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7 頁


「不,沒什麼可考慮的!」「是嗎?可我已經考慮好了!大夫,我再請求你一次,明天去法院,為我哥哥作證!否則,我一定要殺死你!」聲音顯得異常地慢,而且是一字一頓的,我聽得出對方並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

「不,沒什麼可考慮的!」

「是嗎?可我已經考慮好了!大夫,我再請求你一次,明天去法院,為我哥哥作證!否則,我一定要殺死你!」
聲音顯得異常地慢,而且是一字一頓的,我聽得出對方並不是在嚇唬我。時尚書屋
「咔嚓」,對方掛斷了電話,我惘然地放下話筒慢慢地走到剛纔淳子站過的窗前,窗外的樹木和房子,猶如黑黝黝的鬼影,在那放著冷光的點點昏暗的路燈間,齜牙咧嘴。秋風蕭瑟,我感到冷極了。我眼前浮現出幼時淳子的小臉,浮現出身穿白大褂的丈夫那年青的英姿,呵!這一切都一去不復返了……不知不覺,淚水已經濡濕了我的雙頰。時尚書屋
大概是哭累了,淳子也不知幾時已到臥房去了。時尚書屋
我打開電話號碼簿,開始找起「筒口清一」的名字來。姓「筒口」的只有一個,很容易就找到了,我記下了電話號碼旁印着的地址,打開房門出去了。時尚書屋
筒口清一的家與我家正好方向相反,在市北的新建住宅區裡。我記得報上說他與妹妹住在一起。時尚書屋
我在看得見他們住所的路邊下了出租汽車,此時已是深夜11時了。寬廣的住宅區的街上一個行人也沒有,只有冰冷的風在耳邊吹着。時尚書屋
很快,我便找到了108號房子,是底下的第1間。窗口被窗帘捂得嚴嚴實實,裡面是漆黑一團,也許跟蹤我的筒口光江還沒回來吧。時尚書屋
我走近門口,果然門上掛着筒口的門牌。一會筒目光江就要回來了,今晚她要獨處了,她哥哥是住在警察署裡的。時尚書屋
我這樣想著便退了出來,因為我並不想見到筒口光江,只是想搞清她的住處罷了。深夜去尋找一個執意要殺死自己的冤家,當然是有我的道理的!
我開始在門前觀察起來,突然我的目光停在了一邊的S乳品公司的藍色送貨箱上。時尚書屋
打開一看,裡面有兩隻牛奶空瓶。時尚書屋
明天一早,送奶人便會取出空瓶,放上兩瓶鮮牛奶,這牛奶定是筒口光江一人喝的。突然一個殘忍的念頭跳入我的腦海裡。我想起了我診所那個藥箱,裡面還有一小瓶氰酸鉀鹽,那是我大學時做生化實驗餘下來的。時尚書屋
6
星期二早上,我9時30分才到診所,比平時晚了些時候。然而,那天我起得並不晚,清晨5時就起床了,陰沉的天色,寒氣刺骨,清晨的馬路上空濛上一層薄薄的霧靄。但是,不知怎的,這種陰冷清寂的氣氛卻反而給我帶來了些快感。冰冷的晨風吹在身上,使我的精神為之一振。時尚書屋

大約10時剛過,我正在接待病人。護士來到身邊輕聲道:「大夫,您的電話。」
我趕緊起身走到屏風邊的桌子旁,抓起話筒。時尚書屋
「喂,是花田大夫吧!我是M警察署的仁科。」
不客氣的語調使我的全身頓時僵硬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想勞你的駕,來警察署走一趟。」
仁科的聲音冷冰冰的,與前幾天相比判若兩人。我感到渾身發熱,毛孔裡都在往外溢汗。時尚書屋
「這……現在我正在門診,不知你有什麼急事?」
「就是那天汽車肇事的事,肇事者已找到了,叫松島信孝,是個學生,是他父親帶來自首的。」
「啊……」
「你的那位小姐,我們已把她從學校請來了。」
「淳子?為什麼淳子她……」
「你女兒的汽車根本就沒丟過,出事時她正坐在車裡,見自己的男友闖了禍,才不得已把汽車棄人他人車庫,然後一起逃走。為了掩人耳目,使編出了這麼個故事……」
果然是這丫頭闖的禍。雖說她不是直接的肇事者,法律不會追究她,這使我感到寬慰;但只是為了遵守對松島的諾言而不肯吐露真情,她竟欺騙自己的親生母親,這又使我感到憤慨。這兩種複雜的心情交織在一起,像一塊石頭壓向了我的心。不錯,淳子已經長大成人,然而她幼時那死不認錯的劣性卻變本加厲了,而且已開始朝着一個可怕的方向發展。時尚書屋
但她總是我的女兒呀!唉,可憐天下父母心!我感到再也坐不住了,把工作草草地托給一個年青醫生,便匆匆地出了診所。時尚書屋
在M警察署門前的石階上,我意外地碰上了一位熟人,他叫松本,五十出頭的年紀,是專門處理刑事案的律師。他厚厚的嘴唇堆着微笑,似乎想與我打招呼,見我慌慌張張的,便收起笑容,正色地輕聲問道:「出了什麼事啦?」
「沒有。嗯……這個……」
我含含糊糊地叉開了話題。時尚書屋
「先生也有事嗎?」
「啊……不過,已經解決了。就是那個姑娘墜樓死亡的事情。」
「什麼?你是說那事情已經解決啦?」
「是呀,都快要見報了,是自殺的。——那位受人懷疑的青年筒口清一的上司和我是老交情,他來托我,我當然當仁不讓囉……可是昨夜,筒口清一的妹妹突然在自己桌子的抽屜裡發現了一封死者的遺書,於是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遺書?」
「是的——真不可思議。女人的恨竟是如此可怕!那位京子小姐,恨筒口清一對自己的冷漠,便計劃把他叫到自己的屋裡,當面自殺給他看,而且存心大叫救命,有意讓人懷疑筒口清一,可是,也許是太愛他,也許是不忍心,她在這之前去找過筒口清一的妹妹,偷偷地把一份遺書放在了筒口清一妹妹的桌子抽屜裡。這遺書證明了筒口清一的無罪。她是跳下樓去的,然而她似乎不想讓自己的靈魂也墮落,她希望得到羽化。時尚書屋
昨夜,筒口妹妹發現了遺書,當即就送到了警察署,於是筒口得救了。現在只是還有些事要問問而已,釋放是沒問題了。」
「噢……」
我突然感到腳底下的大地在晃動。京子姑娘是自殺,昨夜被證明了……那麼昨夜我去筒口家時,筒口的妹妹筒目光江應該在警察署囉?時尚書屋
「那,筒口的妹妹是幾點鐘送遺書到警察署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