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27 頁


「不,可是——你是我的女兒——不,可以說是孫女的年齡了。」「我不是小孩子。我對自己的行動負責的。」「呃……如果你能明白這個就好了。」大崎搖搖頭,「總之,吃東西吧!」「嗯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37)

「不,可是——你是我的女兒——不,可以說是孫女的年齡了。」

「我不是小孩子。我對自己的行動負責的。」
「呃……如果你能明白這個就好了。」大崎搖搖頭,「總之,吃東西吧!」
「嗯。」
在旁人眼中,兩人看起來可能不像「情侶」,至少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父女。時尚書屋
室田往圖書館正面的樓梯走上去。時尚書屋
「嗨,室田老師。」擦肩而過的同事喊他。時尚書屋
「你好。」室田有點冷淡地答。時尚書屋
大學的圖書館也在逐漸改變中。時尚書屋
總之,利用的學生減少了。縱使為了寫報告或研究論文而來查資料,也不像以前那樣堆滿一大堆書,在滿了塵埃的氣氛中忙碌地抄寫。時尚書屋
利用個人計算機查好資料,把有關的論文影印下來,拿了就走;關在圖書館用功的事,已經「不流行」了。時尚書屋
為了配合這種改變,圖書館方面也要在各方面做功夫:帶進自動化機器,雷射影碟、激光唱片室等新媒體,若不逐漸取代的話,學生就不來利用。時尚書屋
「室田老師,想用什麼?」接待的女孩說。時尚書屋
「書架。而且是最裡面的那個。」
「很少哪。」
「‘閉室」的鑰匙呢?”
「這邊。如果遇見妖怪,請代問好。」
「就這麼辦。」室田笑道。時尚書屋
那裡的書架毗鄰而立,中間的空間有桌椅。時尚書屋
書的味道——陳舊的、有塵埃的味道。時尚書屋
雖然預備了桌椅,几乎沒有人影。只有跑來睡覺的學生。時尚書屋
後面只有幾位教師在看書。時尚書屋
室田下樓梯,打開那道重鐵門的鎖。時尚書屋
所謂的「閉室」,當然是外號。由於很少用的書籍沒有地方擺放,結果統統塞到這裡來。時尚書屋
可是,這裡也几乎爆滿了。幾年前起就有人提議,必須想辦法處理一下……
亮了燈,書壁並排得密密麻麻的。由於天花板相當的高,書架上有移動式的梯子。時尚書屋
室田在書架之間慢慢走着。儘管開了燈,還是有暗沉沉的印象。時尚書屋
書本彷彿把光都吸收了的樣子。時尚書屋

實際上是因為排列到天花板的書架杷光遮蔽了的關係,而且氣氛上不太健康。時尚書屋
室田再走到深處,把梯子拉過來,固定在一個地方,然後爬上去。那裡擺的是連拿出來也要一番辛勞的大書。時尚書屋
室田突然從梯子上面望下來。時尚書屋
打開的門在書架後面看不見,但從門外進來的光照滿地面。這種毫無變化可言的地方,一旦從高處望下時,看起來就完全不同了。時尚書屋
對。就是這回事。時尚書屋
人生也是,若是從「高處」來看,應該是迥然不同的。然後,即然來到這個地方,就想更往高處去看看。時尚書屋
室田當然不想停留在副教授的位置上,他也巴望上到一介教授的人生頂點。時尚書屋
我要做的事就能做到。是的!
只要權力到手,別人做不到的事,我偏要做給人看。時尚書屋
為了這個目的,即使手弄髒了一點也沒法子。時尚書屋
拿書出來時,手被灰塵弄黑了。時尚書屋
正是「弄髒了手」之謂。室田笑了。時尚書屋
那笑聲在書庫之中迴響、反射,聽起來好象是幾個人的笑聲。時尚書屋
室田開在梯子上面翻書。時尚書屋
為了不讓塵埃飛揚,他輕輕地翻頁數。時尚書屋
然後——不知何時,從門外照進來的光線從地面消失掉,而室田完沒有察覺.
「什麼是怎麼搞的?」片山嘆息。時尚書屋
「刑警整天如此唉聲嘆氣的,又有什麼作為?」晴美說:「是不是?福爾摩斯。」
「喵。」
片山知道,反駁也沒用。怎麼說都好,晴美和福爾摩斯都不是「刑警」,他們和「責任」無緣。時尚書屋
中午過後,片山終於起床了。由於晴美在家,他以為今天是星期日。時尚書屋
「有薪休假。」晴美悠閒地說:「我想陪哥哥去查案。」
似乎感激她,又似乎嫌她麻煩……
更令他苦惱的是,實際上可能她來幫忙破案。時尚書屋
遲吃的旱餐——該說是早吃的午餐吧。片山邊吃邊說:
「今天要跟門協升二談談才行。」
「他是議員的兒子呀。」
「他應該和“阿特籣號’的騷亂有關才是。我要好好查他。」
「議員的兒子嘛,可能不輕易露出狐狸尾巴哦。」
「試試看再說——她呢?」
「小首合?她去了補習學校啦。」
「是嗎?很快就正式『上演』啦。」
「如果考上就好了。」
「不過……自從她來了以後,事件怎地接二連三地發生啊?」片山邊喝茶邊說。時尚書屋
「怎會呢?」晴美盯住哥哥的臉,「你是說,溫水小百合與事件有所關連?」
「不,不是的。因為考期接近的關係,恰好碰到而已。」
「死了三個人啦。」晴美說:「其中兩個是與K大有關的人,一個是無關係的白領。」
「今板良一教授過的是超越入息的生活,當然猜想他幹了什麼了。例如斡旋買學位啦、泄漏入學試題之類。」
「他太太和年輕的室田助教偷情……」
「室田待人接物的態度不錯,卻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他和關谷久高在一起的情況不是被人見到了嗎?」
「對。從關谷口中大概可以問出什麼來的。」片山點點頭。時尚書屋
「還有女傭的證詞。她說她看到一部車,和今板太太所有的很相似。」
「嗯。不過,今板也不是很正經的人哪。」片山突然想起,「對了。今板的異性關係。時尚書屋
這個也有必要查一查。」
他連忙拿出記事簿來記下。時尚書屋
「起碼找不到他太太殺他的理由。」晴美點頭。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在催它的食物。時尚書屋
「來啦來啦——已經涼了吧。」
晴美把蒸魚片放在它的碟子上。也許對貓的舌頭來說還是稍熱吧,它的舌頭又伸又縮的,「唏喱呼嚕」地吃起來。時尚書屋
「聽說他和自己的女學生有許多緋聞。但不曉得他陷得有多深。女學生方面,有沒有真心的……有必要收集一下學生之間的傳聞吧。」片山沉思着說。時尚書屋
「不過,問題牽連到買學位之類的動機是什麼呀?」
「對。還不能肯定是什麼。」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