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10 頁


邦德拖過一把椅子,坐在沃姆勃格的對面。「看,奧斯卡。」他向前探了探身子,用肘支在膝蓋上,右手仍然握著槍,表情嚴峻,而他的聲音低得几乎成了耳語。「奧斯卡,你生來不是個使用暴力的人,對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10 / 87)

邦德拖過一把椅子,坐在沃姆勃格的對面。「看,奧斯卡。」他向前探了探身子,用肘支在膝蓋上,右手仍然握著槍,表情嚴峻,而他的聲音低得几乎成了耳語。「奧斯卡,你生來不是個使用暴力的人,對不對?你更多的是屬於腦力間諜。時尚書屋

看見你的手裡有武器,真讓我很吃驚。」
沃姆勃格搖了搖頭。「那是不得已的時候,」他說。這句話似乎解釋了一切。時尚書屋
「我向你擔保,沒有人要你死。實際上,我們非常願意你們都活着。我們要卡鮑爾的人全活着。你們原來的上級,萬尼亞和伊格,都死了。時尚書屋
你是知道的。」
這個上了年紀的、近視、現在又縮成一團的人極快地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好的。我們從倫敦和華盛頓來接替他們,接替原來的萬尼亞和伊格。我們需要你。需要你們全部。」
「可是為什麼你們的人几乎把我們趕盡殺絶?」沃姆勃格看上去恢復了一些自信。「每次一個,甚至在蘇菲被告知要堅持到最後一個人之後。每次你們從我們中挑出一個,然後殺死。當然,我並不怕死。時尚書屋
一切都過去了,下手吧。」
「我一點也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一段較長時間的沉默後,沃姆勃格用他嘶啞的聲音說,「好的,你說你們站在卡鮑爾一邊。拿出證據來。」他向後靠在椅子上,他因手腕的疼痛而臉色灰白,手腕已經開始腫了起來。時尚書屋
邦德點了點頭。離開倫敦之前,曾向他們傳授過檢測忠誠密碼。「這些人深藏不露,」M說過。「沒有一個卡鮑爾的成員知道其他人的個人暗語的順序,甚至就算有人打人卡鮑爾,也不大可能會把IFF組碼序列破譯出來。時尚書屋
他們藏得不是一般的深。他們甚至相互都不通氣。」IFF是「識別朋友或敵人」的縮寫。時尚書屋
邦德飛快地在腦子裡搜尋他在倫敦曾背過的詞句,並記起了當他研究IFF密碼時他曾想過,這事來的奇怪,奧斯卡·沃姆勃格得到的是受人尊敬的愛爾蘭詩人的三行詩。應對的三行詩也是出於同一位詩人,只是摘自完全不同的另一首詩。他想,也許哥德的詩對於德國人更適合,但後來他想到,英語對於卡鮑爾的特工來說就是外語,因此他們得到的都是不列顛、美國、或者像這一個,是愛爾蘭詩人的詩。時尚書屋
「給我你的識別密碼,」他溫和地說。於是沃姆勃格磕磕巴巴地背道:

難道是因為它使野鵝飛向四方

灰色的翅膀追逐着每一次潮汐,

為了它灑出了一腔熱血。時尚書屋
邦德作了回答,當他背誦時,只見沃姆勃格突然吸了口氣,眼睛瞪大了:

一次又一次的採摘

銀色的蘋果是月亮,
金色的蘋果是太陽。時尚書屋
「怎麼樣,奧斯卡。可以了嗎?我們還要繼續讀這些天書?」
奧斯卡詛了個古老的德國咒語,他的眼睛依然瞪着。「能知道這些,你必須是……」
「是的,我必須是。」邦德微笑了。「你們這一小撮間諜的精英們,難道就從沒有想到過要交換識別密碼?或者你們全憑相互的信任,在發現被人耍了之後再大發雷霆。」
沃姆勃格愣了一會,然後說:
「看,我保持着忠誠。我做我該做的事,我們都被告知,如果有緊急情況,蘇菲就一定會傳出話來。如果蘇菲不方便,就會是海姆羅克,接下來是巴那貝。這之後就以字母順序排列。時尚書屋
海姆羅克和巴那貝現在都死了,可蘇菲還活着,而且……」
「還有多少不在了?」
「難道你們不知道?」
「知道一些。那些自然死亡的。在倫敦和華盛頓我們數過,大約你們有10個人還在。」
「哪10個?」
「克萊斯特、阿里爾、克里本、卡維勃、奧凡、泰斯特、蘇菲、普克、馬勃和道哲,」邦德逐一數過,沃姆勃格點着頭。時尚書屋
「一個星期之前這個數字基本正確。我們也不知道更多。但克里本肯定不在了。他們槍殺了他,在羅馬。時尚書屋
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聖彼得廣場。在報上有不到半英吋厚的報導,倫敦或者華盛頓居然沒有人收集到這些,實在讓我很吃驚。兩天前,我知道奧凡被人從威尼斯的大運河裡撈了出來。那件事甚至沒有見報,但蘇菲告訴了我。」
他突然停止,好像又有一些想法攪得他良心不安。「告訴我蘇菲的真實姓名。」
「普莉克希·西蒙。」
他又點點頭,像個審判員得到了滿意的答案,甚覺欣喜。時尚書屋
「那麼說,是普莉克希發出的遣散命令?」
「呀,是的。普莉克希打電話給我們每一個人,傳達了同一個信號。」他淺淺地一笑。「Nacht und Nebel。時尚書屋
就是收攤和遣散的信號。夜與霧,像是瓦格納的,也像是希特拉的。你刮掉了瓦格納,就看見了納粹。」
在1941年的二戰期間,希特拉頒佈了臭名昭著的「夜與霧法令」,是針對被佔領國的抵抗運動,用於提供鎮壓方式的法令。根據這一法令而被捕的人士都消失在「夜晚的霧中」。甚至死於集中營或監獄中的人也永遠不會讓世人知道,而希特拉置自己于這個法令之外,它是以他的陸軍總參謀長威廉·凱特爾的名義頒發的。時尚書屋
「我們覺得是個小小的、但令人不快的笑話。」沃姆勃格打算笑一笑,卻使整個臉變成了一副痛苦的怪樣。時尚書屋
「因此你們就四散而逃了?消失在『夜與霧』之中了?」
「當然。我們全都有地方可去,但是我們沒有告訴那些髮指示的人,比如原來的萬尼亞和伊格,我們每個人的去向。我們害怕不安全。假如我們進入了『夜與霧』,那麼所有的關係都要剪斷,儘管由於德國統一,主要的威脅似乎沒有了。」
「那麼普莉克希曾說過她確實接到了命令?」
「她收到過。我也在場,是通過一次電話接觸。所有安全密碼都很正確。她對照了再對照。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