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10 頁


「憑我孩提時代學到的爬樹要訣。」大崎坦率地說:「事後爬上月台,我的膝頭才開始顫抖。」「聽你這麼說,放心了。大崎老師也是人哪。」「對了,室田先生,你說接到大崎老師被電車撞到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7)

「憑我孩提時代學到的爬樹要訣。」大崎坦率地說:「事後爬上月台,我的膝頭才開始顫抖。」

「聽你這麼說,放心了。大崎老師也是人哪。」
「對了,室田先生,你說接到大崎老師被電車撞到的電話,這才飛着來的。」片山說:「是誰聯絡你的?」
「這就不曉得了。」室田側側頭,「我想是從車站月台或什麼地方打電話來的。因為周圍十分吵雜。我吃驚之餘,連對方的名字也沒問……大概是我們學校的女學生偶爾見到而通知我的吧。」
「女學生?是女孩子嗎?」
「不曉得是不是女孩子,不過肯定是女的。」
「原來如此。」
「那女的可能就是推老師的人。」晴美說:「兇手推了老師一把後,當然立刻離開那個地點了。她一心以為老師死定了——」
「有沒有被什麼人憎恨,最近有否受恐嚇之類的事發生?」片山問時,大崎露出束手無策的樣子。時尚書屋
「這種事……一點頭緒也沒有——啊,謝謝。」
澆上大量朱古力漿的特大號蛋糕來了。片山光是看到就覺得胃口難受。時尚書屋
市原百合故意移開視線。開始吃蛋糕後,大崎的表情快樂得像個小孩子。時尚書屋
「總之,老師是個脫離現實的人。」室田說:「書就是情人。有時令人覺得老師會不會是從書本生的。」
他是書蟲嗎?不管是如何關在象牙之塔的學者,一旦回到家就是普通的男人。時尚書屋
然後,由於他的無邪性格,經常招惹危險。在他自己不知不覺間,有時碰到別人的秘密。時尚書屋
而且,人不光是只有表面生活的動物,必然有外也有內。時尚書屋
當了多年刑警,片山也見過好幾個實例,這種「不懂世故的無邪性格」,經常是最殘酷的人……
「那麼,該回去了。刑警先生……可以嗎?」
「請。小心。後天我再去大學拜訪。」
「歡迎歡迎。我要打掃一下才是。」
大崎正要和市原百合一起離開時,突然向躺在地上的福爾摩斯致意說:「再見。」
片山也給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唉,老師有點與眾不同的。」室田苦笑,「從來就是這種作風,一點也沒改變。居然可以當教授,哈哈。當然,研究的實際成績是足夠有餘的,但一碰到政治方面的策晷,就麻煩多多了。」
看樣子,室田是個在「那方面」手腕高明的類型。時尚書屋
「對了。」片山坐直身體,「你知道今板教授被殺的事嗎?」
「知道。嚇一大跳哪。」
「他是同科的教授吧。」
「嗯,卻是跟大崎老師相反的類型。」室田說:「喂,再給我一杯咖啡好嗎?對不起。」
「接在今板教授之後是大崎教授。幸好化險為夷了,但搞得不好的話——普通情形,十之八九必死無疑啦。」
「大概是吧。」

「總覺得不是巧合——你說對嗎?」
「這個我不知道……」
「你聽說過什麼嗎?有關可以形成動機之類的事。」
「這個嘛——今板老師是個話題多多的人物,跟女學生之間有許多緋聞、謡言之類的。」
「原來如此。」
「至于大崎老師嘛。」室田搖搖頭,「殺了他有什麼好處?一點頭緒也沒有。」
「明白了。」
片山記下了室田的研究室和住宅的電話,先一步離開咖啡室。時尚書屋
「片山兄,怎麼做?」石津說。時尚書屋
「今晚多半什麼也不能做了,回去吧。喂,晴美——怎麼啦?」
「福爾摩斯在做什麼?」
福爾摩斯走出這間咖啡室,在走了一段路的地方止步不動。時尚書屋
「看來它有些意思想表示。」
「喵。」
「‘再給我一杯咖啡」”晴美說。時尚書屋
「什麼?」
「可能是他遲走的藉口——假如他另有想法的話?」
片山和晴美對望一眼。時尚書屋
「明白了——石津。跟蹤。」
「包在我身上。」石津「啪啪」聲弄饗指,「不運動一下,肚子不會餓。」
「你還想吃東西?」片山愕然。時尚書屋
大崎和市原百合一同走出車站。時尚書屋
市原百合看上去四十開外。胖乎乎的身材與年齡相應,但又不到肥胖的地步。凶凶的臉瞪人時好可怕,但也很快回愎笑臉。時尚書屋
「老師,我說你呀。」
「什麼?」
「竟然被人推落電車前面去!老師,是不是做了什麼叫人仇恨的事?」
「我沒印象?」
「例如拋棄女人之類的?」
「我嗎?」
兩人稍微對望一下,一同大笑。時尚書屋
走十分鐘左右就到家了,然而正值大隆冬,夜風寒冷無比。時尚書屋
「喂,你應該穿件大衣出來才是。」大崎說:「把這個借你。」
他想脫下大衣給市原披上。時尚書屋
「不行。」市原百合阻止他,「老師個子小嘛。我有脂肪禦寒。」
「是嗎?但——」
「還有一段路而已。」
兩人加快腳步,在車子多大不會經過的馬路上,夜很靜。時尚書屋
正當他們再加速往前走時,看見對面馬路有個女孩走過來。時尚書屋
「咦?」大崎獃了,「這是什麼?」
女孩……十七八吧。時尚書屋
大崎彷彿見到幻象似地瞪着前面。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市原百合也好不容易才回覆現狀的樣子。時尚書屋
「這樣子會感冒的……」
大崎的話也許有點離題。時尚書屋
在如此寒風吹襲中,女孩的打扮形同裸身——她只穿了一件襤褸的貼身無袖襯衫,走得東歪西倒的。時尚書屋
而且是裸足的。然後,在兩人的注視下,她猛地倒在柏油路面上。時尚書屋
「不好了!」
「這可不行。到家前面了……把她帶進屋裡去吧!」
「是!」
「幫幫忙……來,扶她起來……」
大崎也有焦急的時候。時尚書屋
大崎真正覺得焦急,已是久違的事。時尚書屋
「大學指南」的手冊。時尚書屋
綠色的校園占滿這個彩頁。溫水小百合看看這張照片,然後抬起眼睛。時尚書屋
「啊,一樣的。」
對。跟照片一模一樣的K大校園就在眼前。時尚書屋
理所當然地一樣,小百合禁不住笑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