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新幹線劫持案》(日)山村美紗 第 9 頁


「我是在想,罪犯為什麼單單佔領兩節車廂?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因為佔領一節車廂就夠了,我覺得這個謎快解開了。也就是說,十一號車廂的乘客,根本不知道十二號車廂內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樣的乘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9 / 9)

「我是在想,罪犯為什麼單單佔領兩節車廂?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因為佔領一節車廂就夠了,我覺得這個謎快解開了。也就是說,十一號車廂的乘客,根本不知道十二號車廂內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樣的乘客,什麼樣的罪犯,相反,十二號車廂內的乘客,也根本不知道十一號車相內的情況,這兩節車廂之間有三道門,而且全被罪犯們把守着!」

「請繼續說下去。」
「從十二號車廂中挑選兩三個年輕人,打扮成罪犯的樣子,如果帶到十一號車廂的話,十一號車廂的乘客就會把他們當成是真正的罪犯。反過來十一號車廂的罪犯也會這樣幹。」
「可罪犯們為什麼要這樣偽裝呢?如果只有五六個人是幹不成的。」
「只有一個理由,為了逃走!長髮,太陽鏡、白口罩,這是十分明顯的標誌。也就是說,只要這個人戴太陽鏡、戴白口罩,留長髮,任何人都可以把他看成是罪犯。這麼說,剛纔被放下列車的二十名乘客中,己經有罪犯逃出了控制。當然,那時佔領十一號車廂的罪犯,是當成被釋放的十二號車廂的乘客的。時尚書屋
兩節車廂中間都有廁所、洗漱間、以及乘務員室,化妝的地方不少嘛!也許從一開始就有一兩名罪犯混在乘客當中了。」
「那麼,窗戶上貼的紙呢?」
「很有可能是罪犯的花招兒,為了給我們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因為我們畢竟沒見過罪犯呀!」
「這麼說,罪犯已經在豐橋站下車了?」

「和三億日元一起下了車!」
「可罪犯們不是還要求再付三四次嗎?」
「罪犯的目地,從一開始就是要三億日元!光這個數目就是一筆不少的現金了。但為了在中途逃走才這樣要求的。還導演了一場什麼要求釋放『赤軍』人員的戲。這樣一來,誰也不會想到罪犯會在到達新橫浜之前逃走的!而實際上,他們在豐橋站就逃走了!」
說完,牧田把視線從牆上的顯示盤離開,呼叫「光二十四」號列車。
「我是小池列車長。」
「那兒還有罪犯嗎?」
「不,不在乘務員室。我和專務乘務員被關在這了。」
「而且,罪犯交待過,在到達車站前,按紙條上寫的給司機下達命令。」
「你能從乘務員室出來,去車廂嗎?」
「出不去。他們說如果出來就開槍打我們。」
「果然如此。」
牧田看了看政務次官幾個人。
「現在,支配着『光二十四』號的已經不是罪犯而是恐怖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