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1 頁


1偶然,是件有趣的事。溫水小百合知道之後,心情輕鬆了不少。光是這個,看官大概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吧。若要理解小百合的感受,就必須由火車緩緩開動,從車窗看不見在月台揮手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7)



1

偶然,是件有趣的事。時尚書屋
溫水小百合知道之後,心情輕鬆了不少。時尚書屋
光是這個,看官大概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吧。若要理解小百合的感受,就必須由火車緩緩開動,從車窗看不見在月台揮手的母親時,小百合陷入何等膽怯的心境那一刻開始說起。時尚書屋
實際說來難為情。當火車加快速度,想到再也不可能回去家裡時,小百合甚至淚水盈眶。當然,她馬上責備自己,都十八歲了,這樣子多難看呀,於是立刻把眼淚吞回去。時尚書屋
小百合一直盯着窗外的景物:自己的家鄉漸漸遠去,最終被陌生風景取代。時尚書屋
十八歲的溫水小百合,是高三學生。時尚書屋
為了參加大學考試,她在開年過後沒多久的這一天,離開自己的家前往東京。時尚書屋
長到這麼大了,小百合從沒有嘗試一個人旅行。即使和母親在一起,也未曾嘗試離開這個士生土長的小市鎮兩天以上。時尚書屋

這回居然一個人去東京……

當着母親面前,她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大膽提出,「我想參加東京的大學試!」
而當現在一個人搭火車時,她已不禁懊悔,想著假如不上什麼大學,留在鎮裡找份差事多好。時尚書屋
但——現在已經不能取消了。不光是母親,連當地的高中老師和朋友都鼓勵她。時尚書屋
「小百合,加油哦。」
的確,溫水小百合是那間高校的「女秀才」。老師說:
「你也許可以進東京的K大的。」
於是小百合萌生考K大的意欲……
可是現在小百合完全喪失自信。出東京、上補習班儘管只有一個月左右)、考試——她擔心在考試之前能不能忍受一個人的生活。時尚書屋
母親的老朋友的兒子會把小百合安置在他的公寓裡,他多半也會到東京車站接她。時尚書屋
可是,小百合從未見過這個人。他是怎樣的人?會不會給他添麻煩?像我這種土包子,會不會受人嘲笑?時尚書屋
一旦陷入不安,便開始無窮的擔心。萬一這人忘記來接小百合怎辦?時尚書屋
那時小百合會在月台上束手無策。對,連母親都沒見過他本人。時尚書屋
儘管是從前認識的朋友——是朋友的兒子。老實說,小百合因母親硬把自己塞給別人的做法而覺得為難,對方大概也覺為難吧。時尚書屋
如果住不下去,即使想離開,在東京人地生疏,也沒有其它去處啊。時尚書屋
「我太意氣用事了……」小百合不由獨自喃語時,有聲音說:
「對不起,這裡有人坐嗎?」

「嘎?」正在發獃的小百合,作出稍微遲鈍的反應,「啊,沒人坐。」
老實說,她一直沒察覺旁邊是空位子。時尚書屋
「好極啦。」那女孩把手提袋放到網架上,再問小百合,「——你的行李不擺上去?」
小百合的旅行袋擺在腳畔,腳不能伸展,的確對她造成困擾,可是她不放心,她怕擺到網架上後,萬一被人拿走了……
「我不用。」小百合說。時尚書屋
「是嗎?」那女孩也不怎麼介意,在小百合旁邊的位子坐下,「有位坐真好,不然站到東京就慘了。」
那女孩看起來年紀和小百合差不多。但她予人開朗高貴的感覺,十分有朝氣。時尚書屋
而且,她有一張白皙可愛的臉孔、修長的雙腿——一切都和小百合成反比。時尚書屋
「去東京?」那女孩問。時尚書屋
「嗯。」
「我也是。」她微笑的臉好象在發亮。時尚書屋
但是,由於小百合的性格使然,她不會輕鬆地和陌生女子交談。時尚書屋
那女孩見小百合不開口,便把坐椅的靠背倒下去,伸懶腰。時尚書屋
她穿的衣着也很時髦,令人想起枯葉的暖色夾克、灰長褲。小百合穿的是寬大的毛衣,而短褸則脫下來掛着。時尚書屋
這女孩一定去過東京無數次了,小百合想。時尚書屋
無論如同,火車以固定的速度繼續飛馳,逐漸縮短到東京的距離。小百合的心情稍微平靜些,她也稍微把椅背倒下去。時尚書屋
還有好幾小時才到。昨晚太興奮了,几乎一夜沒睡。可是小百合的神經太緊張,她無法這樣子在獨自乘搭的火車上入睡。時尚書屋
「振作些!」小百合這樣說給自己聽。時尚書屋
準備考大學的人,在抵達東京以前就患神經衰弱的話,像什麼話。時尚書屋
小百合打開手袋,拿出一個灰色大信封。這是K大學的考試要項。她已讀過好幾遍,十分明白了,現在再看一遍,是為收緊心情。時尚書屋
旁邊也傳來同樣窸窸睟睟的聲音,小百合不經意地向鄰座的女孩瞄了一眼。她的膝頭上有個同樣的灰色信封。時尚書屋
不可能,怎會這麼巧——
對方也看看小百合,望望她的信封。時尚書屋

二人面面相覷——

「說不定——」那女孩說:「K大?」
「對。你也是?」
「K大——咦,好象假的!」
二人一同笑起來。時尚書屋
年輕女生一同揚起笑聲時,聲量相當驚人。周圍的搭客都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我叫水田智子。」那女孩說。時尚書屋
「溫水小百合。」
「溫水?好少有的姓。」
「常有人叫我“溫暖的熱水」的。”小百合笑說:「水田——你常去東京?」
「怎會常去?」水田智子搖頭,「這是第2回。上次——已經十年前啦。」
「真的?因你穿得好時髦,我以為你常到那裡去。」
「從雜誌中研究出來的。溫水——我可以叫你小百合麼?你叫我智子就行了。」
「當然。」
「小百合,你第1次去東京?」
「是的。好擔心。」
「有誰來接你?」
「家母的老朋友的兒子——你呢?」
「已經十年沒見的遠親。上次見他時還是大學生,現在三十歲了,是有妻室的班族上。」
「在他那裡受照應?」
「對——哎,我們兩人都能考上K大就好了。」
「真的。」
小百合和幾分鐘前完全不同,變得判若二人似的,覺得好快樂。時尚書屋
和水田智子談談這個說說那個的,感覺上彷彿是很久以前就相識的朋友似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