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3 頁


可能因為母親愛喝咖啡的關係,小百合很小就開始喝咖啡。以小百合的味覺來說,這一帶快餐店的咖啡糟透了。几乎一點味道也沒有,僅僅接近開水的程度而已。只要用心煮的話,即使是薄咖啡也有薄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7)

可能因為母親愛喝咖啡的關係,小百合很小就開始喝咖啡。以小百合的味覺來說,這一帶快餐店的咖啡糟透了。几乎一點味道也沒有,僅僅接近開水的程度而已。時尚書屋

只要用心煮的話,即使是薄咖啡也有薄咖啡的味道。時尚書屋
於是想到,假如關谷告訴她哪裡有好咖啡的話,不妨試一試。時尚書屋
走出補習學校後,關谷一直在複雜的后街兜來兜去,小百合壓根兒不知道怎麼走。時尚書屋
風變冷,小百合開始不耐煩,說:
「到底在什麼地方?」
「奇怪。」關谷側側頭,「明明是在這一帶的。」
「你不是認得路才去的嗎?」小百合生氣,「我回去啦!」
「等等呀——何況你不曉得走去哪邊才是車站,對不?」
「我問人就行了。」
「別這樣嘛——,轉過下一個彎一定找到。」
「說得好馬虎。」
「真的呀!還有幾十米罷了。來,走吧!」
小百合被他死拖活拉地推着拐了那個彎……
「咖啡店在哪兒?」她用冷嘲的聲音問。時尚書屋
並排在小路兩旁的是酒店——而且全是有所謂幽會用的愛情酒店。儘管是小士包子,這種酒店是幹什麼的,小百合看電視或雜誌就已知道了。時尚書屋
「奇怪——好象走錯方向啦。」
關谷的說法,使小百合醒悟過來。他從一開始就準備帶她到這裡來的。時尚書屋
「關谷同學——」
「哎,難得來了,進去好不好?」
「不要!開玩笑!」
「你還沒體驗過吧!讓我親切地指導你。」他用力抱住小百合的肩膀。時尚書屋
「放手!放開我!」
「你不是喜歡我嗎?我知道的。」
不要自作聰明。時尚書屋
「你怎知道?」
「上課時,你不是一直看著我嗎?別隱瞞了。我都知道。」
這人自作多情到這個地步,小百合不生氣,而是嚇獃了。時尚書屋
「我沒有!回去了!請自重。」說完,小百合用力摔開關谷的手——
一對男女,從他們前面的酒店走出來。時尚書屋
那女的下意識地望望這邊,小百合赫然。時尚書屋
是「水田智子」。時尚書屋
確實是那個水田智子——不,不是火車上遇到那個,而是在東京車站的月台碰見,對小百合視若無睹般走開的那個水田智子。時尚書屋

假如純粹是認錯人的話,她應該有不同的名字才對——
跟她在一起的是個穿西裝的上班族,年約三十左右吧。時尚書屋
可能是上次到月台接她的人。時尚書屋
但——是件荒謬的事。時尚書屋
小百合見到這兩個人從酒店走出來,緊緊地手輓着手走路。這個樣子在在顯示他們有「密切關係」。時尚書屋
在火車上的水田智子說,承蒙關照的人家是剛新婚不久的家庭,有點不好意思。時尚書屋
這個「水田智子」和那個迥然不同。無論怎麼看,這女子都是和照顧她的男主人有了某種關係。時尚書屋
「怎麼啦?」關谷說。時尚書屋
小百合沒作答。時尚書屋
兩人走過來了。擦肩而過時,水田智子彷彿感覺到小百合的視線而看看她。時尚書屋
然後就若無其事地走開……突然記起小百合是誰似的,她赫然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她和男人走了。時尚書屋
「哎,怎麼樣?」關谷還在痴纏不休,「休息一下而已。我什麼也不做的,可以了吧?」
「什麼也不做的話,為何特地跑進酒店去?」
「這個嘛……參觀而已。」
「這種地方,我不想看。」
「別這樣說,任何事物都是人生一課呀!」
「這也是。」
說完,小百合用力踩了關谷的腳一下。時尚書屋
「好痛……」
關谷發出可憐兮兮的叫聲,抱住被踩的腳,豎起單腿踉蹌後退。時尚書屋
「再見!」
小百合直直走過那條窄窄的路。時尚書屋
意外的是,一穿過那邊,馬上走到往補習學校的大馬路。時尚書屋
難道關谷故意帶她兜兜轉轉?時尚書屋
小百合帶?滿肚子火氣,向車站的方向走去。時尚書屋
屍體在廚房。時尚書屋
片山偷窺了一眼,慌忙移開視線。他有閙貧血的不祥預感。時尚書屋
「嗨,你來啦。」南田驗屍官愉快地說。時尚書屋
他總是以取笑片山為樂。時尚書屋
「今天一個人?」南田說。時尚書屋
「很遺憾。」片山說,嘆一口氣,「出血很厲害呀。」
「唔。割斷了動脈,不妨想象下手的人也沾到不少噴出的血。」
片山戰戰兢兢地再望屍體一眼。時尚書屋
「當場死亡的?」
「几乎是的。」南田挖苦地說:「你的臉看起來更像死人哪。」
「不要這樣說。」片山說。時尚書屋
「啊,片山兄,」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時尚書屋
「石津。是你承辦的?」
「是的。別看我這樣,我是最先趕到現場的。」
「你以為我怎樣看你?」
「這……」石津搔搔頭,「她上學開不開心?」
「什麼?」
「我說——那個叫小百合的女孩。」
「當然開心。她和晴美的感情好得不得了。為何你會在意這件事?」
「也沒什麼。」石津支吾其詞,「對了,這間房子很漂亮吧!」
「又不是你的家,有什麼好自豪的。」
「我知道。」
確實,這是一間堂皇的邸宅,而且好象最近裝修過,有新木的味道。時尚書屋
「這裡的主人是幹哪一行的?」片山問。時尚書屋
「是被殺的——叫今板良一,K大學的教授。」
「K大?那不是小百合報考的大學嗎?」
「是呀。告訴她不要考K大的好。她可能被殺……」
「傻瓜。與她無關的事,為何她會被殺?」
片山走進客廳。時尚書屋
沙發上,有個臉色蒼白、戴上圍裙的女孩坐在那裡。十八九歲左右。大概是緊張造成的蒼白,平時不是這樣的。她的個子小,體型結實。時尚書屋
「她是發現者。」石津說:「在這裡幫忙做事的女孩。」
「我叫明石。」女孩向片山答說:「明石布子,十八歲。」
「好年輕。」片山用晷微輕鬆的語調說。時尚書屋
所有人在接受刑警問話時都會變得僵硬。時尚書屋
「幾時到這裡幫忙的?」
「半年前。」明石布子說:「這屋子裝修後,比以前更寬闊了。雖然我不知道以前是怎樣的。」
「所以才僱人的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