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黑血的女人 第 3 頁


「天下再沒有比我更倒霉的女人了!」她經常對丈夫發牢騷。「如果不是嫁到你家,那西野家的財產早就是我的了。」「可是也不能那麼說呀」丈夫低語道。「怎麼不能?」裡愛打斷他的
作者:待考 / 頁數:(3 / 8)

「天下再沒有比我更倒霉的女人了!」

她經常對丈夫發牢騷。時尚書屋
「如果不是嫁到你家,那西野家的財產早就是我的了。」
「可是也不能那麼說呀」丈夫低語道。時尚書屋
「怎麼不能?」裡愛打斷他的話:
「要是我也像妹妹那樣,不嫁出門,招個上門的乘龍快婿,現在不知有多愜意呢。哼!……」
那時的西野端子,已出落得婷婷玉立,眼看就到了該招個上門快婿的年齡了。但在裡愛眼裡,不管這個人是誰,她都對他恨之人骨。是啊!她怎麼能忍受這巨大的財產無端被人占去的莫大委曲呢?時尚書屋
時年24歲的端子,真是天生麗質,貌美如花,且又家財萬貫,所以從遠近前來求婚的人几乎踏破了她家的門檻。可是每次相親時,姐姐裡愛總是挑三揀四,故意出一些難題來刁難對方,所以相了幾次親沒有一次成功的。於是,姐姐便對妹妹說:
「挑選你未來的丈夫這件事全包在我身上!這樣的大事怎麼能由別人來做主呢?你知道有多少人是表面為你人、實則為你財而來的?萬一睹了眼選了個這樣的男人,你將來要後悔都來不及呀!」
西野端子從小性格就十分厚道,所以無論什麼事,都對鋒芒畢露、處處占先的姐姐一再遷就,久而久之,她覺得姐姐說的任何話、做的任何事都一定是正確的。實際上,不只是她,就連母親也對裡愛的蠻橫頗有幾分懼怕,而時時見其臉色行事。而裡愛常常想:要是爸爸的財產全部都是自己的,那有多好啊!鑒於此,她更加痛下決心,即使這個願望不能實現,也決不讓這筆財產落入他人妹妹的丈夫之手!可是,正在裡愛屢次攪妹妹的相親時,一個令她萬萬沒有想到的人出現了,他就是久保田保一。時尚書屋
原來保一與梅本吉次郎是一起賣糊隔扇紙的。說起這糊隔扇,可是項技術活,外行是絶對做不來的。所以,每當西野家有貴客到來時,都會拜託保一幫忙糊隔扇。這個保一早些時候曾在京都做過裝裱工人,既無口才,又無學問,但不知為何,端子卻偏偏喜歡上了他!
於是乎,照例媒人上門替保一提親,是照例被裡愛給攪散了。她當然有她的理由:

「像保一這樣的男人,經常在京都、大阪等地做工,見的東西又雜,哄騙女人的方法伎倆不知有多少。他呀,絶不是盞省油的燈!財產若是到了這樣的人手裡,不像流水一樣被嘩嘩的揮霍掉才怪呢!」
但是這次,端子不再像從前那樣對姐姐言聽計從,因為她是那麼的鍾情於保一,無論如何,這次她一定要和他在一起!縱使裡愛再攪再閙,最後,保一還是在沒有正式舉行婚禮的情況下,暗暗地進了西野家門。時尚書屋
出乎意料的是,保一居然不像裡愛想的那樣,其實他又聰明、又勤勞,讓人覺得即使他真成了西野家的女婿,也絶不會整天東遊西逛,無所事事。他會全身心地投入到裱紙生意上,那樣的話,西野家財產只會有增無減了。時尚書屋
每次當裡愛回娘家時,一看見保一那樣子,心裡別提有多生氣了,故每次對其白眼相加,惡語中傷。而保一也似乎覺察到這個女人對自己懷有敵意,難道她也眼饞這巨額的遺產?所以,每次回到細野村的家時,保一也時常向父親講過這些感受。時尚書屋
其實,保一的感覺是正確的。裡愛雖然相信保一不會肆意揮霍那筆財產,但看到將來那些財產歸保一所有便難免眼紅嫉妒。被這股嫉妒心驅使着,她開始整天坐立不安,認識到這個保一正是自己要得到財產的攔路虎,必須除掉!可是,究竟如何才能把他除掉呢?端子對他又是那麼痴情,很不好辦呀。正在這時,她忽然想起一個人來,對!就是那個和保一一同買賣裱紙的叫做梅本吉次郎的人。時尚書屋
這個人與保一關係很好,經常到西野家做客,他與保一不同,是個酒色之徒,身高六尺,肩圓背闊,渾身都是發達的肌肉,在鄉村的非職業相撲比賽中,經常是無人可及的。裡愛正是看中了他的憨蠻,心中便暗暗想出一條毒計。於是,每次回娘家見到吉次郎,裡愛都盡顯嫵媚之態,故意挑逗,裡愛雖不像妹妹那樣有閉月羞花容貌,卻也生得風姿綽約。而吉次郎這種酒色之徒怎經得起這般誘惑?一來二去,兩人便勾搭上了。時尚書屋
有一天,丈夫藤三郎要到和歌山去辦事不在家。於是裡愛趕快跑了去,嬌媚的對吉次郎說道:
「明天來我家裡幫糊裱紙好嗎?」
第2天,吉次郎果然如約而至。時尚書屋
「可是,這些裱紙還都蠻新的,用不着換的呀!」
吉次郎問道。時尚書屋
「不對,不對。對我來說,裱紙只有用最新的,心情才會好呀!」
裡愛嬌嗔着。聽了這話,吉次郎也就毫不猶豫地幹了起來。他一邊干,裡愛一邊在他耳邊低語:
「去和歌山路途遙遠,那個人今晚恐怕不會回來了。」
一邊說,一邊深情地望着吉次郎的臉。吉次郎看著,似乎懂了這意味頗深的話語。幹完活後,裡愛端上了酒菜,本就愛灑如命的吉次郎愈加開懷暢飲,喝着,話也多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這身體,無人能比,看看鄉下的業餘相撲,哪個不敗倒在我的腳下?」
說著,輓起袖子,露出強健的肌肉給裡愛看。時尚書屋
「我可以摸摸嗎?」
裡愛問道,雙手早已不由自主的觸到了上面。吉次郎愈加興奮,索興將整個臂膀暴露出來。裡愛十分興奮,盡情地撫摸着這堅實的胸膛。而吉次郎的手臂則緊緊環繞在裡愛的胭體上,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一起,翻倒在地板上,發出忘我的狂笑聲,他們已經完全沉浸在這纏綿絆惻之中。時尚書屋
窗外,雨在嘩嘩的下……
4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