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12 頁


還不止是書,還有特定的編輯方法。關鍵的信號包含在最後一行,讀作:覆信至213112郵政信箱,或同樣的數字但不同的排列,然後是報紙所在城市的中心郵局。這是極簡單的,邦德相信了。「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12 / 87)

還不止是書,還有特定的編輯方法。關鍵的信號包含在最後一行,讀作:覆信至213112郵政信箱,或同樣的數字但不同的排列,然後是報紙所在城市的中心郵局。時尚書屋

這是極簡單的,邦德相信了。「那麼奧斯卡,你是如何推導出我和伊格到達了這裡的,在肯派?」
「今天早晨我們接到了通知。」
「今天早晨?」
「是的,普莉克希又打來電話。今天早晨的報紙上登載了進一步的消息。一個男人乘BA792到達,女人乘BA782到達,兩人都住肯派。泰斯特和我核實了你的到來,這很容易……」
「你曾在一輛醬紫色的大眾高爾夫裡跟蹤我?」
「不。泰斯特盯在到達處。在電話裡形容了你。我在這兒看到你住進酒店。時尚書屋
我們決定等到你們倆都到了之後行事。於是我進了酒店,等到我看見了你們倆,電話通知了泰斯特。這之後我們用800號碼通知了普莉克希。她要我把你隔離起來,所以我就成了個牛仔,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
他痛苦地舉起手,那隻手已經腫得走了形。時尚書屋
「你還得再等幾分鐘才能去看你的手,奧斯卡,我還有疑問,我必須去核實你的話。」
他授意伊絲看住沃姆勃格,自己下樓去給倫敦打電話。「我不想用這兒的電話,這個房間的,」他說,知道房間可能已經被竊聽,無論是誰在置卡鮑爾于死地,他們會瞭解一切的。剛纔發生的事給了他極深的印象,使他又想起從機場一直跟蹤着他的大眾高爾夫。毫無疑問,卡鮑爾已經被完全滲透了。時尚書屋
「只給我開門,伊絲,只給我。發生任何異常,打那個交給咱們的號碼。」他說了一個柏林站的號碼。英國秘密情報局的柏林站仍然在開展工作。時尚書屋

他們對於當前的活動一無所知,但他們可以如M所說,在需要的時候給予協助。時尚書屋
下樓到了前廳休息處,在熱帶魚和皮貨旁邊,邦德找到了公用電話,他撥打了直撥免費國際保密綫,可以讓他直接與比爾·坦納或M本人通話。時尚書屋
是M接的電話,他正在辦公室,正盼着當晚可能會有的消息。通話很簡短,但邦德立即明白了,沃姆勃格所講的有關警報的事是真實的。「我們確信可以很快和你聯繫上。」在電話那一端的M似乎很疲倦。時尚書屋
「正像我們所做的,儘量地多給一些警告。是的,馬勃講的都是實話,而且,是的,今天早晨我們給出了你們的班機號和酒店。參謀長昨晚在咱們工作時給報社打了電話。」
回到樓上,他問清楚了奧斯卡·沃姆勃格將要做的具體的事情。「你覺得你能夠自己去看醫生?」
「當然。我當然可以自己去。我先給泰斯特打電話。他來見我。時尚書屋
等我們兩個小時,最多三個小時。我們會從前廳往這個房間打電話。給你一組清楚的信號,那樣你就會知道我不是在作遊戲。」
邦德承認,他很不情願讓馬勃自己離開,不過這起碼可以證明他說話算數。另一個卡鮑爾成員會和他一起回來。任何時候兩個人都要比一個人好。時尚書屋
沃姆勃格剛剛出去,邦德就轉向了伊絲。這時的她,原來的自信早已蕩然無存。在倫敦時,那張臉曾是那麼的僵硬,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如今明顯的柔和多了。時尚書屋
她搶在邦德開口之前說話了。時尚書屋
「我知道,詹姆斯。千萬別提起這件事。是我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你還可以再這麼說。」他穿過房間,走到迷你酒吧前,找到了他想要的飲料,為自己兌了一杯沃特卡馬提尼。這裡不是每一種他想要的酒都有,但現在對他來說無所謂。他甚至沒有問問伊絲想要喝什麼。時尚書屋
「見鬼,你知道你都幹了些什麼?」他吼道。「我知道他拿槍對著你,可是那也決不會阻止一個受過訓練的外勤官員發出某種形式的警告。」
「我都僵住了。求求你,詹姆斯,別生我的氣。我真的都僵住了。他那把見鬼的槍,那麼嚇人地頂在我的耳朵上。時尚書屋
我一點經驗也沒有。我只是個作案續工作的,我會分析,控制操縱桿。對於外勤工作卻並不能真正勝任。沃姆勃格說過,要是我試圖警告你,他會知道的……」
「在訓練中他們難道什麼也沒有教過你?還是說,你是一千年前受的訓練?不僅僅是沒有經驗,你的所作所為純粹是犯罪。而且你怎麼會放他進來?你連關於安全的起碼知識都不會用。伊絲,我真不知道是否能和你一起工作。在外勤,我們必須能相互依靠,而你已經向我證實了你是不能依靠的。時尚書屋
我作為一個人,要活着從這裡脫身,再說,如果你能從今天發生的事情裡吸取一些教訓的話,你應該懂得,這些事全他媽的是極其危險的活兒。是要死人的。」
「詹姆斯,我……」天堂開了口子,她開始抹眼淚。真正的眼淚,一點也不摻假。是真是假可以從女人的鼻子上判斷,如果鼻子並不改變顏色,說明了她的虛情假意,那麼流的也不過是鱷魚的眼淚。可伊絲的鼻子已經出現了不同層次的紅色。時尚書屋
而且鼻涕漣漣,邦德只好把手帕遞了過去。時尚書屋
伊絲聲淚俱下地懇求着,這是她第1次放外勤,她想有個好的表現。在美國情報機關裡,由於行業的不景氣和其他原因,「他們解僱了不少超編的人……」她肯定會丟了工作的。要是邦德把她這麼丟人地送了回去,那可就沒跑了。「我的事業就全泡了湯,」她渾身顫慄。時尚書屋
「再說,別的我什麼都不懂……求求你了,詹姆斯。求你再給我一個……」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