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黑血的女人 第 7 頁


「今晚仙太郎他們就會來的,你趕快準備些酒菜給吉次郎,然後灌他個酩酊大醉,到時我們就可以下手了!」不料這一番話被正欲出門的母親聽到了,她無奈的搖了搖頭,悠哉悠哉地走出了家門……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

「今晚仙太郎他們就會來的,你趕快準備些酒菜給吉次郎,然後灌他個酩酊大醉,到時我們就可以下手了!」

不料這一番話被正欲出門的母親聽到了,她無奈的搖了搖頭,悠哉悠哉地走出了家門……
7
吉次郎住在另外一間房裡。不一會兒,端子帶著準備好的酒菜,來到他的房間,邊敬酒邊笑着說:
「今天我有一件特別高興的事要告訴你,讓我們同飲幾杯,共度這美好的夜晚吧!」
聽了這番話,吉次郎很是開心,已好久沒有開懷暢飲了,他今天真是興緻高漲,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不一會兒,就爛醉如泥了。而他似乎還未盡興,越醉越喝得起勁,不知不覺便到了深夜,醉燻燻的吉次郎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不一會兒便酣然入夢了。待吉次郎剛剛睡熟,端子立刻抽出一條地板,裡愛看到這個暗號,便立刻跑到西瓜小屋,叫出等在那裡的仙太郎和太吉。這時,已經是深夜11時了,偌大的瓜田地裡,一個人也沒有。時尚書屋
太吉舉着一根長約兩尺四、寬約二寸的大木棒,仙太郎在另一邊拿着一根像鞍馬繮繩一般粗的麻繩。在裡愛的帶領下,悄悄潛入了西野家,來到了鼾聲如雷的吉次郎的房間。只見裡愛一使眼色,兩個男人便使出吃奶的力氣,掄起大棒,狠命地向吉次郎的頭砸去,大概是稍微感到了一點疼痛,吉次郎有點清醒過來了,他霍地一下坐了起來。一見此狀,裡愛和端子趕緊一個人抓住吉次郎的一隻腳,努力把它按在那裡不動,但是,強壯剽悍的吉次郎哪是那麼容易就被制服的呢?他突然一揚腳,便將兩個女人踢倒在地。時尚書屋
吉次郎搖搖晃晃想站起來,不想被仙太郎用繩子從背後一把勒住,拚命的拉。吉次郎還欲反抗,卻又被太吉當頭一棒砸下來,正擊中面部,頓時鮮血迸流。時尚書屋
「快,快,快!」

仙太郎叫道,太吉使勁地勒緊繩子,一直到吉次郎嚥氣,才慢慢的鬆開。終於,吉次郎碩大的身體「咯」的一聲倒在了地板上。而仙太郎和太吉兩個人也早已累得說不出話來,大口大口地喘着氣。兩個女人早已準備好了麻袋,就像當初對待保一那樣,把吉次郎的屍體裝了進去,由仙太郎和太吉抬着,在裡愛的帶領下,往西大約走了六里路,在鄰家的一塊蜜桔田裡,把屍體埋了下去。時尚書屋
隨後,把挖出的土照原來的樣子蓋好,讓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綻。時尚書屋
「好啦,今後你再也不用擔心了。」
裡愛對端子說道。時尚書屋
「但是,大家一定要記住,這件事情,誰也不許向外人透露半點風聲,不然,四個人全是死路一條!」
說著,瞟了幾個人一眼。時尚書屋
過了幾天,裡愛又讓仙太郎以吉次郎的名義給吉次郎的父親寫了一封信:說自己到別處小住一段時間,並且為了向其暗示吉次郎帶著在大阪的女人躲藏了起來,他們還故意從大阪的米屋旅館將信發出,以拜託逃避檢閲點名等事為內容,企圖矇混事實。於是,仙太郎便正好使用了村裡生產的青色格紙來到了大阪,照裡愛的吩咐做了。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為了防止這個秘密泄露出去,裡愛便與太吉更加如膠似膝,而一直以為自己是裡愛情人的仙太郎卻一直被蒙在鼓裡。他本以為,裡愛會離開藤三郎與自己一起生活,沒想到一年過去了,裡愛那裡不但一點動靜也沒有,反倒漸漸對自己冷淡起來。於是,仙太郎每次遇到裡愛都特意提到這件事,可是每次,他得到的只是冷淡無情的回答。於是,仙太郎真的生氣了,他便給警方寫了封匿名信,說吉次郎行蹤不明,應審問端子、裡愛兩個女人,以暗示吉次郎的案子與這兩個人有關。時尚書屋
但是,一旦警方真的查起來的話,自己也是在劫難逃的,想到此,他忽然害怕了,於是就又發了封信給警方,說前面的信只不過是開玩笑而已。時尚書屋
裡愛之所以對仙太郎比較冷淡,其實想來也是情理之中的。仙太郎本就是一個無才無識的農夫,而當初裡愛也只是為了殺掉吉次郎才勾引他的,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愛過他。不過,為了離開仙太郎,裡愛還有一個想法。實際上,裡愛對仙太郎和太吉兩個人都不放心,說不定哪天這個秘密就會從某個人嘴裡冒出來的。時尚書屋
對這一點,甚至連妹妹端子她也是信不過的,因為他們全是吉次郎兇殺案的共犯,一旦自己被供出去的話,必死無疑!這令她深感不安,是的,在這個世界上,她是不信任任何人的。時尚書屋
一旦犯罪事實被揭露,那麼第1證據當然是屍體嘍。而埋屍體的地方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三個人也都知道。所以她再次決定,給屍體「搬家」!這樣一來,即使案發,警方也找不到證據,那樣,她就可以一輩子高枕無憂啦。於是,她立刻決定,說幹就幹!
昭和四年八月的一個夜晚,裡愛偷偷從家裡跑出來,來到距天滿宮森林東面三里的地方,也就是一塊鄰家所有的蜜桔田裡。她挖呀,挖呀!心裡咚咚跳個不停。這是一個沒有月亮的漆黑夜晚,周圍靜得很,襯托得鐵鍬擊中石頭的聲音十分響亮。裡愛將早已腐爛的屍體碎片取出,一股惡臭瀰漫出來,粘粘的肉片連着白森森的骨頭,十分噁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