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潛在心靈深處的殺意》夏樹靜子(日) 第 8 頁


「大概是10時光景吧。」松本顯得有些驚訝地答道。筒口光江最後威脅我的電話是昨夜11時不到,這就說明,打電話的不是筒口光江!那麼那位來診所糾纏的自稱筒口光江的女人又是誰呢?
作者:待考 / 頁數:(8 / 8)

「大概是10時光景吧。」

松本顯得有些驚訝地答道。時尚書屋
筒口光江最後威脅我的電話是昨夜11時不到,這就說明,打電話的不是筒口光江!那麼那位來診所糾纏的自稱筒口光江的女人又是誰呢?時尚書屋
我的頭腦裡迅速地反饋着那個女人的形象:蒼白的毫無光澤的臉色,細細的眼睛……總感到十分眼熟,特別是那雙眼睛,小小的,閃着狡猾的光……啊!想起來了,這是一對狐眼!像極了,一定是她!
我返身跑下石階,疾步走進路邊的電話亭,撥出了心裡默記着的一串號碼。時尚書屋
鈴響了,電話通了。時尚書屋
「喂喂,我是三宅……」
是的,就是這個聲音。我當時就感到要比來我診所裡糾纏的女人的聲音顯得蒼老、壓抑,決不會錯,正是要殺掉我的聲音!
「是三宅由利江夫人吧。」
「是的……你是?」
「花田。」
我感到對方倒吸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果然是您呀,藉著筒口光江的名義來威脅我。」

沉默……突然「撲哧」一聲,對方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大夫,請問,您現在在哪裡打電話?」
「在M警察署門前。」
「那就是說,您到底去作證了。」
「……」
對方笑得更厲害了。笑聲裡帶著勝利者的自豪。時尚書屋
“你說得不錯,我是威脅過您。這是一種報復……由於您的介入,我丈夫變了,他眼裡沒有了我,也沒有了孩子。以前,他不是這樣的,他體貼我,愛護我,我們曾有個平和的家庭,可是……
「……」
“當然,起先我一點也不知道。可是我很快就察覺了,並且用跟蹤的辦法,搞清了你們的關係。上個星期六,您和我丈夫在S旅館幽會,我也去了。第2天一早,我發現我丈夫神色不寧,拿着那張報道姑娘墜樓死亡的報紙讀了好幾遍。時尚書屋
我熟悉我丈夫,他是個膽小怕事的人,一有心事便會掛臉上。於是我便裝着關心的樣子向他打聽,他終於全說出來了。他說姑娘不是被殺,他可以證明,可關係到您的社會影響,又不敢貿然出證,他想找您商量一下……當然,我丈夫不會說您是他的那個……
只說您是他的好朋友,是在S旅館偶然碰上的。“
「我丈夫想去作證,可您卻不肯答應。我能理解您的出身,您的頭銜,您的地位,還有您的名望,這一切實在是太崇高了。和一個自己患者的丈夫,在旅館的房間……不會的,絶對不會的,讓您在警察署的大廳,在眾目睽睽之下,向人們宣佈……」
「那麼……您便……那位光臨診所的女士。」
「那是妹妹。是我讓她來請您的,但電話確實都是我打的。我的聲音,也許您已經聽熟了吧。」
「唉……當我知道了丈夫與您的好事時,曾經自怨有艾,真想一死了之。可是……我終於沒有勇氣。好了,現在該輪到您了。」
三宅由利江的笑聲更加放肆了。她確信我已經去警察署作了證,也就是說她感到自已慘淡經營的報復計劃實現了。時尚書屋
然而,我已無暇與她爭辯。我須趕快去街口光江的家。我丟下電話,到亭外匆匆地找着出租汽車,因為昨夜從筒口家回去,我便徑直去診所取了那瓶氰酸鉀鹽,今天清晨又買了兩瓶鮮奶,小心地打開瓶蓋,把氰酸鉀鹽放了進去,原樣封好,然後,便去筒口光江的門口與她的牛奶換了一下……
但願她還沒喝牛奶,但願牛奶還在箱子裡!
我使勁地催司機加快速度,只見窗外的街像一條灰色的龍在舞動……
突然,我眼前浮現出一幅幻影;筒目光江喝下了牛奶,她喝下了我投毒藥的牛奶!真是不可相信,我會投毒?我會殺人?我對世界充滿着希望,我對人生充滿着信心……然而,我……是的,三宅由利江勝利了!她把毀滅偷偷地塞入了我的身軀。時尚書屋
我感到自己渾身在不斷地顫抖。我害怕極了,害怕自身的毀滅?還是害怕我發現自身心靈深處潛在的殺意?此時此刻,我自己也無從回答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