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6 頁


邦德的腦子裡閃現出福特·卜克斯力被拍了蒼蠅的鏡頭。有個人如何舉起手臂發出信號,使歐寶猛然衝出來,如同四個輪子的子彈,像一塊致命的岩石。他真有點想看到那個皮夾克也來那麼一下。他記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6 / 87)

邦德的腦子裡閃現出福特·卜克斯力被拍了蒼蠅的鏡頭。有個人如何舉起手臂發出信號,使歐寶猛然衝出來,如同四個輪子的子彈,像一塊致命的岩石。他真有點想看到那個皮夾克也來那麼一下。時尚書屋

他記起一本小說裡形容的:一個目標被車撞了。受害者手裡拿着卷報紙,當車撞到他時,報紙彈出了他的手,散落出去,如同舞台上的魔術師變出了一大把鮮花。時尚書屋
新到的旅客加入到這個有秩序的行列,邦德看見皮夾克轉身走進了機場候機廳。片刻,那個站在信息牌旁邊的女人獨自走了出來,也加入了等候出租車的行列。他想,這沒準是一種早期的妄想症,可又有什麼不好呢?又一次來到了外勤場所,意味着要披上一件無形的審慎的外衣:對每一件事都要警覺;要能看見陰影裡的鬼魂;提防無辜的閒人;把每一個飄過來的眼神都視為邪惡。那就是第6感官,它能把那些無可指責的男女們變成殺手和眼線:這就是他戰勝死亡的藝術的要素,這門像時間一樣古老的行業的工具,是一個間諜要攜帶一生的無形的檢索卡片。時尚書屋
他坐進了出租車,告訴司機他要去肯派,在他餘光所及的地方他看見了有人在行動。不是皮夾克,而是那個年輕女人,她把兩個人安插在他後邊的行列裡。然後是一個可以辨認得出的動作:她舉起右手抓住一個廉價的皮手袋,用它在臉上擋了一下,同時用手背遮住眉毛。那是某種肢體語言,為觀看者所做的。時尚書屋
出租車直接駛向布里斯托爾·肯平斯凱大酒店,邦德不願意驚動尾隨者,他試圖不轉動身體就可以看到後面。他向前探了探身子,伸長了脖子,這樣能從側面的反光鏡裡捕捉到車後的變化。走出了一英里,他辨別出一輛跟蹤的汽車,那是一輛醬紫色的大眾高爾夫,有一個司機和一個握著火槍的射手。在車流裡忽前忽後,但咬在他們的後邊:拉下了,又趕上來,開得飄忽不定,他心想這不是個訓練有素的傢伙,卻說明確實有人想要知道他的去向。時尚書屋
當他們到達酒店時,大眾車不見了,不管是誰對他感興趣,現在已經知道他的住處了。一般情況下,邦德會指示司機把他帶到蓋爾胡斯大酒店,甚至洲際大酒店,他就可以使個障眼法,然後跳上另一輛出租車去肯派。但是M講過他們要公開的行動。「卜克斯力和賽恩斯都用盡了所有的手段,」老人告訴他們。時尚書屋
「卜克斯力和賽恩斯仍然被指認被控制着,純粹是籠中鳥。所以,不管他們是誰,讓他們看見你們。」

「你會不會給我們支援?」邦德問。時尚書屋
「如果我們這麼作,你們就見不到他們了,」頭頭髮火了。他的意思是,任何高度機動的地面部隊去救援時,必須首先知道總部應該設在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M解釋道,當地地面上的人,已經把所有認識老卡鮑爾成員的眼線都撒出去了。「那個網絡的所有細胞都在設法取得聯繫,他們知道要找的是誰。」他微微作了個鬼臉,意思是那些聯繫方法:包括報紙雜誌的廣告,各種各樣的粉筆記號以及數不清的實物標誌,對於那些一心要把卡鮑爾徹底消滅的人來說,也都瞭如指掌,無論他們是誰。時尚書屋
伊絲·聖約翰和邦德在一起推敲了所有明顯的難點,翻來覆去地思考過,他們——主要的敵人——可能是誰。在柏林圍牆推倒之前和新秩序確立之後,有什麼人背叛了卡鮑爾?有沒有哪個卡鮑爾的投機分子逃跑了,留下的不滿分子在煽動復仇?誰是卡鮑爾最大的天敵?時尚書屋
這之後,M想起了一個人:馬凱思·沃爾夫,在他的圈子裡被人稱為米沙。是原東德國外情報部,老HAV的特務頭子,將軍。但是他的冷酷心腸確實給他帶來了實惠,他早已無法寄希望于有足夠的朋友能在法庭上幫他,使他在老年不受那些仇人的騷擾。時尚書屋
M用他的指尖輕輕地展平座椅扶手上一個小小的皺褶:「當然,總是有米沙的代表。」他注視着天花板,把臉藏在暗處,在檯燈圓形光亮的外面。「沒有人寫過他,記者們好像完全忘記了他的存在,而每當提起那個舊政權的時候,他們全都是隻撿一些鷄毛蒜皮的事大書特書。」
他再一次敲打着他那一小塊刺青。「沒有,我沒有在倫敦的或紐約的時代雜誌上,更不必說在華盛頓郵報上,或者什麼新聞雜誌上見過威森的名字。他完全失蹤了,加入了舊政權的失蹤少年的隊伍。也許……然後……還是也許?」他的臉回到燈光下,而他的嘴角浮現出一絲陰險的微笑。時尚書屋
沃爾夫根·威森,邦德想,我的上帝,說不定敵人有一個半。有的人說,馬凱思·沃爾夫只不過是更瘋狂的威森的一個傀儡,威森出生在柏林的一個混合雙親的家庭——俄國母親和德國父親。兒童時代去了蘇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回到出生的德國。時尚書屋
因為從來不曾有一張米沙·沃爾夫像樣的照片,因此,也就不曾有過對威森準確的描述,只是一些道聽途說和模糊的形容。威森,東德情報安全部的毒矮子。他非常清楚,他所從事的事業是極具懲罰性的,這懲罰性被他當成了一門藝術來發揮。這個經過莫斯科訓練的野心勃勃的冷酷的人,他的紐帶可以追溯到貝利亞。時尚書屋
檔案中有一些筆記,根據情報部門的記載,還是個孩子的沃爾夫根·威森曾經被那個令人畏懼的、腐化的、決不寬容的克格勃的前身——蘇聯的警察頭子貝利亞看中。這個墮落分子會讓他的打手從街上拉回一些漂亮的女學生,然後對她們進行性摧殘。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