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第 9 頁


如果真有什麼地方不對,她起碼應該給他「特別」兩個字。而她只說:「就是直接過來,情況緊急。」她的聲音似乎還算平靜,他也沒有聽出恐懼的成份。摸了一下ASP,覺得有了護身的法寶,他離
作者:約翰·加德納 譯者:孟運 / 頁數:(9 / 87)

如果真有什麼地方不對,她起碼應該給他「特別」兩個字。而她只說:「就是直接過來,情況緊急。」

她的聲音似乎還算平靜,他也沒有聽出恐懼的成份。摸了一下ASP,覺得有了護身的法寶,他離開了房間,穿過走廊,去敲202的房門。時尚書屋
「門開着,」她在房裡說,於是他輕輕推開門。時尚書屋
「馬上就來,詹姆斯。」從半開的浴室門裡傳出她稍微提高了一點的聲音。時尚書屋
然後,當他用腳踢了一下把房門關好後,她出現在過道里,她的臉已經被嚇得灰白,一個男人站在她身後,他的手臂卡在她的脖子上。時尚書屋
這是個高個子男人,六十出頭,薄薄的一層灰白的頭髮從前額向後梳。他戴着一副厚厚的水晶眼鏡,沒有修臉,而且他那身皺皺巴巴鬆鬆垮垮的褐色西服,就像他一直穿著睡覺一樣,而他自己卻是突然瘦了多少磅似的。時尚書屋
伊絲·聖約翰被他推在身前當作個擋箭牌抓住,他的左手把她的頭向後拉,強迫她向前看,而他的右手攬在她的胸前,手裡有一支齷齪的沙漠之鷹自動手槍,邦德想,可能是異型0.44麥根槍。但這也沒有多大區別,它如同以色列生產過的一種手槍,可以在這個範圍內阻止任何形式的目標。時尚書屋
「原諒我,」那個男人說,那副厚厚的眼鏡使他的眼睛看上去大了許多,表情奇特,「據我所知,你就是新的萬尼亞。」
「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朋友。為什麼不讓這位女士走開?有人在附近揮舞着這麼個傢伙,是沒辦法進行理智的談話的。」
「我想活着出去。」他的口音很重。邦德猜想是慕尼黑人,雖說他對德國土話的瞭解比不上海根斯教授。時尚書屋
「我們的想法一致。」
「那麼你能否賞臉坐下來,請。」沙漠之鷹的槍口衝著一把椅子指了指。他知道如何運用武器,不管眼睛好不好。時尚書屋
邦德服從了,坐下並把右手背在椅子後邊,椅子是十八世紀威尼斯傢具的小小的複製品,有一個五顏六色的雕花靠背。時尚書屋

「因此。」這個抓住了伊絲的傢伙把她轉過去,面對坐著的邦德。「因此,你是新的萬尼亞,對吧?而這位是新的伊格?」
「你都和他說了些什麼,我親愛的?」邦德勉強作出個笑容。時尚書屋
「什麼也沒有!」她試圖搖搖頭,但那個戴着一對瓶子底並拿着沙漠之鷹的男人用槍頂在她的脖子後面使她沒辦法動。時尚書屋
「告訴你。」邦德把手伸向背後,隨便地順着脊背向下,觸摸到ASP的槍托。「咱們這麼說,你告訴我們你叫什麼,我們沒準和你交換點秘密,你說怎麼樣。」
他似乎在考慮,嘴張了幾次卻什麼也沒說出來。時尚書屋
「好的。」邦德笑了。他的指尖觸到了他夾克衫裡面的傢伙。「那麼就簡化一下,我來告訴你你是誰,行不行?」
他看見那人緊握的手放鬆了片刻。時尚書屋
「我認為你是世界著名的致幻藥物博士,眾所周知的奧斯卡·沃姆勃格;有時也叫烏爾裡希·沃斯,還有一個化名是馬勃。我同樣認為你應該對我的一個朋友的死負責。你知道他名宇是萬尼亞,對嗎?」
這個握槍的人嘴張開的時候,邦德從他的椅子上躥了起來。時尚書屋

4 死亡從口入

最後當他的手指彎過來握住ASP的槍把時,他的雙腳用了點力,使身體離開了椅子,並稍微轉了一個方向,於是沃姆勃格只能笨拙地轉動身子,才可以既不放鬆伊絲又繼續用槍逼住邦德。時尚書屋
他把雙腳儘量地往後收,几乎收進了椅子下面,這樣給了他最大的力矩把自己彈向前方。他在空中停留的一剎那把手槍拔了出來,但武器只能是迫不得已的選擇,他要讓沃姆勃格活着,還要能說話。況且槍響之後,酒店經理很可能去報告警察。德國的警察對敢於在肯派玩槍的人是不會輕易放過的。時尚書屋
而且如果德國情報局發現了英美的情報機關在他們的地盤上活動,他們肯定會撕破臉的。誰都知道聯邦情報局對這一類事件的敏感程度,尤其是在統一之後。時尚書屋
當他移動到右邊時,他把左腿的小腿一收,然後用他全部的重量射了出去:他的皮鞋後跟重重地踢在那只握著沙漠之鷹的手上。時尚書屋
他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然後是痛苦的呻吟。那一聲受驚後的尖叫聲則是伊絲發出來的,武器掉在了地板上。當他雙腳落地站穩時,面對著的是一臉痛楚、眼神不濟的沃姆勃格,後者已經放開了伊絲,抓住他那只受傷的手,極度痛苦地哀嚎着。時尚書屋
邦德用左腳把沙漠之鷹踢到房間的另一邊,抓住沃姆勃格的兩隻手,然後擰住他的領帶,使襯衣領子緊緊地卡在他的脖子上,他的眼睛開始向外凸出,臉漲得通紅。時尚書屋
「撿起手槍,伊絲!把門鎖上,坐在那兒!」他抬頭示意在門附近的一張椅子。當邦德把沃姆勃格提起來轉身塞進一把椅子時,他渾身散髮着一股發了霉的小麥和大蒜的氣味。時尚書屋
沃姆勃格還在呻吟,握緊着他的手,拚命地喘着氣;最後他終於吸足了一口氣,喘息得不那麼劇烈了,但面頰仍因疼痛而痙攣着,過了一會,抬起頭,又接着喘息着,像一條脫離了水的魚。他盯着邦德暴怒的眼睛。「下手吧。」他提高了聲音,近乎于歇斯底里,從他那受傷的喉嚨裡擠出來類似於鷄的叫聲。時尚書屋
「下手吧!殺了我。這就是你們來的目的。」
邦德的聲音平靜而安詳。「憑什麼你認為我們會那麼幹,奧斯卡?」
「憑什麼?別把我當傻子……啊……我稱呼你萬尼亞,對嗎?除非你告訴我一個別的名字。」
邦德點點頭。「萬尼亞沒有錯,不過要是萬尼亞讓你感覺什麼地方不舒服,你可以叫我詹姆斯。自從那起由於你的責任而造成的死亡之後,你肯定對這個特殊的名字感覺不舒服。」
「什麼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