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4 頁


現在,當他們邊讀邊討論,其他的死亡也浮現了出來。在最早的30名卡鮑爾成員中只有10名還活着。6名屬於正常死亡;6名不可輓回地失蹤了,很可能已經死亡;8名,包括被發現的萬尼亞和伊格,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4 / 87)

現在,當他們邊讀邊討論,其他的死亡也浮現了出來。在最早的30名卡鮑爾成員中只有10名還活着。6名屬於正常死亡;6名不可輓回地失蹤了,很可能已經死亡;8名,包括被發現的萬尼亞和伊格,死於不可能是意外的事故。時尚書屋

10名留在歐洲的卡鮑爾特工留下了一些蛛絲馬跡,萬尼亞與伊格也是順着這些時有時無的蛛絲馬跡找上去的。在電話上,還有兩次在瑞士會面時,他們在談到特工人員時只用他們工作時的化名:克萊斯特、阿里爾、克里本、卡維勃、奧凡、泰斯特、蘇菲、普克、馬勃、道哲。這些名字不時出現在談話中,因此不得不從M的辦公室查找相關檔案,以便確定他們的真實身份,而且,如果這還不算太困難,在電話談話中還有一些街道的名字更是難查。時尚書屋
在某一處,固執的卜克斯力已經走到和克里本很近了,同時伊麗沙白·賽恩斯的報告曾提及已經看見的,而後卻又消失了的蘇菲。時尚書屋
但几乎就在採取實際的行動之際,兩位官員遇難身亡。僅在卜克斯力在法蘭克福豪夫酒店門外被歐寶拍了蒼蠅之前的幾分鐘,他在他的酒店房間裡接了一個電話。時尚書屋
「是丹嗎?」拿起電話就問。是一個口音很重的男人,記錄上加了註釋。時尚書屋
「你要找哪個丹?」突如其來的激動與興奮几乎躍然紙上。時尚書屋
「丹·布魯米。從奇蹟山軟件公司來的丹·布魯米先生。」
「是我。」
「我是烏爾裡希,烏爾裡希·沃斯。」
在這間昏暗的辦公室裡,M有他們已掌握的參考材料:打電話的人用的是奧斯卡·沃姆勃格的確認身份的密碼,直接用卡鮑爾的暗語說是馬勃。這個系列組碼,「丹……丹·布魯米……來自奇蹟山軟件」,已經明確了。「只有沃姆勃格會用這個系列組碼,」M輕聲地說。「這說明如果不是沃姆勃格——可我們的語音專家發誓那聲音是他——那就是什麼人用了奧斯卡的組碼,他是個挺精明的老科學家。時尚書屋
曾在東德研究藥物,是思維控制那一類東西。」
繼續看記錄本,烏爾裡希·沃斯,實際上是奧斯卡·沃姆勃格,對於所有卡鮑爾人來說就是馬勃,要求緊急會見丹·布魯米。他給了名字和地址,是當地臭名昭著的專門宰客的一個夜總會和窯子DerMonch出家人。並且最後加了一句,「去見蘇菲。」
下面的材料是卜克斯力打給月光的一個簡短的電話。「為了保險起見,」M說,「卜克斯力就是這麼一絲不苟。他怕萬一那個小小的無線電儀器沒有很好地接收打進來的電話,他要讓家裡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與馬勃接頭,』他說,然後給了時間地點,最後補充道,『馬上在出家人與蘇菲見面。時尚書屋

』」

這樣,發出了這個最後的報告,福特·卜克斯力,我們所知的萬尼亞,就衝出了他的房間,把他的警惕性拋到了九霄雲外,在法蘭克福的黃昏,死於歐寶車下。時尚書屋

檔案顯示出一系列相似的事件把伊麗沙白·賽恩斯女士,我們所知的莉比·麥或者是伊格引向了死亡。時尚書屋
與萬尼亞在瑞典的第2次會面之後,已經決定了她應該回柏林,在那兒時她已聲稱她曾看見過蘇菲。「對於蘇菲,你們可以從這些圖表看到,」M指出,「實際上,她是個保加利亞人。她于1979年參加卡鮑爾,當時只有18歲。克格勃從保加利亞情報局——老辣殘忍的DS——重新僱用了她。時尚書屋
她作為一名克格勃與DS之間的聯絡官在卡爾斯霍斯特工作,我們收買了她並付她錢。」他微微地笑了一下。「我應該說是美國情報機關在1982年收買了她並付她錢。她真是棒極了。時尚書屋
她為我們所提供的比其他任何人都多。就像他們所說,非常地聰明,學什麼都很快。美國人為了把她弄出來兩個星期,甚至特意製造了一起事故。伊絲,我相信你們的人所使用的術語『一流的行動』。時尚書屋
我想這是很高的評價。」
「是最高的。」
「嗯……怎麼說呢,要是你看過這堆材料,你會看到你們的賽恩斯認為,如果蘇菲露面,她只能在最高級的地方。卜克斯力和賽恩斯決定賽恩斯應該出現在肯派酒店。」
肯派是柏林傳說中的布里斯托爾的酒店肯平斯凱,據說德國的命運和前途早就在肯平斯凱決定了。時尚書屋
「那麼她的真名呢?」邦德把身子探過桌子,眯起眼睛去看那些列着卡鮑爾寶貝成員的分類目錄。時尚書屋
「普莉克希,」M輕聲說。「普莉克希·西蒙。」
「名字不錯,普莉克希。」邦德自言自語地。時尚書屋
「你真是這麼想?」是伊絲,她皺起了鼻子,像是覺得這個名字的味道不對。時尚書屋
「找到了。」M翻過幾頁記錄,用食指指點着其中的一頁,「伊格在布里斯托爾的肯平斯凱時接到的電話。」
前面的幾個電話是和月光的直接通話,其中包括一段嚴肅的對話,對話中月光的領導向她通報了萬尼亞的死訊。另有幾段沒有加密的對話也是在月光與伊格之間,及伊格與德斯特之間進行的。M作瞭解釋,德斯特是麗絲·賽恩斯在蘭利的頂頭上司。時尚書屋
「馬丁·德·羅梭,」伊絲說,「他也是我的上司。那麼除了這些還發生了些什麼?」
「伊格死的前一天。」M翻到另一頁。下午3點26分有一個打進來的電話,莉絲·賽恩斯拿起電話:
「喂?」
「我找吉達。」女人,記錄上寫道,說德文但有一點口音。時尚書屋
「你找吉達嗎?」
「吉達·馮·格勞克。」
「我就是,你是哪位?」
「愛麗絲。愛麗絲·施威爾。」
「對不起,你代表一家公司嗎?」
「是的,我們見過面,馮·格勞克女士。我是為麥斯特先生工作。麥斯特設計所。你記得嗎?」
「對,我有點印象。對不起。但是,是的,我急於找麥斯特先生談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