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3 頁


「是的,當然可能是個信號。」M像和尚似的敲了一下腦袋。「我們,老輩兒人,仍然在你們之中,如此這般,呃?那麼動機呢?」「復仇,閣下?」邦德誘導着,想引出他老上司的話。M痛苦地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3 / 87)

「是的,當然可能是個信號。」M像和尚似的敲了一下腦袋。「我們,老輩兒人,仍然在你們之中,如此這般,呃?那麼動機呢?」

「復仇,閣下?」邦德誘導着,想引出他老上司的話。時尚書屋
M痛苦地聳聳肩,意思是說在現在的東歐肯定有好多這類事情在發生。「這是我們必須保持活力的原因之一。聯合情報委員會強硬地堅持,要求我們局在至少十年內,在歐洲保持整體運作。這也是卡鮑爾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時尚書屋
和我們的美國兄弟一起,我們已經為他們制定了新的目標:有政治的,經濟的,軍事的,恐怖主義的。」
邦德想,在某種程度上說,很可能像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時的情況,當時多路特工放下他們的工作,伸長了鼻子找那些藏在自由的柴禾堆裡的納粹。現在,他們在找前東德的死硬分子。有過大量的關於地下恐怖組織的傳說,以及他們重新組織秘密骨幹,準備滲透到羽翼未豐的民主政體中去的說法。時尚書屋
「你們兩個必須趕到那裡,追隨可憐的老卜克斯力和麥女士的足跡……」
「是賽恩斯,閣下。」聖約翰小姐似乎剛從白日夢中醒來。可能是在倒時差。「莉絲·賽恩斯是個老同事和朋友。」
「是的,賽恩斯。」M看著這個年輕女人,他的目光黯淡。「就像福特·卜克斯力是我們的老朋友和同事一樣,聖約翰小姐。並不只是你的當事人應當受到大家的哀悼。」
「那會讓我們大家更加堅決,閣下。」她寸步不讓,雖說控制了一下湧出的憤怒。時尚書屋
「噢,我覺得我們已經足夠堅決了。希望你不要太感情用事了,聖約翰小姐。憤怒和情緒會讓你迷失方向的,咱們得進入那個迷魂陣,找出卡鮑爾還剩下些什麼,這需要冷靜清晰的頭腦。」

聖約翰小姐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M對她報以長者般寬厚的微笑,溫暖得像春天的早晨。「過來,」他的聲音同他的微笑一樣可親。「讓我們開始工作吧。時尚書屋
先扮演一下歇洛克·福爾摩斯。我們需要把手頭的情報都過一遍,然後找出福特·卜克斯力和伊麗沙白·賽恩斯的錯誤在哪兒。萬尼亞和伊格,這麼說對你們更安全。」
他站起來,沒有什麼表情,解開夾克衫的扣子,脫了外衣,捲起襯衣袖子,像是準備在牌桌上大力拚殺一番。「把我們的袖子捲起來,于什麼?開始工作。」他轉向坦納,讓他去準備咖啡和三明治。「恐怕要熬夜了,咱們得弄得舒服些,把外衣脫了,小姐……我不想再叫你聖約翰小姐,別人怎麼稱呼你,伊麗沙白,對嗎?」
聖約翰小姐還沒打算就此和解,可她看上去放鬆多了,脫去了她那臃腫的外衣,就是穿著那身花格于的褲裝也顯示出她有着很女性的勻稱的身材。「朋友們,」她說,臉上第1次露出了笑容,「都叫我伊絲。」
M沒有回報以微笑,而邦德眯起的眼睛裡有一絲閃光。時尚書屋
「我名字的縮寫,」她點點頭,「伊麗沙白·薩瑞,縮寫成伊絲。我十四歲的時候曾是學校裡掰腕子最棒的,你知道孩子們都喜歡的。」
「確實,是的。」邦德接受M分配給他的角色,收起了笑容,拉了把椅子坐在M的桌子旁。時尚書屋
當比爾·坦納端着咖啡和三明治返回時,他們三個像是在一起密謀,弓身圍着桌子,室內只有一盞檯燈亮着,他們的臉都在圓形燈光外的陰影裡。M關上了其他的燈,好讓他們能集中精力於眼前的檔案。時尚書屋
經過了6個多小時,他們把萬尼亞和伊格最後幾天的細節小心地拼在了一起。時尚書屋
從9月的最後一個星期直到他們被害,兩起謀殺之間只隔一個星期,兩名特工一直保持着聯繫:無論是相互之間還是和他們的大本營,那是設在牛津郡鄉下的一套共有的設備。接受設在布勞克罕村莊附近的一個很小的皇家空軍通訊基地的保護,但又獨立於那個基地,與班伯裡只有一箭之隔。班伯裡曾以童謡「騎上木馬去班伯裡橋」而聞名。時尚書屋
憑藉電子的魔力,樣子像個短波接收發射兩用機,做得不比信用卡大多少,卻充塞着靈敏的線路板,在固定的頻率上,監視着傳給月光即大本營的每個電話、每次報告。現在所有記錄抄件都放在一個几乎三英吋厚的活頁本子裡。時尚書屋
就像讀一本秘密日記;或者是一對秘密情侶的有着極高保密性的通信。萬尼亞和伊格完全瞭解相互的筆跡。用普通的電話講的一些單個的字可以被譯成清晰的指示或情報。一個包括十來個單詞的句子被充填進大量信息。時尚書屋
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速記方法,有他們獨特的卡鮑爾地形圖,它的安全房子、信箱,及個人暗號,真像一本百科全書。時尚書屋
他們倆跑遍了所有他們與卡鮑爾一起工作時去過的地方。他們相隨着出沒于漢堡、斯圖加特、法蘭克福、慕尼黑和柏林的那些眾所周知的間諜活動的場所。時尚書屋
有過兩次偶然的疏忽。他們分別進入瑞士,在蘇黎世一座老安全房子裡碰頭,在他們談話的時間裡,那個微形接收發機是開在發射狀態的。時尚書屋
邦德對那個地方非常熟悉,當他在閲讀談話記錄時,他似乎能夠看到窗外的景色,從賽斯勞頓廣場到湖上,有些單人汽艇在水上來來往往。他記得幾年前,他和一名特工在湖邊一座溫暖的咖啡館裡用餐,然後在那同一座安全房子裡向那人傳達了消息,那個人從瑞士的湖光山色中直接走向鐵幕後的死亡,他的死是由於邦德所攜帶並傳達給他的假情報所致,想到這裡,007的良心甚覺不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