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黑血的女人 第 4 頁


就這樣,吉次郎與裡愛經常瞞着藤三郎在廝混,有時在村頭的小屋,有時在蜜桔田裡頻頻幽會。與瘦弱的藤三郎不同,吉次郎有着強壯的體魄,所以每次的親密接觸,都會使裡愛有一種快樂感和滿足感。
作者:待考 / 頁數:(4 / 8)

就這樣,吉次郎與裡愛經常瞞着藤三郎在廝混,有時在村頭的小屋,有時在蜜桔田裡頻頻幽會。與瘦弱的藤三郎不同,吉次郎有着強壯的體魄,所以每次的親密接觸,都會使裡愛有一種快樂感和滿足感。時尚書屋

然而實際上,裡愛並不是真的喜歡吉次郎,在這虛情假意的背後,隱藏着一個更大的陰謀!裡愛早就發現,吉次郎整天有事沒事的就喜歡往西野家裡跑,當然,找保一商談裱紙生意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吉次郎更願意多看幾眼年輕貌美的端子。對於這一點,不但不會阻礙自己的計劃,而且還有可能儘早促成自己的大計,因為裡愛想,吉次郎不僅看中端子的美貌,更覬覦西野家的財產……
那段時間,隨着裡愛與吉次郎兩人的感情不斷加深,吉次郎也漸漸放鬆了戒心,並且還向裡愛透露了自己在大阪也有女人的秘密,裡愛聽了也覺得無所謂。在一個月明風清之夜,裡愛終於向吉次郎開口了:
「唉,我對娘家真是擔心不已呀!妹妹人是蠻可憐的,那個保一,你也知道是個勤奮持家的人,這樣下去家產早晚他的。所以我想要是殺了保一,由你來做西野家的女婿,那是多好的一件事呀!」
聽了裡愛一番話,吉次郎先是一驚,隨即陷入了沉思。但是,經不住裡愛反覆嘮叨,最終吉次郎決定試一試。時尚書屋
那是七月中旬的一天,吉次郎像往常一樣來到了西野家,他一見保一就說:
「保一君,我們一起去大阪走一趟,做做裱紙生意。你看怎麼樣?」
一向對生意很感興趣的保一笑了笑,便爽快的答應了。時尚書屋
臨行的日子到了,保一溫柔地對端子說:
「別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呀!」
端子欣慰的點點頭,可是她想不到,這竟然就是她見到保一的最後一面了。時尚書屋
被誆出來的保一與吉次郎悠閒地走在路上,還沒到車站,吉次郎便說:
「對啦,我突然記起我還有點事情要去裡愛家一趟,你陪我一同去吧!」
本來,保一覺得自己與裡愛關係一直不太好,不太想去,但轉念一想,反正也沒什麼大事,順路去坐坐倒也無妨。沒想到到那兒之後,裡愛竟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晚餐,這樣一來盛情難卻,三個人對飲起來。保一本來就喜歡喝酒,在這酷熱難耐的盛夏之夜,幾杯清爽的生啤下肚,興緻愈加高漲,不知不覺就喝醉了。時尚書屋
「這樣喝着也沒意思,不如我們去海灘散散步吧!」

吉次郎建議道,於是三人起身,向茫茫的夜色中走去。時尚書屋
椒港的海岸曲折蜿蜒,海面上,割藻小島的輪廓依稀可見,顯得閒靜朦朧。島上黑漆漆一片,一個人影都沒有。三個人漫無目的地走着,突然,吉次郎趁保一沒留意一把將他推倒,舉起早已準備好的匕首向保一胸口猛刺下去。時尚書屋
「啊?你要幹什麼?」
保一大叫一聲,可是話還沒說完,殷紅的鮮血已經從他的身體中流淌了出來。時尚書屋
「幹得好!」
裡愛看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保一,從背後輓住吉次郎的腰笑着說道:
「讓我們趁天還沒亮趕快把屍體處理掉!」
於是,兩個人抬着保一的屍體,來到了一座空曠元人的小山邊,藉著微弱的月光,七手八腳地把保一的屍體埋了起來。時尚書屋
「可是,吉次郎……」
不知何時,裡愛忽然滿含深情的站在他面前,幽幽地說:
「今後你身邊有了我妹妹端子,會不會把我給忘記呢?」
「不,不,絶不會的!」
吉次郎大聲發誓道,說著,兩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瘋狂地抱著,吻着……
5
「喂,吉次郎,起床啦!」
裡愛一邊梳理着蓬鬆的頭髮,一邊說道:
「我說,保一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失蹤了,而此前大家都知道你和他一起出去做生意的,你想想,萬一真出了事,人家肯定要懷疑你的呀!」
聽了這話,吉次郎的臉色唰一下變了,眼睛裡,佈滿了恐怖的表情。時尚書屋
「可是,你也不用如此慌張,其實我早就替你想出一個好主意了。你呢,可以以保一的口吻,給保一家他老父親寫一封信,就說保一現在在北海道,打算在那兒獃上一段時間,請他老人家不要擔心。這樣一來,他家人都會覺得保一在北海道,也就安心了。」
吉次郎聽了連連點頭,回到家後,立刻以保一的名義寫了一封信寄給保一的本家。過了兩三天,裡愛回到娘家,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虛情假意地對妹妹說:
「你那保一真是個偽君子,原來他在大阪已經有女人了。於是在中途就扔下吉次郎一個人,自己帶著那個女的到北海道過快活日子去了。保一他爸爸都接到他的信了,這可是千真萬確的。」
聽著聽著,只見端子的臉色由紅變青,由青變白,她顫抖着雙唇,真不知如何是好。時尚書屋
「不是我說你,你看你當初不聽我的話,怎麼樣?現在你明白了吧?」
端子將雙手痛苦的絞着頭髮,無聲的抽噎着。時尚書屋
「不過呢,事情既已如此,也是沒辦法的事,但是從今往後你可一定要聽我的話呀!你跟我比起來,嫩得多啦!看來,想守住我們西野家這偌大的家業,沒有我這後盾的支持可是不行的呀!」
說著,瞪了妹妹一眼。時尚書屋
從那時起半年以後,吉次郎便順順利利的成了西野家的上門女婿。他垂涎已久的西野家的財產和貌美的端子終於到手了,他感到十分高興。開始時,他還勉強可以兢兢業業的勤勉持家,但是時間一長,便漸漸現了原形。工作也不作,整天只是吃喝玩樂,此外又與裡愛頻頻幽會,過上如此神仙般的日子,吉次郎的心中暗自歡喜。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