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1 頁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 [日]夏樹靜子祝子平/譯1我把下午的工作委託給護士以後,便走出花田皮膚診所的大樓。來到岔路口,正欲過馬路。突然,在馬路對面百貨公司門前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1 / 8)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

[日]夏樹靜子

祝子平/譯

1
我把下午的工作委託給護士以後,便走出花田皮膚診所的大樓。來到岔路口,正欲過馬路。突然,在馬路對面百貨公司門前的人群中,我發現了三宅由利江的身影,她穿著一身天藍色西裝喇叭裙套,打扮得很平常,也許買東西費了好大勁,臉上顯得十分疲倦,讓人感到一種不祥的預兆。時尚書屋
然而,她並沒有發現我,因為星期六下午,秋陽冉冉的馬路上相當雜沓。時尚書屋
我注意着由利江的行動,當她那狐狸似的小眼睛朝着別處觀望着時,我便趕緊趁着黃色交通信號燈閃亮的間隙,疾步穿過馬路,一直走到由利江看不見的地方纔放慢了腳步,走進一家出租汽車公司。時尚書屋
說不出有什麼使我感到緊張,可當我從手提包裡取出手帕拭着汗涔涔的額頭時,心裡卻感到怦怦地跳得厲害。作為花田診所的院長,此時此刻,我走在自已診所門前的馬路上並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況且那位半年前來診所看過幾次病的由利江,也許壓根兒就認不得我,因為當時為她看病的,是我們診所去年新聘的一位年青醫生,我本人從來就沒有與由利江直接打過照面。對我來說,要不是與她丈夫三宅秋男認識,也許早就不再會記得她了。時尚書屋
但是,滿足於現狀的人們,往往猶如驚弓之鳥,反而會被一些細小的感受所魔住。工作、生活都很順心的我,時時會為一些瑣事而感到激動,這也許是一種神經質的表現吧。時尚書屋
何況,此時我正和由利江的丈夫三宅秋男幽會去呢!
出租汽車穿過熱閙的城區,不久便馳入一條沿山公路,周圍靜極了,顯得有些淒涼,但剛纔我心中的那種緊張卻已消除,我想到自己是電視台的特約醫藥顧問,想到過幾天要去報社出席座談會,我滾燙的皮膚接受着車窗中流入的微風的撫摸,感到一陣陣輕快,一陣陣涼爽。時尚書屋
當然,我知道自己心靈深處有着一道傷口,然而我卻殷切地期待,期待着與三宅秋男會面時的喜悅。不!更確切地說,是期待着聚集在我這38歲的寡婦身軀中的難忍的饑渴,能得到充分的滿足。時尚書屋

幽會的旅館位於一座小小的坡面上,附近是一片茂密的雜樹林,在秋風中發出沙沙的聲響,雖說是郊外,但最近卻建起了不少的大樓和住宅。時尚書屋
旅館的大廳裡空蕩蕩的,只有一個服務員正在打瞌睡。我戴着墨鏡悄悄地繞過這位服務員,走進自動電梯,上了三樓。時尚書屋
三宅秋男事先已在這裡用化名租好了房間,並把房間號碼用電話告訴了我,我相信他決不會遲到,所以便胸有成竹地徑直來到他的房間門前。時尚書屋
我站在靜靜的走廊上,輕輕地敲了幾下門,門馬上就開了,三宅秋男正在等着我呢。時尚書屋
他今天穿一件短袖襯衣,胸前有兩粒紐扣沒扣上,顯得不修邊幅。寬寬的肩膀,魁梧的身材,濃眉下一雙淺咖啡色的深沉眼睛給人一種內向的、有點神經質的感覺,鼻樑很挺,是一條英俊的漢子。時尚書屋
「很忙吧?但願你不會感到勉強……」
已經成了習慣,他每次見我總是這樣喃喃地道歉,同時便迫不及待地從我手裡接過拎包扔到床上,不容我換上拖鞋,他已經張開魁偉的身子把我緊緊地抱住了。時尚書屋
隔着襯衣,我的耳朵緊緊地貼在他的胸前,可以聽見怦怦的心跳,這說明他是興奮極了。時尚書屋
「真想你哪,一個星期沒見,我都快發瘋了。」
他講的完全是真話,我知道。時尚書屋
我第1次與他見面是大約半年前在我的診所裡。那天他說他妻子生了個腫瘤,來診所想問問會不會是惡性的。不巧那天主治的醫生休息,於是我便接待了他,看了他帶來的妻子的病歷卡,我告訴他不必擔心,可他似乎不大相信我,說明天還要來見見主治醫生。我為他的固執感到可笑,當然也就加深了對他的印象。時尚書屋
我與他的第2次見面是自那以後的幾天,在街上的一家咖啡館裡。這是一次有緣份的邂逅。那天我去咖啡館裡等一位在電視台工作的朋友,但那位朋友有急事沒能來,三宅秋男也正巧獨自一人,所以我們便閒談起來。時尚書屋
在談話中,我得知他42歲,在他叔父經營的一家中等建築公司裡擔任部長。在親戚的公司裡工作,不用擔心被解僱。所以他的語氣和神情時時露出一種特有的懦弱。那天我們談了很久,談得最多的便是我倆都各有一個女兒,她們都在上大學。時尚書屋
此後,他便頻頻給我打電話,終於一個月後,我們在旅館的房間裡又見面了。時尚書屋
平時十分內向的他,那天顯得很衝動。他直言不諱地向我表白,說他第1次見到我就被迷住了。他用一種熱切的口吻向我求愛,我沒有拒絶他,因為我感到他很適合,作為一種工具,來定期排解鬱積在我身軀中的情慾。我是醫院院長,時常在電視報刊露面,至今為止,至少在這80萬人口的小城市裡,我給人的印象是純潔的、高尚的。時尚書屋
然而,我是人,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我需要一個心地善良、辦事穩妥、具有教養的男人的撫慰。時尚書屋
三宅秋男對我是一往情深的,好幾次表示只要我答應,他就拋棄自己的家與我結婚,可我心裡明白,這是不可能的。我有我的事業,我有我的家庭,我害怕別人擾亂。然而——這也許只能說是命運吧——我平靜的生活終於被一塊突如其來的石頭激起了軒然大波。時尚書屋
已經是下午4時了。綠色的窗帘半掩着。強弩之末,我和三宅秋男都有些累,相依在床上,漫不經心地透過窗帘縫隙眺望着外面的景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