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2 頁


隔着一條小道和一片林蔭,窗對面好像是一幢公寓,奶油色的房子在秋日的斜陽中几乎變成了白色。我們看見,與我們窗戶相對的陽台上,有一個秀髮齊肩,身材苗條的少女正倚着白色的欄杆在沉思着……
作者:待考 / 頁數:(2 / 8)

隔着一條小道和一片林蔭,窗對面好像是一幢公寓,奶油色的房子在秋日的斜陽中几乎變成了白色。我們看見,與我們窗戶相對的陽台上,有一個秀髮齊肩,身材苗條的少女正倚着白色的欄杆在沉思着……

我看了看手錶,發覺該是回去的時候了,於是便起身準備梳理一下,三宅秋男也跟着欠起身來。時尚書屋
突然,我發覺對面的姑娘正把身子慢慢地朝陽台的欄杆外探,雙手使勁地朝外伸着,似乎想去指什麼東西,漸漸地整個上身已經探出了欄外。「危險!」我剛意識到什麼,正想喊時,那姑娘已經像游泳跳水似地從陽台上栽了下去。時尚書屋
「啊!」
我和三宅秋男同時叫出了聲,一時驚得面面相覷,過了好一會兒才奔到窗前,一下拉開窗帘,可該死的窗鎖着,三宅秋男用了好大勁也沒打開,於是我們只好把臉貼著玻璃,拚命地朝下看。可只能看到對面院子裡一片蔥鬱的草木。時尚書屋
在此同時,我們看見對面陽台的房間裡跑出一個青年,他手扶着欄杆朝下張望着,我們看不見那墜樓姑娘怎樣了,只得注視着對面那位男青年,想從他的表情上來推測姑娘的狀況。時尚書屋
姑娘的情況不妙用p青年急得在陽台上團團轉,不時還朝下欠着身子在叫喊,大概是在叫那姑娘的名字吧。由於窗戶是隔音,我們怎麼也不能聽見。時尚書屋
好一會,那青年才轉身奔進屋去,我和三宅秋男也如夢初醒,默默相視着,為那姑娘擔心起來。時尚書屋
「怎麼搞的?是不小心摔下去的吧!」
三宅秋男哺哺地問我,語氣顯得十分焦慮。時尚書屋
「嗯……」
其實我也與三宅秋男一樣,對姑娘怎樣掉下去的,心裡一點也無數,是不小心的?是自殺?不過我們畢竟是目擊她墜樓的,當時陽台上沒有其他人,換句話來說,肯定不會是他殺。時尚書屋
對我來說,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姑娘的安全則是其次。時尚書屋

「上天保佑,幸虧不是他殺……」
我默默地禱告着,內心裡湧起一種泰然的感覺。要知道,如果是他殺的案件,我們就必須出庭作證。可現在不要緊,我們可以把剛纔見到的東西忘得一乾二淨。時尚書屋
因為我們,至少是我自己,在眼下的處境裡,是決不想讓人知道我們是姑娘死亡的目擊者吧。時尚書屋
「我們快走吧,趁事態還沒有擴大。」
我使勁地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輕聲地催着三宅秋男。時尚書屋
2
回到自己的家裡時,街上已是暮色濃濃,萬家燈火了。在大學讀一年級的女兒淳子大概已經回來了,因為我看到三樓的房間裡亮着燈光,然而樓下的車棚裡卻不見淳子的那輛2000GT的紅色小車。我感到有些納悶,快步上樓打開了房門,淳子獨自倚在沙發上,見我進門,猛地跳起,撲上前來。時尚書屋
「媽媽,到哪裡去的呀?我打電話到你診所裡也找不到你!……真急死人了!」
淳子的聲音裡帶著哭腔,翕動着鼻翼埋怨道。那張鑲在染成的棕色長髮中甜甜的小臉,似乎受了無限的委曲,顯得異常蒼白,薄柔的嘴唇也失去了昔日的光澤,甚至連身上的衣服也沒換,還是穿著那套早晨上學時的粉紅色針織套裝。時尚書屋
「發生什麼事啦?」
「我的車不見了,我想是被人偷了。」
淳子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眨不眨,小嘴撅得高高的,這是她為難時特有的表情,讓人不由想起她幼時撒嬌的情景。我的丈夫,一位醫學院附屬醫院的醫生患心臟病突然去世,至今已整整十年,當時淳子還只有8歲。我那時也在同一家醫院皮膚科工作,苦苦地熬了七年,在淳子讀高中的那年,我賣掉了丈夫留下的房子和地產,開辦了自己的診所。時尚書屋
十年來,雖說我的生活、事業都十分順利,可最使我感到欣慰的還是淳子,可以說她是我從28歲守寡至今生活的支柱。今年春天,淳子考入市內一所大學,成了大學生,由於從小受我的寵愛,她顯得十分嬌慣任性,性格又相當的纖弱,然而我卻不以為然,只要一看見她那修長窈窕的身影,明淨稚氣的圓臉,便會更激起我的愛憐。我愛她,甚至到了溺愛的地步,因為淳子是我的一切,是我的生命。時尚書屋
「在哪裡被偷掉的?」
原來淳子是為一輛汽車讓人偷了才愁眉苦臉的,我頓時鬆了一口氣。有什麼大不了的,一輛汽車偷就偷了唄,看你急成這樣子——我心裡想著,儘量把語氣放得平和,小心地安慰着淳子。時尚書屋
但是淳子卻不回答我的詢問,眼裡的不安神色似乎更強烈了。時尚書屋
「那偷車人。好像用我的車把人撞了,自己逃走了。剛纔,我聽到新聞廣播這樣說的。我……我要被人家懷疑了。」
這一下,我也緊張起來了,心跳立時加快,急促地催着淳子趕快把事情的原委講出來。時尚書屋
今天早晨,淳子與往常一樣把汽車停在學校停車場上便去上課了。下午2時放學後,她坐進車裡,正想開車回家,被一位同學叫住,說有事與她商談,兩人便又一起進了教室,匆忙中把鑰匙忘在車上。時尚書屋
談話進行了一個小時,當淳子再回到停車場時,發現車不見了,她找遍了整個學校停車場,問了好多人,也沒有發現她那輛紅色的2000GT小轎車。時尚書屋
「那麼,你沒馬上去報警?」
我不由脫口而出。被我這一問,淳子突然有些靦腆似的,低下了頭。過了一會,才輕輕地說:“要是報警就好了……但當時我以為不會有人偷我的汽車……只以為是哪個同學開玩笑開走了呢。等了一會兒我就回家了,好在坐公共汽車回家只需15分鐘左右。時尚書屋
“我等到4時,還不見有人送車來,於是便有些擔心起來,給媽媽打了個電話,想聽聽你的主意……剛纔,無意中打開收音機……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