬上鑽進等候在那兒的縣警巡邏車。
由於縣警方的協助,照片二十分鐘內就洗出來了。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這些照片上。
在一張撕破的某大學的公用信箋上,用圓珠筆寫着:
「這節車廂上有三名罪犯。三個人年齡都在二十至三十歲之間。高個,長髮、戴着太陽鏡和一個白色的大口罩。他們一手拿手槍,一手握著手榴彈。時尚書屋
他們之間交談用英語。」
這張紙上,還畫有根據罪犯特徵畫下的速寫。畫得不太準確,卻把這三個留長髮的年輕人標上了A、B、C。
“A——身高一米六五。粗暴。
B——警戒着入口。一米七○。
c——一米七○。一直不說話。”
大概是某一個乘客,觀察到這三名罪犯的特徵,為了讓外界知道,就偷偷地寫了這些字並畫了素描,貼在了窗戶上。
寫得過于簡單了,根據這些也無從知道罪犯的身份,
但起碼可以證實在這節車廂上只有三名罪犯,而且他們之間交談用英語,看來是「赤軍派」。
照片馬上用電傳送到了東京的警視廳和名古屋所屬的愛知縣警察署。
愛知縣警方派出了負責本案的以搜查總部部長為首的三十七名刑警。他們馬上趕到了名古屋車站。
一名年齡和外貌像車站站長的叫甲山的刑警,換上了站長的服裝,拿着那三億日元。

其他刑警也都換上了車站工作人員的制服。
按照罪犯的要求,在新幹線的上行站台上,只有站長一個人和三億日元。在下行站台方面,這些化了裝的刑警混在「乘客」當中「等車」,也許這樣罪犯不能說出什麼來吧。
搜查總部部長近藤,把刑警們都召集到站長室。牆上掛着名古屋車站的內部結構圖。
「三億日元已經淮備好了。」
近藤用手敲打着擺在桌上的三個小型手提包。這是他興奮時的習慣動作。
「罪犯大體上有七個人,武器是手槍和手榴彈,問題是如何不傷及乘客將其全部抓獲!」
「打開車門,一塊兒猛衝進去怎麼樣?」
一個刑警漲紅臉,鼓足勇氣說道。
「可是,怎麼才能做到一下子這麼多人一塊兒衝進去?站台上只允許站化了裝的甲山一個人呀!而且這兩節車廂只有兩個車門,他們只會打開一個,一個門只能進去一個人。更困難的是,就算是衝進去了。那麼走廊上,各個臥鋪的房間,怎麼做到『準』和『狠』呢?」
「進入站台,可不可以從後部車廂登上去呢?罪犯只佔領了中間的兩節車廂,我們隱藏在其他車廂裡,伺機行動怎麼樣?」
「這前提也必須是從外部打開車門呀!」
「這不困難吧?罪犯不是要求我們把三億日元塞進與那兩節車廂相鄰的十三號車的車門裡面嗎?如果十三號年門能打開,其他車門自然也可以打開了。這時,我們就可以從最後邊的那節車廂進去了。」
「可一旦他們發現有人衝了進去,他們說會殺害人質。」
「從十一號車廂到末尾車廂,相距十來節呢。我想總還是有不少可供隱藏的地方的。」
「那就要挑選精幹的人去幹。衝進去,到抓住機會行動,要幹得絶對漂亮!」
於是,近藤便挑選了五名老資格的刑警。
他們馬上與東京總調度所進行了聯絡。從那兒很快又與停留在長良川鐵橋上的「光」號列車進行了聯絡,罪犯答應將在下午三點五十七分向名古屋車站進發。
7
在名古屋的新幹線上行站台上,已經沒有了人影。
化了裝的甲山,一個人站在了十三號車廂將要停靠的位置上。在他的腳邊,擺着放著三億日元的三個小型提包。
在站台上,靠近京都站方向的出入口處,被挑選的五名刑警,悄悄地隱藏着。他們的任務是等「光二十四」號列車到達站台、打開十三號車門時,從地下道衝上去,到達列車末尾的人口處。
在靠近站台的線路上,穿著工作服的刑警們,都靜候在周圍,做好了隨時進攻「光二十四」號列車的準備。
但這個前提必須是整個列車車門都能打開,否則那五名刑警也進不到列車中去。
二十八分鐘後,「光二十四」號車列車慢慢駛入站台。
刑警們做好了準備。
十三號車廂只打開了一個車門。其他車門並未打開。
門口站着一個戴着白口罩和太陽鏡的長髮男子,揮動着手中的手槍朝甲山喊道:
「快,快把皮包扔進來!」
甲山故意磨磨蹭蹭地提着一個皮包走了過去,這時,那個男子突然怒罵道:
「把三個一塊拽過來!你想讓乘客死嗎?!」
藏在地下通道的五名刑警,在列車到達的同時,也都個個壓低了身子,奔上了最末尾的一號車廂。
「但是,車門打不開。」
「從司機那兒進來!」
其中一人提醒道。
於是,刑警們便衝向駕駛室。但那兒的車門也打不開,在一般情況下,是可以從外邊打開的,也許列車在長良川鐵橋停留期間,罪犯用鎖給鎖上了吧。
正在這時,列車開動了。
「光二十四」號列車在這五名刑警的怒目中漸漸遠去了。
東京調度所很快知道了這次行動的結果。
牧田聽到這一消息,反而認為這是件好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