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12 頁


「哦……」小百合點點頭。成人的世界就有這種事。小百合已不是小孩子,她明白一點點。不過,明白歸明白,跟諒解不同。她希望自己永遠不諒解這種事。不然的話,她不知道該如何向自己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7)

「哦……」小百合點點頭。時尚書屋

成人的世界就有這種事。小百合已不是小孩子,她明白一點點。時尚書屋
不過,明白歸明白,跟諒解不同。她希望自己永遠不諒解這種事。時尚書屋
不然的話,她不知道該如何向自己的下一代交代所謂的「公平」或「平等精神」。時尚書屋
「但是——」佐久間恭子側側頭,「他在這個地方幹什麼?」
這時候,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時尚書屋
「咪噢。」
咦?小百合驚訝地回頭,見到福爾摩斯帶著它走在前頭片山和石津走過來,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石津先生!」禁不住先喊出石津的名字。時尚書屋
「嗨,聽說今天有入學試說明會?」片山說。時尚書屋
「噢,是刑警先生呀。」佐久間恭子好象已經見過他們,「你們認識她?」
「我就是在這位片山先生的府上暫住的。」小百合說:「還有,這位石津先生曾經救我脫險。」
「呵。真巧呀。」
「你——怎麼啦?折到腳?」石津問。時尚書屋
「不,沒什麼——我必須走了。」
「好。我們為了今板教授的命案,正在到處查訪中。」片山說:「福爾摩斯——你銜住什麼?」
仔細一瞧,福爾摩斯銜着一張折成兩半的紙回來。時尚書屋
「咦?會不會是剛纔那人掉的?」小百合說:「我交給他去。他好象是來參加說明會的。」
片山撿起那張紙。時尚書屋
「是張便條哪。“明晚,十二時,阿特籣號。’——是約好碰頭的地點吧。」
「不能熬夜的。」石津嚴肅地說。時尚書屋
「那我保管了。」小百合說:「石津先生……今晚也會來吃晚餐嗎?」
「看工作情形而定。」
「我等你。」說著,小百合有點臉紅,「再見了。」
她「噠噠噠」地急急跑開了。時尚書屋
「不要跑!」佐久間恭子喊,「——真好哇,年輕人。」
「你也很年輕呀。」片山說。時尚書屋
「唷,是嗎?」佐久間恭子稍微用手摸摸頭髮,「今晚可以陪我嗎?」
「嘎?」
片山不由焦急了。佐久間恭子笑起來,十分豪爽又舒坦的笑聲。時尚書屋
恭子年約三十五六。一張脂粉不施的臉,和藹可親,是那種任誰都有好感的類型。時尚書屋
「對了,你掌握到什麼?」片山問石津。時尚書屋

「加油吧!」她拍拍片山的肩膀。時尚書屋
「走吧,石津。」
「呃……」石津好象在想東西。時尚書屋
「怎麼啦?」
「不……她一提到晚飯的事,突然就餓起來了。」
片山嘆息。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的叫法,不知是同情,還是嘲笑他。時尚書屋
說明會的會場,是個大得令小百合目瞪口獃的大講堂。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要找剛纔那個「代議士的兒子」就不可能了。還有,也不可能找到那個可能坐在某處的「水田智子」了。大部分位子已經給坐滿,小百合在後頭的空位子坐下。時尚書屋
「嗨。」過來喊她的是剛纔幫她的室田助教,「已經沒事了?」
「是的。謝謝。」她道謝一番,「噢,對了——」
「嗯?」
「有個代議士的兒子——戴眼鏡的、有點神經質的人,你知道嗎?」
「啊,你是說門協吧。他弟弟今年應考。他在那邊。」
出乎意外地靠近自己,反而完全沒發現。時尚書屋
「你好。」小百合走過去,站在他旁邊,「你是門協先生?」
對方的暗淡眼神從眼鏡背後抬眼看她。時尚書屋
「什麼事?」
「剛纔,你是不是掉了這個?」小百合把那張便條遞過去——
門協的臉唰地變色,快得叫小百合大吃一驚。時尚書屋
「在哪兒找到的!?」
他像搶奪似地接過那張便條。時尚書屋
「撿到的——僅此。」小百合生氣了,快步回到自己剛纔的位子。時尚書屋
什麼意思嘛,這種態度!氣人!
她生着氣回座時,說明會剛好開始。時尚書屋
說明會在緊張的氣氛下進行。只有把詳細的指示、教室的分配法之類的說明記下來的原子筆聲音,在寂靜的空間作響。時尚書屋
怎麼說?在這裡出現的全是試場的敵手。當然,几乎彼此都不相識,也沒交談。時尚書屋
說明會結束後,小百合舒一口氣。居然緊張到這個地步。時尚書屋
由於大家同一時候回去的緣故,出入口非常擁擠。小百合想待會兒再走,所以繼續坐在位子上。時尚書屋
「喂,你。」
有人喊,她抬起頭來看,是剛纔那個議員的兒子門協。時尚書屋
「什麼事?」
「不——剛纔對不起。」他垂下眼睛,「我禁不住精神緊張,做了失禮的事……」
小百合堆起笑容,說:
「的確是叫人氣忿的態度。不過,算了,我忘啦。」
門協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謝謝。我叫門協升二。你呢?」
「溫水小百合。」
「溫水?哦。我們都能夠考上就好了。」
「是呀。」
「那麼……謝了。」
「不客氣。」
小百合目送門協升二快步混入其它人中間跑開了。時尚書屋
他不是太壞的人嘛,她想。時尚書屋
「叫我馮?」
明石布子站在客廳入口,兩手交叉在圍裙前面,望着把身體沉在沙發上的今板
京子。時尚書屋
「嗯,進來吧。」今板京子——現在是未亡人的她說:「坐——喪禮方面,辛苦你了。」
「哪裡哪裡。」明石布子木無表情地說。時尚書屋
「家裡也終於平靜下來了,必須為以後的事考慮考慮啦。」京子說。時尚書屋
「呃。」
「因此,這個家對我一個人來說太大了些,但要賣掉也不容易。除非有必要搬走則另當別論。」
「呃。」
「因此……」京子看著塗上指甲油的手指甲說:「我想首先把你辭掉。」
布子並沒有表示困惑的樣子,說:
「是嗎?那麼,每天的家務由太太做嗎?打掃啦、洗衣之類。」
京子瞥了布子一眼。時尚書屋
「不是的。我很忙,我有許多應酬。當然,我會僱用其它人的。」
「若是這樣,不如繼續僱我的好。」布子用有恃無恐的語調說:「我想訓練新人?是很麻煩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