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黑血的女人 第 8 頁


裡愛趕快把屍骨挖出,拚命地拉出來,塞進麻袋裏,抬起來便向西跑,最終跑到了西野家的蜜桔田裡,選好了一個她認為穩妥的地方,便把吉次郎的屍骨埋了進去,然後用腳在上面死死的踩了又踩。等到全
作者:待考 / 頁數:(8 / 8)

裡愛趕快把屍骨挖出,拚命地拉出來,塞進麻袋裏,抬起來便向西跑,最終跑到了西野家的蜜桔田裡,選好了一個她認為穩妥的地方,便把吉次郎的屍骨埋了進去,然後用腳在上面死死的踩了又踩。等到全部幹完時,竟與上次一樣,用了兩個小時。此時,海岸的天空東方已漸漸開始放白了,裡愛坐在一棵蜜桔樹下,默默的望着遠方的雲朵,放心的微笑了……村子裡的鷄叫了,黎明的第1縷曙光,似乎給了裡愛心中以無限的光明。是啊,現在誰揭發也沒有用了。時尚書屋

裡愛聞了聞兩隻手,惡臭的氣味令人作嘔,然而對她來說,似乎早已習慣這股味道了。覺得沒什麼特別臭。時尚書屋
一切都歸於從前了,裡愛突然想到吉次郎生前曾用西野家的錢還了那麼多的債,便心疼不已。她覺得無論如何也要把那些錢要回來,於是便來到其父梅本芳男那裡。時尚書屋
「其實,吉次郎在西野家的時候為了還那些外債多次向我借錢。」
裡愛開門見山說道。時尚書屋
「所以我覺得,既然吉次郎已不在這裡,就只好由您老人家來還了,加起來一共是一千日元。你看看,再說這錢也不是我的,也是我從別人那裡暫時借來的。可是吉次郎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了,你說讓我怎麼辦呀?你看,我這兒有他的借據。」
說著,拿出偽造的證據給老人看,梅本芳男也是老眼昏花,居然相信了。時尚書屋
「不過,吉次郎不在這裡,你還是再等等吧。」
老人說道。時尚書屋
「等?要等到什麼時候?」
裡愛瞪了他一眼。時尚書屋
「等到找到吉次郎時。」

老父答道。時尚書屋
「說得好聽,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找到得他呢?現在,那些人都來向我要錢,我很為難的呀!吉次郎怎麼說也是你的兒子,這個借據你也看到了,所以,你哪怕先出一半也行呀!」
聽了裡愛一番話,老爹嚇得啞口無言,最後終於沒辦法,拿出500元給她。當然,端子可是一分錢也沒拿到。時尚書屋
以宮杉仙太郎的匿名信為契機,田邊警署的警員們嚴加盤問,終於得知了事情的前後真相。時尚書屋
裡愛,這個終於水落石出!
仙太郎開始還佯裝不知,後來一聽端子的前夫保一失蹤時,其父收到的來信竟與自己偽造給吉次郎父親的那封信有着異曲同工之處,難道全是裡愛一手策劃的嗎?他疑惑着,就坦白交代了。時尚書屋
裡愛聽說仙太郎坦白了,便離開村子逃走。雖說兩具屍體都已易位,但如果一旦有人證,還是逃不掉法律制裁的。裡愛落荒而逃,然而最後還是在東京的一家旅館被潛伏的警員銬住了雙手,帶回警署接受審查。時尚書屋
妹妹端子後來也有了新的丈夫,剛從吉次郎的魔爪中解脫出來,還沒過上幾天好日子,便也被帶回了警署。時尚書屋
長岡太吉也在自己家裡被捕了。時尚書屋
四個人接受了公審[
淵上裡愛,死刑。時尚書屋
西野端子,無期徒刑;
宮杉仙太郎,無期徒刑;
長岡太吉,有期徒刑十年。時尚書屋
宣佈結束了,審判長又審問了裡愛:
「你覬覦西野家的財產,一個接一個地殺人,為什麼沒有想殺死自己的妹妹呢?」
裡愛不說想,也不說不,只是默默的垂下頭。時尚書屋
作為次被告的妹妹在一旁偷偷斜眼看看姐姐。時尚書屋
裡愛的丈夫,藤三郎此時患了中風在家中臥床不起,當審判員問道:「最後,有什麼要說的嗎?」這時,裡愛才緩緩抬起頭,望着審判長,開口道:
「我的丈夫藤三郎從頭到尾都與這件事情無關,他什麼也不知道。我請求你們,我死之後,什麼也不要告訴他,可以嗎?」
看來,對如此忠厚善良的丈夫藤三郎,連裡愛這樣的黑血女人都會還予其僅存的一絲良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