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5 頁


我記得報上說墜樓的風間京子是筒口妹妹的同學。不錯,眼前的這位妹妹23歲左右,也許正在公司上班,穿著一身藏青的連衣工作裙。她臉色很白,但缺乏光澤,密密地還嵌着不少雀斑,一對細細的小眼
作者:待考 / 頁數:(5 / 8)

我記得報上說墜樓的風間京子是筒口妹妹的同學。不錯,眼前的這位妹妹23歲左右,也許正在公司上班,穿著一身藏青的連衣工作裙。她臉色很白,但缺乏光澤,密密地還嵌着不少雀斑,一對細細的小眼睛,使我感到似乎在哪裡見過,不過她既然說是筒口的妹妹,那麼我就不可能見過的。時尚書屋

我儘量顯得若無其事,微笑着向筒口光江讓座,自己也隨即在她對面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因為是星期一剛開診,病人不多。筒口光江她說已經等了我20分鐘。時尚書屋
「事情嘛,是從今天的晨報上看到的……不過小姐你找我……」
我平靜問道。時尚書屋
商口光江沒有馬上回答,只是低着頭。雙目凝視着自己的膝蓋,過了片刻,才猛地仰起頭來,眼裡閃着一種熱切的光芒,不!豈止是熱切,簡直是一種祈求,一種古怪的祈求!
「也許我太唐突了,大夫!懇求你出來為我哥哥作證。」
「作證?」
「對,作證!證明京子小姐不是我哥哥推下去的。」
「這……你真是太荒唐了,怎麼回事,我一點也不知道!」
我勉強的笑容裡掩抑不住一絲慌亂的神情,筒口光江的目光更加強烈了。時尚書屋
「不,我哥哥說在京子小姐墜樓時,他看見你在對面旅館的窗前。他雖然不認識您,可他在電視裡見過您。那天,我哥哥是被京子小姐約到那裡去的。確實,他們倆曾相愛過,可漸漸地我哥哥發覺自己與京子小姐那粘液質的性情格格不入,於是近來他們已很少來往了。時尚書屋
不料在星期六,京子小姐突然要求與我哥哥再見一面,說是想最後談談清楚。我哥哥如約去了,談話到一半,京子小姐突然獨自到陽台上去了,緊接着便聽到了她的慘叫聲,我哥哥聞聲趕去,已不見了小姐的身影……當時我哥哥應該馬上呼救或報警,可他慌忙中沒了主意,竟不聲不響地溜走了,於是便招來了現在的結果。但我哥哥確實沒有推她下樓,這一點,大夫您是清清楚楚的呀。」

「不,哪有這種事……我根本沒去過什麼旅館。」
當時筒口清一會一下認出我在對面屋裡?……這真是不可思議!
然而筒口光江卻不管我竭力否認,接着又說:「我哥哥已把這事向警察說了,但警察一味認定我哥哥是罪犯,所以他們不肯相信。出去作證,對大夫您當然會引來一些麻煩,但這對我哥哥是生命攸關的大事呀!求求您了,大夫,務必出來為我哥哥作一次證吧!」
聽說筒口光江的哥哥已把看到我當時在旅館房間裡的事情說給了警察聽,我心裡不由一陣緊張,但馬上又鎮靜下來,出事的地點,我的住處和淳子汽車肇事的地方,屬同一個警察署管轄。警察們不相信筒口清一的話,就證明他們相信了我為淳子作的證明。時尚書屋
「實在抱歉……」
我調整了一下語調,努力使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就像平時向病人講述病情一樣。時尚書屋
“你哥哥大概是看錯人了!星期六下午我一直在家裡,不可能會碰上你哥哥。時尚書屋
至于……錢在旅館什麼的……請原諒我的造次,恐怕是你哥哥或者是小姐你杜撰的吧!“
儘管我儘量抑止自已的感情,但最後的幾句話,語調已明顯地變了,顯得生硬冰冷,咄咄逼人。時尚書屋
然而,筒口光江非但沒被我的氣勢鎮住,反而輕蔑地「哼」了一聲,一對小眼睛微微地往上翻了翻,不屑一顧地睨視着我。時尚書屋
「請不要否認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我哥哥是一個本份的老實人,工作也十分出色,是很有前途的,如果這樣無辜地被冠以殺人的罪名,他恐怕會絶望,自殺的!」
「我也深表同情,但我真的無能為力呀!」
「大夫,求求您了!」
筒口光江的措詞用得十分懇切,但語氣、表情卻相當強硬,甚至有些蠻橫。時尚書屋
我開始有些生氣了,不客氣地驀地站了起來說:「馬上就要開診了……」
「大夫……」
筒口光江的聲音追了過來,但我不再理會,打開客廳的門,自己則轉身走入屏風後面去了。時尚書屋
一整天,我坐在門診桌邊,心神恍惚。筒口清一那天在陽台上看見我,這對我來說猶如突如其來的當頭一棒。然而,我心裡明白,這個證人是決不能作的,這不僅是因為關係到我個人和我這診所的名譽問題,還因為我已為淳子作了證言,說那天下午自己與淳子一直在家,如果現在要為筒口清一作證人,那勢必會推翻為淳子作的證言,這樣不是等於把淳子出賣了嗎?——決心是不能動搖的!但早上筒口光江那尖鋭的話語,卻時時在我耳邊震響,我感到煩躁極了,於是便大聲地呵斥手下的護士。時尚書屋
晌午剛過,筒口光江來了一個電話,傍晚5時左右又來了一個電話,內容都與早上一樣,要求我出庭為她哥哥作證人。只是電話裡她的聲音顯得更加蒼老、壓抑,語調低沉、強硬,使人更感到一種沉重的壓力。時尚書屋
「……如果這樣,我哥哥一定會自殺的!大夫,假如我哥哥死了……」
她的第2個電話我沒有聽到底,便掛斷了。時尚書屋
下班後我去參加皮膚科學雜誌的一個座談會,在會場的餐廳裡用了晚餐,從餐廳出來回家時已是9時了。我的家位於一個高級住宅區,與繁華的商業街相比,夜幕降臨得更早些。當我乘坐的出租車沿著丘陵的柏油馬路疾馳時,周圍已是燈光稀疏、人影寥然了。時尚書屋
突然,我察覺車後有人盯着,回頭一看,果然後面跟着一輛出租車,不緊不慢地與我保持着距離。車裡坐著的也是個女人,見我回頭,便趕緊把自己的面影隱人司機的身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