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4 頁


肇事的車輛一旦找到,車輛的主人便是首當其衝的嫌疑者。至今為止,警察當局雖說鑒於我的社會地位而始終採取溫和的態度,但淳子無論如何總是警察重要的懷疑對象。何況,人們完全可以懷疑是淳子和
作者:待考 / 頁數:(4 / 8)

肇事的車輛一旦找到,車輛的主人便是首當其衝的嫌疑者。至今為止,警察當局雖說鑒於我的社會地位而始終採取溫和的態度,但淳子無論如何總是警察重要的懷疑對象。何況,人們完全可以懷疑是淳子和她的什麼同學開車肇事的!要是人們堅持這樣認為,我一個母親的證詞又能起什麼作用呢?警察是怎麼想的呢?報紙輿論是怎麼認為的呢?一大早,這一系列的疑問便換成了種種焦慮,擾得我心神不安。時尚書屋

我匆匆地走到大門口,取過晨報,目光急切地在社會新聞版裡尋找。果然,登出來了——在版面的左隅,只是篇幅比想象的小得多,內容也十分簡單,除了報道肇事車輛發現的情況外,只是對車輛主人的情況做了略微的介紹,沒有警察當局的有關意見,也沒有公佈淳子的姓名,這才使我忐忑不安的心稍稍得到了安寧。時尚書屋
我拿着報紙繼續翻閲着。突然,我猛地吸了一口氣,不由停住了腳步。社會新聞版中央一條醒目的頭號鉛字大標題——《三樓上推下未婚妻,小職員遭疑被逮捕》映入我的眼帘。「三樓」這兩個粗黑的鉛學,就像兩聲響雷,再現了被我遺忘了的昨天下午與三宅秋男約會時在旅館見到的情景。時尚書屋
我趕緊看這則報道的內容,事件的經過完全一樣,地點場所也分毫不差!
墜樓喪生的姑娘叫「風間京子」,是某商社的打字員,獨身住在某公寓的三樓,從陽台上摔下後當即死亡。由於陽台欄杆只有一米高,所以起先認為是姑娘在陽台上晾手帕什麼的不慎摔下,但據當時在家的鄰居反映:當時曾聽到房裡有男女吵架和姑娘叫「來人哪」的聲音。另外,公寓的管理人員還證實,在姑娘摔下樓時,有一位男青年在陽台上徘徊。調查結果,那位男青年是京子姑娘高中時同學的哥哥,現在一家與京子供職的商社有業務關係的食品公司當職員,叫「筒口清一」,28歲。時尚書屋
筒口清一自己對出事時他正在京子屋裡這一事實也供認不諱,但他卻否認自己看見京子掉下樓去。他說,當時只有京子一個人在陽台上。然而,警方經過調查,發覺筒口清一與京子曾訂過婚,最近關係卻突然破裂,並據此認為筒口清一有謀殺京子的嫌疑,決定予以逮捕,進一步進行審查云云。時尚書屋
新聞的內容大致如此,我拿着報紙,怔了好一會,隨即便湧出了各種想法。時尚書屋
首先,姑娘的死不是由於他殺!摔下樓的原因我不能確定,但有一點是事實的——她決不會是被人推下去的。我看見她摔下去,當時陽台上決沒有第2個人。時尚書屋
男青年是姑娘掉下樓以後從屋子內跑出來的。那個筒口清一當時也許是害怕自己受到嫌疑,才匆匆溜之大吉的。他未想到他在陽台上徘徊猶豫的情景已讓人看見。時尚書屋
他不聲不響地逃之夭夭,反而加重了人們對他的懷疑,導致銀擋入獄。時尚書屋
我是事件的目擊者,那青年是無罪的,我有責任出面作證解救他!可是……
突然電話「嘀鈴鈴」地響了,我不由心頭一跳,一想到要吵醒熟睡的淳子,又趕緊抓起了話筒。時尚書屋
「喂,喂,嗯——」
一個謙恭的低低的聲音,是三宅秋男,即使是星期天,他也有早起的習慣。時尚書屋
「啊,早上好。」

我怕淳子聽出我們的秘密,趕緊用一種同事間談工作的語調問好。時尚書屋
「喂,聽了今晨的廣播嗎?」
三宅秋男的聲音裡含着一陣不安,顯得更低沉了。時尚書屋
「廣播?」
「啊,就是有人從公寓樓上摔下……嫌疑者已被逮捕。」
「是的。」
「那……我們,可以不出來作證嗎?我們是現場目擊者。」
「是的,這個嘛……」
我感到身子在微微顫抖,接着便是激烈的搖晃。短短的一句話,卻費了好大勁才擠出口:「這,不太妥當吧,我們也有許多不便呢。」
「可是,這樣的話,那筒口清一……」
「這我也知道……總而言之,這事讓我想想再說吧。」
「這麼說……」
「那我先去診所,等會我再打電話給你,這樣行了吧?」
電話裡可以聽見三宅秋男的喘氣聲,他還想說什麼,可我卻趕緊把話筒擱上了。時尚書屋
說實在的,看了報紙後我的心情就一直沒能平靜,現在又接到三宅秋男的電話,聽著他那低低的聲音,想到他那提心吊膽、焦慮憂愁的表情,如果再不乾脆地掛斷電話,我的感情真會受不了的。時尚書屋
然而,一想到淳子,一想到我自己,我脆弱的感情便馬上堅強起來了。時尚書屋
三宅秋男不知道淳子丟車的事情,更不知道我為淳子作假證的事情,同樣他也不理解我的想法,即使沒有淳子丟車事件,我也決不願去作姑娘墜樓的證人!三宅秋男是我診所患者的丈夫,我與他這種時候獃在旅館的房間裡,若讓人知道了,那又該是怎樣的後果?時尚書屋
讓三宅秋男一人去作證,如果被人追究起來,他能做到面面俱到嗎?時尚書屋
不!這個證人決不能作!只要我態度堅決,三宅秋男是絶對不敢隨便跨進警察署大門的。這一點我是有着十分把握的。時尚書屋
「冒昧地打擾……我叫筒口光江。」
我門診室隔壁那簡樸的客廳的沙發上,一個體態玲球的女人見我進門,欠起身來,很有禮貌地對我作着自我介紹。時尚書屋
「筒口……小姐?哪一位?」
我下意識地脫口法問,但心頭馬上感到一陣恐惶,我想起早上報紙上那男青年也姓筒口。時尚書屋
果然,她對我仔細地注視了一會,嫣然一笑。時尚書屋
「筒口清一的妹妹,我想你是知道的,我哥哥現在被懷疑是推人下樓的罪犯,遭到了逮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