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8 頁


在下一年裡,斯塔申斯基把同樣的方法用於烏克蘭的流亡領袖斯台潘·班德亞。但是這次屍體解剖找到了腦子裡中毒的線索。結局是斯塔申斯基,一個不情願作殺手的人,自己向美國情報當局自首,他成了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8 / 87)

在下一年裡,斯塔申斯基把同樣的方法用於烏克蘭的流亡領袖斯台潘·班德亞。但是這次屍體解剖找到了腦子裡中毒的線索。結局是斯塔申斯基,一個不情願作殺手的人,自己向美國情報當局自首,他成了大量公開審判的主角,僅判刑8年,現在和他的妻子及家庭生活在德國的某個地方,過着幸福的生活。時尚書屋

那之後就再也沒有發現有人用氰化物手槍搞暗殺,直到莉絲·賽恩斯在庫丹附近的布朗酒店的房間裡,弄了一臉的毒藥,這讓邦德很擔心,他曾仔細研究了所有的證物和照片。時尚書屋
肯定是普莉克希把伊格引誘到她的死地,但是法醫和屍體解剖的報告顯示屍體上沒有其他痕跡。她死的時候伸展着四肢躺在床上,只穿著極具誘惑的三角褲衩。從照片上看,她像個準備好了要進行性行為的女人,而且沒有理由相信她是死後被人擺成這種姿勢的。時尚書屋
當時她似乎吃了一塊非常油膩的蛋糕,喝了兩杯咖啡,讓一個情人進到房間裡,準備與他或她做愛,而這時才吃驚地發現死亡漂浮于一小團霧氣之上降臨了。時尚書屋
邦德和M都曾盤問過伊絲·聖約翰,因為她好像是那位死者的特殊朋友。時尚書屋
「你說過她有個情人在華盛頓特區?」
「是的,莉絲和我……怎麼說呢,我們相互交換一些小秘密。」
「就這些嗎,只是姑娘之間的談話?你們不會交換一些秘密情報吧?」
「是姑娘的談話。」伊絲的眉毛擰成了個疙瘩,鼻子皺起來組成了一副已經被逐漸熟悉的表情,當她認為有人對她不公平時,這表情是用來表示不滿的。「莉絲是個一流的官員,而且我對自己自視甚高,決不會去問讓她為難的問題,我從沒問過她我不該知道的機密。」最後這句話充滿了自信,似乎是說,你們竟敢懷疑我和別人談論機密的事情。時尚書屋
「告訴我們那個情人的情況,」M激激她。時尚書屋
「他是個律師,情報局有時用用他,他失業了。對他是個很大的打擊。我只能說他很背時……」
「名字呢?」邦德問。時尚書屋
她遲疑了一下,回答道:「理查德,西蒙·理查德。羅伯森、理查德和波恩斯事務所,在華盛頓特區是個很老的事務所。我說過是和情報局有聯繫的。」
「你還說過她是個忠誠的女人?」
「徹頭徹尾的。」
「你能肯定?」
又是個停頓。「好的,我只記得……」
「什麼?」
「一件很小的不檢點。記得是兩年前。她在一次午餐時告訴我的,在……肯定是1989年。我記得我們在麥森·布蘭奇吃午飯,我記得很清楚。時尚書屋

我也清楚地知道她為那事很難受,我是說,一時的放縱。你看,莉絲是個渴望結婚的女人,他們是打算結婚的,莉絲和西蒙。沒有什麼疑問。她告訴我……我是說她用的詞……」
「她告訴你什麼?」
「她的原話是:我變成了鐵石心腸,我覺得骯髒。」
「她因為一次不檢點而覺得骯髒?」
伊絲點點頭。「她甚至想去告訴西蒙。我勸她還是不說的好。」
M點點頭,沉默了一會兒,邦德問那件事是不是發生在華盛頓。時尚書屋
「她剛從歐洲回來。我猜想她是和卡鮑爾一起工作的。」
邦德與M對看了一眼,眼神裡包含了問題的全部答案。時尚書屋
「那麼這一風流案是發生在歐洲了。」
「噢,是的。」
邦德嘆了口氣。「伊絲,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們。」
「因為那只有一次,一個例外。只發生了一次,而且她很不安。」
「這可不是那種有些女人說的只有一次的風流韻事,而且是和皇家海軍樂隊的成員。」
「太無理了,邦德上校,這是最無理的話。」
「好的,伊絲,對不起,可我們必須知道……」
「她說過再也不會發生了。」
「那你就相信了她?」
「當然!」她憤怒了,很是戒備的架勢。時尚書屋
「伊絲,」邦德平靜地說,「你並不確切地知道,你也不可能確切地知道。」
「莉絲是個正直的……」
「正直與需要無關,伊絲。你是否也曾面對過類似情況——我不是指性——任何情況。」
「沒有,如果我說了我不會再做什麼事,我一定不會的。莉絲也是一樣。」
「她提起過情人的名字嗎?」
「沒有確切地。漢斯,或弗蘭斯,類似的名字。沒有姓,他是個德國人。」
「噢,我的上帝!」邦德又嘆了口氣。這是在伊絲的缺乏經驗的棺材上的又一個釘子,由於要和她一起在非常危險的環境裡工作,使得邦德更加不痛快。時尚書屋
莉絲·賽恩斯曾是非常有經驗的,她真的就掉進了遊戲中這一最古老的圈套?顛倒的甜蜜陷階?在這一行裡這種事情被稱作為快樂公子綜合症。邦德不知道,但整個的事情使他對伊絲·聖約翰小姐和她的關於正直的觀念非常不以為然,且不說她對於她所喜歡的人的那種盲目的信任。時尚書屋
他起床走到鏡子前面,查看他自己的表情:突然他冒出了一些想法,死亡是否會以某種不可預料的甚至荒謬的形式來到自己面前。當你把一個情人擁入你的懷裡,還有什麼比在這個時候結束生命更糟糕?時尚書屋
他穿上衣服。筆挺的褲綫,一件名牌襯衣配上一條皇家海軍的領帶,和一件做工考究的夾克,甚至顯不出他別在後腰裡的ASP。時尚書屋
伊絲應該到了,只要她和他聯繫上,他就要下樓去進晚餐。他記得肯派有極好的熏大馬哈魚。而且威靈頓牛肉在這個世界上也很難找得到了。時尚書屋
他又一次站到鏡子前,把領帶調整好,這時電話響了。時尚書屋
「喂?」他想這會是伊絲,所以等着她說出密碼序列。時尚書屋
「詹姆斯?」
「是的?」很奇怪,她沒有說應該問的吉姆·格德法伯。時尚書屋
「我在202。我想你最好馬上過來。」
「出了什麼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