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22 頁


百合要出門呀。換句話說,回去的話,只剩下我和那女孩兩個。當然……也沒怎麼樣。沒錯,我已六十,是學究之徒,一生獻身給學問。一名女子又算得了什麼?可是,大崎愈想努力忘記,愈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37)

百合要出門呀。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回去的話,只剩下我和那女孩兩個。當然……也沒怎麼樣。時尚書屋
沒錯,我已六十,是學究之徒,一生獻身給學問。一名女子又算得了什麼?時尚書屋
可是,大崎愈想努力忘記,愈是想起那少女的浴中掉下時無意中看見的雪白肌膚。時尚書屋
對——結果,這個記憶使大崎的關心從貴重的書本轉移了。時尚書屋
大崎老實地給嚇了一大跳。因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這種豈有此理的事……
「呵?」晴美說:「哥哥差點被殺?」
「你不信?福爾摩斯親眼看到的。」
「喵。」
片山飛快地望福爾摩斯一眼,向它打個眼色。他很難說出口,是福爾摩斯救了也。時尚書屋
「結果被兇手跑了?」
「你這樣說的話……但總比我被殺來得好吧!」
「是呀。現在要辦喪事相當花錢的。」晴美冷冷地說。時尚書屋
——中午時分,片山終於睡醒,出來吃飯。時尚書屋
他在晴美的辦公室附近的餐廳吃午餐,對片山來說是「早午餐並用」。時尚書屋

7

「她怎樣?」
「沒事了,已經重新振作了。她說要好好用功,考上K大。」
「是嗎?好極了。我以為她會在意的。」
「兇手的狙擊目標是井口良子吧。」吃完後,晴美搖身變為「名探」。時尚書屋
「我猜是的。找不到要殺溫水小百合的動機嘛。」
「有沒有和她的家屬談過?」
「井口良子的家屬?大致上談過了,目前還不是談這個的時候。」
「說的也是。」晴美點點頭,「假如這件事果真牽連K大的內部問題……」
「今板教授命案也應該調查這方面的動機才是。當然,今板夫人和室田之間的關係也有關。」
「縱然她想偷情,也不會殺夫的。現在不是這種報復的時代了。」
從外表來看,今板京子不是那種會殺夫的類型。她的性格既自我中心又愛慕虛榮,但不會插手危險的事。時尚書屋
「以後怎麼做?」
「唔。在K大裡頭,很難收集情報。」片山發牢騷,「萬一是事實,就變成K大的大醜聞了。」
「與這事有關的人大概噤口不語吧。」
「剛纔,我接到了溫水小百合所見到的女孩——水田智子的消息了。」

「這也是不可思議的故事呀。」
「唔。當然,不曉得她和這次的事件有無關係,總是謎團重重的。」
「跟室田助教有些什麼吧!」
「幫我找到那女孩的資料卡的是井口良子哦。」片山拿出條子,「根據她的父母說,她預定是到東京的遠房親戚家受照應的。」
「『預定』是什麼意思?.」
「聽說後來接到她本人的明信片,說是『搬去朋友的公寓』了。理由不太清楚,她家人好象很擔心。」
「不過——水田智子不是放棄不考K大麼?」
「她父母大概不知道吧。聽口氣是不知道,我也沒說什麼。」
「呵……畢竟有查一查的價值哪。」晴美作出「保證」。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叫。時尚書屋
片山邊看條子邊喝着隨午餐附上的咖啡說:
「她預定是到阿部宅留宿的,但怎麼打電話去也沒人接。我待會去看看。」
「是嗎?石津呢?」
「唔,他預定到這來的……」
一說曹操,曹橾就到。石津那把大嗓門在店中迴響:
「片山兄!你好狡猾!一個人先吃了!」
「你也吃就是了。」片山有點難為清,「不過,趕快吃完哦。」
「是!有晴美小姐在身邊,胃口更開!」
他「咚」地坐下,對前來點菜的女侍應說:
「午餐一份。湯、主菜、甜品、咖啡、沙津、麵包,全部一次拿來給我!」
「嘎?」女侍應翻白眼。時尚書屋
確實,這肯定是「趕快吃完」的方法之一。晴美憋住笑意,忍俊不禁。時尚書屋
「她沒事吧?」
「嗯。在公寓裡可以放心的。我吩咐她,任誰來了都絶不開門。」
「對的。她是個相當堅強的女子。」
「是不是很適合你?」
片山的話叫石津鼓氣,他強調着說:「適合我的是晴美小姐!」……
傻瓜。時尚書屋
對。任誰聽了都會這樣說吧。時尚書屋
這種事,不管它就能忘記。時尚書屋
你的丈夫偷情,你也偷情就是了嘛,適當地做該做的最好。夫婦就是這麼回事。時尚書屋
對。算了吧,離什麼婚。很累的。時尚書屋
——朋友的「忠告」,每一句都充滿真實感。時尚書屋
可是——不行。時尚書屋
也許那是初枝的性格使然。不光如此,畢竟初枝是愛阿部聰士的。時尚書屋
如果愛情冷卻下來了,丈夫和十七八歲的女孩上床的話,也許不會怎麼在乎。可是,.初枝的感覺太過擺在丈夫身上……
結果,阿部選擇了和那女孩——水田智子在一起。時尚書屋
怎麼都輪不到初枝離開。應該叫做丈夫那個離開才是。時尚書屋
可這樣子……初枝回到自己的家。時尚書屋
白天的關係,丈夫和那女的都不在。時尚書屋
重要的東西大致上都帶走了,也有遺忘了的東西,所以回來拿——這是她「回來」的藉口。時尚書屋
客廳、廚房,還有臥室……
丈夫和那女孩在使用我們的床——想到這個,她的心像烙印一般痛。時尚書屋
「已經輓回不了,何必想不開!」她喃喃地說給自己聽。走進洗手間,開始把自己用到一半的化妝品收進塑料袋內。時尚書屋
還有……什麼呢?時尚書屋
對對,保險證書之類的東西也要帶走。時尚書屋
初枝準備打開客廳角落上的櫥櫃。時尚書屋
哦,對了。鎖住了。時尚書屋
她拿出錢包裡的鑰匙——這個是了。時尚書屋
打開櫃門,突然困惑了。時尚書屋
裡面有一個從未見過的信封。褐色的大型信,相當厚。時尚書屋
初枝把它拿出來,窺探了一下。時尚書屋
是什麼檔案?隨便瞄一瞄,看不懂,是英文的?時尚書屋
起碼自己完全沒印象,多半是丈夫放進來的吧。時尚書屋
初枝遲疑了一下,把信件連信封一起塞進自己帶來的大手提袋裏。時尚書屋
一方面是想讓丈夫困擾一下,同時也想藉此讓他知道自己來過這裡。對,讓櫥櫃的門開着。這樣子即使不願意也知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