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3 頁


“收音機的新聞報道說,下午4時多,在西郊的國有公路上有一輛小轎車撞了一位婦女後逃走。據現場目擊者說,是一輛紅色的小型賽車,車號尾數是697.車上坐著兩位長髮者,由於車速太快,無法確
作者:待考 / 頁數:(3 / 8)

“收音機的新聞報道說,下午4時多,在西郊的國有公路上有一輛小轎車撞了一位婦女後逃走。據現場目擊者說,是一輛紅色的小型賽車,車號尾數是697.車上坐著兩位長髮者,由於車速太快,無法確認是男是女,事發後,警察馬上發出了通緝令,現正在尋找肇事者呢……

「聽到廣播,我真嚇死了,紅色小轎車,車號697,都與我的汽車相同……」
「是呀……可不管怎麼說,必須馬上報告警察!」
「可是……媽媽」
淳子嘟着小嘴,歪着天真的小臉,擔心地說道。時尚書屋
「現在去報警,人家會相信嗎?肇事者抓住了還好說,可現在逃走了,要是懷疑我的話……他們要是問車偷掉時為什麼不馬上報告……」
被作為嫌疑對象當然是免不了的。一想到這裡,我心裡也七上八下地犯起難來。時尚書屋
碰到這種突然的非常事件,淳子這種涉世未深的姑娘,是很難一下採取果斷行動的,這一點我做媽媽的最清楚,但警察他們能理解嗎?時尚書屋
「對了,3時30分左右到現在,你一直在家裡?」
「嗯可是……」
「就你一個人?」
淳子沒有回答,長長的睫毛往下一垂,微微地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你回家時,有沒有碰上什麼人,這段時間裡有沒有人給你打過電話?」

「沒有,除了我給你診所打了個電話……」
一陣沮喪向我心頭襲來,不由「唉」地嘆了口氣。淳子見我嘆氣,猛地仰起臉來,用一種痴滯的目光盯着我,大聲地、近似吼叫地懇求道:「媽媽,救救我!你一定要說從3時30分就與我在一起。我……我怕極了!」
說完,大顆晶瑩的淚珠,湧出雙眼,順着她那稚嫩的,甚至還留着胎毛的臉頰淌了下來。任憑淚水流淌,她也顧不上找擦,只是仰着臉,熱切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好吧。也許只能這樣了。」
沉默了許久,我終於下定了決心,用淳子父親生前常用的那種平靜的聲調答道,隨即掏出手帕為她擦去臉上的淚痕。時尚書屋
「媽答應你,也說是3時左右回來的,一直到聽了廣播才想到我們的汽車可能是被人偷了……好吧,不管怎麼說,我們現在得趕快去警察局……」
母親為自己女兒作證,是不會讓人太信服的,但我自信,以我的地位,如果我一口咬定,警察也是奈何我不得的。時尚書屋
主意已定,我便催着淳子去警察署。此刻,我已完全忘記剛纔與三宅秋裡的約會和那墜樓姑娘的安危,也忘了我將要為淳子做偽證的時間,正是我在旅館看見姑娘自殺的時間。時尚書屋
3
星期日的晨報出得並不晚,7時不到就送來了。在這以前,我5時就醒來,打開電視和收音機,打算聽聽有沒有淳子小車肇事的消息,但我失望了。所以躺在床上,一心盼着晨報的送到。時尚書屋
現在,我一聽到大門口郵箱的響聲,便趕緊起身,才6時50分,整座公寓大樓還在沉睡之中。也許是昨晚睡得太晚,旁邊床上的淳子睡得正香,只是不時傳來幾聲依稀鼾聲。時尚書屋
昨晚,我陪着淳子去了附近的警察署。時尚書屋
刑事課長仁科,四十來歲,風度氣質都很不錯。還沒等我作自我介紹,他便說從電視裡認識我,所以使我安心了許多。現在想來,正是多虧碰上了這位熱情的刑事課長,才使我一直蕩在半空中的心平靜下來,才使我能為女兒作假證:下午3時左右,淳子發現停在學校停車場的汽車不見了,當時她並沒感到大驚小怪,便坐公共汽車回家了,到家時大約3時半左右。我大約比淳子早回家30分鐘。時尚書屋
淳子回家以後,我們母女倆就再也沒有出去過。後來無意中打開收音機,聽到廣播,發現肇事逃走的汽車與淳子的汽車十分相似,於是才警覺起來……我們便來了警察局……
仁科刑事課長,始終以一種和藹的表情聽我敘述完事情的經過。對於一旁顯得有些緊張的淳子,他也沒使她為難。當我說的有些情節需要淳子證實時,他的語氣也儘量地放得平緩、和善。時尚書屋
在我講完以後,他還熱情地向我們介紹了車禍的經過。據他說,車禍是發生在行人稀少的國有公路上的離我們家乘車約20分鐘的路程。被撞的婦女,當時穿馬路並沒走在橫道線上,傷勢較重,估計要一個月才能痊癒。肇事車輛還沒找到,又因為肇事車輛很可能正是淳子的車,所以他要求我們把丟失的汽車的式樣和牌號詳細寫下來,他要儘快打印發到各地的警察署去……
刑事課長的態度是十分令人滿意的,這首先大概是由於他的秉性,其次大概是認為我們為他提供了一個很有價值的情報。時尚書屋
淳子小車的發現,是在我們從警察署回到家後僅僅半個小時的事情。消息是刑事課長打電話告訴我的。車是在離肇事地點大約三公里的一個私人車庫裡找到的,車鑰匙還插在鎖眼裡。時尚書屋
我們按照刑事課長的指示,坐著出租車趕到現場。時尚書屋
紅色的2000GT跑車,車號697,一點也不差,正是淳子丟失的。發動機罩子的右側擦去了幾塊漆,所以可以斷定這正是肇事的汽車。發現汽車的是這車庫的主人,他是駕着自己的汽車回來時發現的。很明顯,肇事者是慌忙中看到這開着門的車庫,才把車扔在裡面逃往城裡去的。時尚書屋
為了進一步搞清真相,汽車要暫時放在警察署裡,我和淳子是警察署派車送回家的。在這段時間裡,警察們的態度也始終是友好的,並沒有任何懷疑和為難我們的地方。到家以後,淳子的臉色好看多了,看來她是感到放心了。時尚書屋
然而我卻不然,整整一夜躺在床上,望着眼前的一團漆黑,總感到有一種難以名狀的不安,一種無從把握的恐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