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8 頁


富田說道。 「乘客們一下子全都站起來時,罪犯們顯得特別害怕。」 「十一號車廂的十個人和殘疾人從最後一節車廂下來的,是這樣的吧?」 牧田側過腦袋問富田。 「報告是這樣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8 / 9)

富田說道。

「乘客們一下子全都站起來時,罪犯們顯得特別害怕。」
「十一號車廂的十個人和殘疾人從最後一節車廂下來的,是這樣的吧?」
牧田側過腦袋問富田。
「報告是這樣的。也許是怕兩個車廂的乘客見面吧?」
「不過——」
牧田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即便是為了不讓兩個車廂的乘客相互見面,那也沒有必要到最末一節車廂來呀!但左想右想,牧田還是想不出所以然來。而且,剛纔那個罪犯為什麼不占一節車廂,而非要占兩節車廂的謎,又重新在他的心頭湧起。
「不知為什麼,這個事件總有點讓人感到奇怪的地方。」
牧田想不出個頭緒,心中十分焦急。
他又想要找出什麼答案似地,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顯示盤,這時,「光二十四」號列車已快到了浜鬆了。
這時的浜松也準備好了三億日元了吧?在名古屋的潛入失敗,制定了在新橫浜站將罪犯逮捕的方案。
這樣一來,不但下站的浜松,在靜岡、三島、熱海、小田原各車站,乘客和工作人員都必須遠遠離開站台。
「我是『光二十四』號」
小池列車長的聲音又傳來了。
「還有七分鐘就到達浜松站了,我又要傳達一下要求。和名古屋站一樣。站台只留三億元和站長一個人,其他人請退下去。在列車停下來的同時,十三號車廂只開一個門。時尚書屋
把那三億元塞進來。」
他還是像念稿子似地說著。
「知道了。」
牧田回答道。
浜松站的人已經全都撤下去了,站台上只有總共裝了三億日元的三個小型手提包和站長,這次是浜松站的真正站長。
但是,在新幹線站台的一處隱藏場所,警方架設了一架帶2000毫米變焦鏡頭的帶拍照功能的望遠鏡,為的是巨有罪犯露頭,就將其拍攝下來。
「光二十四」號列車進入站台了。
刑警開始按動快門。

那兩節車廂還和以前一樣,全部掛着窗帘,在其中一個窗戶上,被愛知縣警方人士發現的那張紙片,還貼在上面。
十三號車門打開了。
站長拖着那三個沉重的手提包走向車門。並一個一個地扔進車門內。罪犯也在伸出手向裡面拽着。
望遠鏡已經瞄準了這個罪犯並不停地拍着。開始只有站長一個人,但罪犯着急了,他來到站台上,幫着站長把手提包扔回車門裏邊。
從這個人身上看不出更多的信息,長頭髮,戴着太陽鏡扣大白口罩,右手拿着手槍。
這個男的很快又消失了,車門一關,列車開動。
刑警立刻把底片拿去沖洗,衝出後馬上給東京發電傳。雖然這是一個近乎黑白的相片,但這畢竟是第1次顯示了罪犯全身的照片。
傳真照片被送到了總調度所。
屋裡的人都像觀賞什麼珍奇動物一樣觀察着這些照片。
牆上的顯示盤標明「光二十四」號已經到達了靜岡站附近。
「我是『光二十四』號。」
從無線電話裡,又傳來了小池列車長的聲音。
「還有十分鐘就到達靜岡車站了,將再次釋放二十個人。」
和上次一樣,他似乎是在念罪犯交給的字條。
「這可太奇怪了。」
看著照片的富田刑事部長突然說道。
「有什麼奇怪的。」
佐藤問道。
「這個罪犯手中的手槍,像是sw38口徑的呀!」
富田像要把照片吃進去般地盯着說道。
「這種手槍重九百五十克,就是快一公斤了。是一種很重的手槍。請再看看罪犯左手提着一億元的提包的照片。他的右手還拿着手槍,這樣的重量,加上子彈,他不可能這麼輕鬆自如呀!」
「也就是說,罪犯們拿的是模型手槍?」
佐藤的臉氣紅了。如果真是這樣,可真是被罪犯們「耍」了。
「這個男的手槍很明顯是假的。但製造的十分精巧,和真的一模一樣。不過——」
富田說到這兒,又歪着頭沉思了起來。
「『可是』?可是什麼?」
「可制定如此重大的計劃的罪犯,為什麼把重要的做案工具,——武器弄成假的呢?這太令人費解了。現在在日本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到手槍呀!買不到手槍,獵槍也是可以的嘛!」
「會不會是真槍還沒有到全體罪犯手裡,他們偶爾用一下模型手槍呢?」
「也許吧,可從列車上到站台可是件危險的事呀,這麼重大的行動卻不拿真槍——」
「我說說我的看法吧?」
牧田插了一句。
「好!說說看。」
佐藤催促着。
「我也對照片上的這個罪犯感到懷疑。但我對手槍一點也不瞭解,沒有發現是假的手槍。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罪犯滿不在乎地來到姑台上,他們把佔領的兩節車廂都拉上了窗帘,從京都、名古屋,一直到豐橋都不讓人看到人影。說明這是一夥管制觀念極強的人。時尚書屋
但為什麼這次這個男的卻毫無戒備地從車上下來呢?」
「你想說什麼?」
「也許是個大膽的假設。這個男的會不會不是罪犯?」
「什麼?!」
佐藤瞪大了眼睛問道。
「難道罪犯不可以從乘客中挑選一個長髮的年輕人,拿着他們給的假手槍,戴上太陽鏡和白色的大口罩呢?並威脅他說,如果他敢開口說話,就從背後朝他開槍。如果有這種可能的話,車內還有他的妻子和兒女呢!」
「可是,照你這種說法,那罪犯不就全暴露在乘客面前了嗎?因為剛纔他們可都在一節車廂內呢!」
「如果是一節車廂呢?」
「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