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18 頁


「你說室田老師?」井口良子的鷄尾酒杯已經是空的,「今板老師死了,室田老師的內心大概很高興吧。」片山給嚇了一跳,問:「為什麼?」「因為現在的主任教授是大崎老師呀。然後有今板老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37)

「你說室田老師?」井口良子的鷄尾酒杯已經是空的,「今板老師死了,室田老師的內心大概很高興吧。」

片山給嚇了一跳,問:「為什麼?」
「因為現在的主任教授是大崎老師呀。然後有今板老師在。室田老師想升教授的話,應該需要相當時間才有機會。」
「原來如此。」片山點頭。時尚書屋
「看。」小百合捅捅片山,「是他!」
望望店門入口,但見門協升二正走進來。時尚書屋
異樣地心神不寧的樣子。時尚書屋
他走向櫃檯,在高腳椅上坐下後,飛快地瞥了一下腕錶。時尚書屋
「十二點啦。」晴美說。時尚書屋
片山等人所坐的位子有點暗,而且靠裡頭,首先不必擔心被發現。時尚書屋
「他怎會來這裡呢?」井口良子說:「他不是門協先生的兒子麼?」
「是的。看樣子,他和室田老師有牽連哦。」
「呵。」井口良子雙眼發亮。時尚書屋
「過了五分鐘。」晴美說:「那叫關谷的也沒來哪。」
「嗯……來了就知道的。」小百合點頭。時尚書屋
「室田不來。是否察覺有危險?」片山側側頭。時尚書屋
「再等一會吧,也有可能遲到的。」
一個女子走進店內。時尚書屋
個子修長,臉在暗處看不清楚。她慢條斯理地走進來,迅速環視周圍,再往櫃檯走近。時尚書屋
「這個女的?」
「可能。」片山點頭。時尚書屋
女人若無其事似地坐在門協升二旁邊。時尚書屋
會有什麼事發生?片山慢慢喝着變溫了的果汁。時尚書屋
「老師。」
市原百合探臉進客廳。時尚書屋
「什麼事?」大崎從書本抬起頭來,「已經這麼晚啦。」
似乎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老師一和書交手就忘我啦。」女管家笑了,「請去沐浴。」
「唔……她呢?」
「已經洗過了。」
「是嗎?那麼……洗個澡也好。」
大崎合起書本,伸個懶腰。時尚書屋
「我去縫補一點衣服。」說完,百合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辛苦啦。」

大崎把書擺在桌上。時尚書屋
「呃……」有聲音傳來。時尚書屋
那少女剛洗過澡,用浴中捆着身體,用難為情的表情站在那裡。時尚書屋
「怎樣?感覺好一點嗎?」
「好多了……讓你擔心,對不起!」少女鞠躬。時尚書屋
「不,不需要這樣……你想起什麼了麼?」
少女搖搖頭。時尚書屋
「什麼都想不起……無論怎麼想,好象記憶在捉迷藏似地跑了。」她說。時尚書屋
「是嗎?唔,不必急。反正有時間,慢慢想好了。」
那晚倒在眼前的少女,結果被安排留在大崎家裡受照顧。時尚書屋
可是,當少女的燒退了,意識恢復後,她表示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包括自己的名字、家在哪裡。時尚書屋
這樣子可不能讓她走。市原百合有點不同意,而大崎說:「這是緣分。」

於是決定把她安置在此……

「會不會麻煩?」少女說。時尚書屋
「這裡只有我和那名女管家。哪來的麻煩?」大崎笑說:「你這樣子,會感冒哦。」
「對不起!」少女害躁地垂下眼睛,「那我先去休息了。」
「唔,晚安,」大崎說……
正當少女要離開客廳的時候。裡在她身上、邊端給扣住的浴中,在她轉身的當兒滑落了。時尚書屋
「嘩!」她叫了一聲,慌忙拾起浴中遮住裸身,「失禮了!」
然後奔了出去。時尚書屋
大崎楞楞地坐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與年齡不相稱的心臟撲撲跳。看到小女孩的裸體又怎麼樣?時尚書屋
不,不是小女孩。多半十七八了吧。時尚書屋
可是,從大崎眼中看來,她是女兒——不,孫女輩的年齡了。然而……
那和他在書本上看到的不一樣。那肯定是一個震憾。時尚書屋
剛洗過澡,發紅的白皙肌膚和有光澤的亮度,強烈地烙印在大崎的眼瞼中。時尚書屋
「傻瓜!你以為你幾歲了?」
不由脫口而出時,百合訝異地探臉進來。時尚書屋
「老師?你怎麼啦?」
「不……沒什麼。」
「可是,剛纔你說“傻瓜’什麼的。是說我嗎?」
「不是。」大崎慌忙搖頭,「我說我自己。我對自己所感覺到的事是否誠實覺得『傻瓜』而已。」
「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大崎站起來,「我去洗澡了。」
「請慢慢洗。」百合說。時尚書屋
大崎抬頭望一望少女奔上去的樓梯。不知何故,他無法從那個地點移動。時尚書屋
女人的臉並沒有朝向門協升二,可是片山知道她用壓低的聲音對他說話。時尚書屋
因為門協不時在點頭,所以知道。時尚書屋

6

女人從手袋拿出一個信封。她把它擺在兩人的正中央一帶,然後門協也拿出一個信封。時尚書屋
兩個信封並排而放,女人倏地伸手拿走門協的,而門協也倏地拿走女人的信封。時尚書屋
「走吧!」片山瞄準時機站起來。時尚書屋
就這時候——店內的燈光「啪」地熄掉。時尚書屋
假如外面有燈光照進來,或者至少有一個窗的話,事情就會完全不同。時尚書屋
可是,像「阿特籣號」之類的咖啡吧,普通情形是完全沒有窗戶的。原本就是暗沉沉的店,客人卻很喜歡走進來。時尚書屋
燈光就在那時候突然熄了。時尚書屋
「怎麼一回事?」片山剎時間停止動作,繼續站在那裡。時尚書屋
「燈光——」說話的多半是K大的女職員井口良子。時尚書屋
「有人關掉的。」晴美說。時尚書屋
「但——」
店內完全黑暗,這樣無法採取行動。時尚書屋
聽見客人騷動的嘈雜聲。時尚書屋
「搞什麼的?」
「好暗哪。」
有人說些不說也知道的話。時尚書屋
「趕快想點辦法呀。」
開始有人埋怨。時尚書屋
傳來「咯咯噠噠」的聲音,櫃抬方面。多半是店裡的人在找着手電筒吧,片山想。時尚書屋
接着——突然有人喊[
「火燭啊!」
黑暗中,所有人都沉默靜待着,那聲音出奇地響徹四周。一瞬間,困惑和懷疑的空氣在黑暗中傳開。時尚書屋
「危險!」片山說。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尖叫。時尚書屋
「趴下來!到桌底下!」片山快口說。時尚書屋
不過兩秒之間的事。福爾摩斯的叫聲讓片山記起,他們的位子是在店的裡頭。時尚書屋
「趴下來!」晴美接着喊。時尚書屋
椅子倒了。同時傳來叫喊聲,「逃命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