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7 頁


如果從末節車廂進去了,罪犯又未察覺,那麼就有可能接近十一號車廂。但菲犯佔領了十一和十二號車廂,這說明共有三道門,即使制服了十一號車廂的罪犯,如果騷亂聲傳到了十二號車癰,那兒的罪犯,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7 / 9)

如果從末節車廂進去了,罪犯又未察覺,那麼就有可能接近十一號車廂。但菲犯佔領了十一和十二號車廂,這說明共有三道門,即使制服了十一號車廂的罪犯,如果騷亂聲傳到了十二號車癰,那兒的罪犯,也許會大開殺戒的。

這對鐵路來說是不好的,因此牧田為沒有死人的而感到一絲欣慰。
但富田不同,作為刑事部長,他認為這是一次失敗的行動。
「有沒有讓『光二十四』號列車停駛的辦法?」
他不甘心地向牧田問道。
「停下來幹什麼?」
「快天黑了,如果停了電,車內一片黑暗,我想利用夜色做掩護衝進車廂。」
「那樣一來可就會亂套了!車內溫度下降,乘客會閙起來,而且車內一黑,有人害怕,罪犯可能要開槍彈壓呢!我堅決反對這樣幹!」
牧田一向沉默寡言,但他一想到他所珍愛的列車車廂內血污四濺,就忍不住激烈地反對。
「還是到新橫浜站再決定吧!」
運輸政務次官佐藤插到他們兩人中間,調解般地表示了自己的意見。
「那麼,在下一個豐橋站也不會有什麼辦法了吧?」
這時,從「光二十四」號列車上又傳來了消息。
「是小池列車長。他要傳達罪犯的要求。」
「罪犯在不在?」
牧田急切地問道。
「只有我和專務乘務員新井君兩個人,但罪犯就在外邊,我們一出去他們就會開槍的。」
「不要緊吧?」
「我不要緊,但當時新井君要進行反抗,被罪犯用槍打傷了,現在還在躺着。血止住了,所以我想不大要緊吧。我要傳達罪犯的要求,如果不照辦,他們就要殺死人質,爆炸列車。」
「你快說說吧!」
「第1,他們確認了這三億元後,在下一個車站,每節車廂放十個人,共二十名,不許刑警乘機衝進來。」
「嗯。」
「第2,站台上不得有人,如果發現一個人影,就不放人質。」

小池拿着罪犯寫的紙條唸著:

「知道罪犯的準確人數嗎?」
牧田問道。
「我見到的就是進乘務員室的一個,十二號車廂只有兩個。十一號車廂不清楚。反正他們不讓我出來。」
「他們的武器是手槍和手榴彈嗎?」

「是的。在這兩節車廂內還裝上了炸撣。啊!罪犯來了!」
「是總調度室嗎?」
傳來了一個罪犯的聲音。
「是的。」
「這次這三億元我們清點了。非常感謝你們的合作。我們也守約,在下一個豐橋站,放二十名人質。我們將打開十二號車廂的前門和十一號車廂的後門。」

「還有四個殘疾人哪!可不可以讓他們先下來,」
「可以。」
這可太意外了。罪犯又說道。
「過了豐橋站後,我們希望能進行得順利。我們也會遵守約定。如果你們不在中間搞小動作,我們希望按計劃把人質和贖金交換完畢。」
「說得多輕鬆!」
牧田心中憤憤地罵道。但罪犯手中畢竟押着九十二名人質呀?對罪犯發火可不是時候。
「我們也不希望發生流血事件。」
牧田儘量剋制着說道。
「那麼,馬上告訴豐橋站,誰也不得在站台上,在到達濱松站時,你們還是再把那三億日元準備好吧!」
對方一下子切斷了聯繫,怎麼辦?牧田看了看副總經理,佐騰和刑事部長的臉。
「先和豐橋站聯繫一下吧。按罪犯說的,別大意。到新橫濱站再說吧!」
佐藤說道。
馬上就與豐橋站進行了聯繫,幾分鐘後,豐橋站站台上的人就沒有了吧?
「倒底是怎麼回事?」
牧田提出了剛纔想提的問題。
「什麼怎麼回事?」
副總經理問道。
「罪犯為什麼只佔領兩節車廂?佔領一節、抓四五十個人質不也可以了嗎?」
「不是認為那兩節車廂正好帶有廁所,還有與外部聯繫的乘務員室嗎?」
「那十二號車廂就夠了,因為那節車廂上也有乘務員室呀!廁所、飲用水也都有呀!」
「會不會是認為人質越多越好呢?」
副總經理問道。
牧田也答不上來。他默默無語。但這個疑問被他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8
豐橋車站的站台上,一個人影也沒有了。
和在名古屋車站一樣,刑警們化了裝伺機再次進到車內。到達新橫浜站還有六站。警方決定在到達新橫浜之前,一定要解決這次劫持事件。
「光二十四」號列車,花費了三十九分鐘,到達了豐橋車站。
首先有人打開了最後邊的十一號車廂門,把那四名殘疾人推了出來,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十名乘客,都是個個表情獃滯,極度緊張地快步從車廂中走了出來,直奔車站的出入口。
几乎是同時,最前邊的十二號車廂的門也打開了,又有十名乘客几乎是小跑着下來的。
在他們下完的同時,車門關上了。「光二十四」號再次開動。
警方向下來的乘客瞭解了一下車內情況,馬上報告了東京。
「罪犯基本上還是守約的嘛!」
在總調度室裡,佐藤嘆了一口氣說道。
接到來自豐橋方面的電話的澤本調度員說道:
「綜合了被釋放乘客的陳述,罪犯對乘客相當嚴厲,禁止相互說話,如有四下張望的乘客都被毆打。而且,無論誰去上廁所,都有一名罪犯跟着去,並被蒙着眼睛。」
「也就是說,罪犯們相當討厭乘客相互說話呢。」
富田刑事部長說道。
「日本『赤軍』的手法十分文明,可上廁所還要蒙上眼睛?」
「在豐橋釋放的乘客是怎麼選出來的。」
牧田問澤本。
「乘客們並不知道三億元和釋放二十人的事情,到達豐橋後,罪犯迅速讓他們坐好,唸到名字的站起來,然後讓他們下了車。」
「他們連乘客的姓名都知道得這麼清楚?」
「這正是他們的高明之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