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黑血的女人 第 6 頁


「如此這樣再任他發展下去的話,早晚有一天,我們的脂血都會被他榨光的,我們最終會走投無路的。一想起這些,我真是每天吃不香、睡不穩,思來想去,我覺得不如我們現在下手,把吉次郎殺掉,你看
作者:待考 / 頁數:(6 / 8)

「如此這樣再任他發展下去的話,早晚有一天,我們的脂血都會被他榨光的,我們最終會走投無路的。一想起這些,我真是每天吃不香、睡不穩,思來想去,我覺得不如我們現在下手,把吉次郎殺掉,你看怎麼樣?」

「啊?」
端子聽了,大吃一驚,她獃獃的望着姐姐,心酸的往事浮上心頭,是啊!自己真的再也不想忍受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了。她恨死了吉次郎,甚至也有過要殺死他的想法,但那只是解解氣罷了。今天,聽姐姐如此一說,她真的有些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可是,你要知道啊,吉次郎的體格像蠻牛一樣,以我們兩個弱女子對付一個如此強壯的男人,這怎麼行呢?」
「哎喲,這好辦呀!你知道有個叫宮杉仙太郎的吧。」
裡愛說道。時尚書屋
「那個人其實很早就對我們姐妹倆有好感的,而且三番五次的想靠近我們,這次如果求他幫助,他一定會答應的。好啦,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聽了姐姐這樣一說,端子覺得只能依他了,也沒什麼異議,便回家去了。時尚書屋
開始裡愛打算讓仙太郎一個人搞定這件事,但以吉次郎的力量和憨壯,恐怕仙太郎一個人是對付不來的,於是決定,自己、妹妹,再加仙太郎,三個人一起行動!趁夜裡吉次郎睡熟時,將其置於死地。三個人打算碰碰頭,好把這件事談妥當。第2天一大早,裡愛便陪着仙太郎來到距西野家東面不遠的天滿宮森林,在那裡等待着端子的到來。不一會兒,端子匆匆地趕來了,看著她日漸消瘦的樣子,仙太郎心裡也很不是滋味,說道:
「聽說你時常受吉次郎的虐待,真是苦命呀!現在讓我們一起來幹掉他,一定要把你從苦海中解救出來。現在你先說說看,這吉次郎的力量到底是如何?看看我能不能對付得了。」
端子聽了仙太郎一番話,似乎感覺到:看來這件事真的勢在必行了,於是就把吉次郎的特點及一些生活情況詳盡具體地一一告訴給仙太郎了。三個人謀劃了好久,直到黃昏時分,才各自散去。時尚書屋

可是,端子還是有些擔心,雖說仙太郎是農家出身,墩實厚壯,但與吉次郎這樣的相撲選手比起來,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縱算再加上兩個女人的力量,估計也沒有太大的作用。於是她便向姐姐道出了自己的擔心。時尚書屋
在那段時間,其實還有一個與裡愛打得火熱的男人,此人名叫長岡太吉,27歲,家住有田郡箕島街北港。很早以前,他就對裡愛情有獨鍾,這回,裡愛一下子想到了他。可是,這件事必須先要取得仙太郎的同意,沒想到,裡愛把這件事向仙太郎一說,本來就對吉次郎心有餘悸的他居然很爽快地答應了。時尚書屋
「如果有他的幫助,這事必成無疑了!」
仙太郎想著,心下暗喜。時尚書屋
那年的秋天,裡愛來到箕島街,在一家名叫「住吉」的料理店裡與長岡太吉見面了,她把殺害吉次郎的計劃前前後後向太吉交談了一下,而太吉是個爽快之人,很快便答應了。但是為確保萬一,裡愛還是在那天晚上,與太吉纏綿在一起了。時尚書屋
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萬一哪天,兩個男人知道了裡愛曾與對方上過床,那事情可就不好辦了。而且一旦他們內證起來,甚至閙到警察局,那樣一切就全完了,必定是要被判處死刑的。時尚書屋
萬分恐懼的裡愛突然想起了一年前被埋在洞穴中的保一的屍體。因為保一被殺的事情,只有自己和吉次郎知道,要是萬一這次吉次郎沒有被殺掉的話,那麼憤怒至極的他有可能把這一切都抖出來,那自己不就完了嗎?所以,問題是到時候他有沒有證據,為此,裡愛覺得,有必要把保一的屍體轉移到別處,毀屍滅跡!
在一個沒有月亮的漆黑的夜晚,裡愛一個人來到了一年前埋藏保一屍體的地方。山洞聳立在割藻島斷崖的旁邊,嘩嘩的海浪聲一陣高於一陣,裡愛帶著蠟燭和火柴,找了一個打火的地方,把火點着,藉著微弱的亮光,裡愛摸索着找到了那個除她和吉次郎之外沒有人知曉的地方。她拿起鐵鍬,慢慢地開始挖起來,漸漸的露出了保一的衣服殘片,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惡臭的氣味,瀰漫在周圍的空氣中,等到全部挖好的時候,裡愛看到,保一的屍體基本上只剩下幾根骨頭了。她取出準備好的麻袋,把屍體裝在裡面,手指一接觸到腐肉的碎片骨,那些腐液便粘粘乎乎粘滿了手。時尚書屋
此時的裡愛也顧不得許多,背起麻袋向着沒有人的地方,沒命的跑去。一口氣跑到蜜桔田的山上,在那裡,她又重新挖了一個坑,將屍體重新埋了下去……
從午夜到幹完這一切,不知不覺兩個小時過去了,裡愛放下了鐵鍬,重重地嘆了口氣,一夜的勞累和緊張使她極度睏倦,不知不覺間,她便像泥巴一樣貼在大石上沉沉睡去了。可是,令她煩惱的是,手上的腐臭味卻是一個星期也很難消除掉。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即使吉次郎把這件事捅出去,警方也找不到證據,裡愛高興的想著,便趕快把三個人召集起來,研究他們的殺人大計。時尚書屋
8月23日晚上,裡愛、仙太郎、太吉三個人一起來到酉野家。今天晚上,他們就要置吉次郎于死地!首先,裡愛先讓仙太郎和太吉兩個人到附近的西瓜小屋等一下,然後自己一個人來到母親房裡:
「媽媽晚上好!」
裡愛像往常一樣說道[
「今天晚上,我有一些話要對吉次郎講,你今晚就去海邊散散步好不好?」
母親一向對裡愛懼怕三分,且又飽受吉次郎的虐待,於是爽快的說:
「好吧,我正要出去散散步呢!」
說著,意味頗深的望了裡愛一眼,隨後,裡愛又來到端子的房間,悄聲說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