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32 頁


「她呀,她發了一點燒,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大崎插嘴。「你——會不會是“水田智子’?」片山問。「水田……智子。」少女自己喃語,「水田智子——怎樣寫?」「你試寫寫看。」大崎
作者:待考 / 頁數:(32 / 37)

「她呀,她發了一點燒,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大崎插嘴。時尚書屋

「你——會不會是“水田智子’?」片山問。時尚書屋
「水田……智子。」少女自己喃語,「水田智子——怎樣寫?」
「你試寫寫看。」大崎說。時尚書屋
少女撕了一張便條紙,在上面用原子筆寫了「水田」兩個字。時尚書屋
「智子……智子——是不是這個字?」
少女正確地寫上「智子」。時尚書屋
「對!就是它。」片山說。時尚書屋

少女獃然站在那裡不動……

這時,研究室的門打開。時尚書屋
「老師!」

猛速走進來的——

「怎麼啦你?」大崎瞪大眼,「你不是請假了嗎?」
「我打電話去府上,沒人接,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來者是女管家市原百合。時尚書屋
「那就肯定是來了大學嘛。」
「我曉得呀,當我打電話來這裡時,你的秘書說大崎老師今天‘古古怪怪」,不是嗎?”
「古古怪怪?我嗎?」
「我想是因為我的關係。」少女說:「市原嫂,對不起!昨晚我和老師……」
大崎假咳一聲。時尚書屋
「不,是我的責任。這種情形下,應該是年長的人負責才對。」
「我就猜到是這麼回事。」市原百合沒有表示太震驚的樣子,「從一開始,我就發現這女孩看老師的眼神不尋常。」
「是嗎?」大崎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老師。更重要的是,我剛剛聽說了,室田老師他……」
「嗯,是的。如此一來,我身為主任教授的,可能必須負起責任才行。」
大崎嘆息,在自己的舊椅子上坐下。時尚書屋
「有什麼關係?反正老師也不適合當什麼主任不主任的。」
「你倒說得坦白。」大崎苦笑,「還有……我們談到哪裡了?」
完全離題了。時尚書屋
「對對對,她呀——」大崎看住少女。時尚書屋
「我叫……水田智子。」少女清晰地說:「我想起了。在火車的洗手間,我突然被什麼藥物弄量……」
「果然有人對你不利?」片山說。時尚書屋

「嗯。當我醒來時,已被關在某個地方。應該是藥物的關係,頭腦昏昏沉沉的……不過,現在終於想起一切了。」水田智子肯定地說。時尚書屋
「昏昏沉沉的關係,這才看上老師的。」市原百合扮個怪臉說。時尚書屋
「這樣可以了?」女聲說。時尚書屋
「唔。待會用藥弄量她就行了。」關谷的聲音,「你用那邊的電話打去上面房間吧。」
「好——喂?我們現在在地庫。喂。帶她來了。」
掛斷電話的聲音。時尚書屋
晴美從那道門進來後,沿著往下的樓梯一直走下來。那道門好象只能通往這個地庫的樣子。時尚書屋
有個房間開着門,小百合好象被他們帶到那裡頭去了。原本大概是儲物室之類的,左右各有一道門。傳出聲音的是左手邊的門。時尚書屋
晴美有點遲疑,萬一有人下樓梯來的話,自己的身影就無處遁形了,於是她打開對面的另一道門。時尚書屋
這里根本就是倉庫,又暗又多塵,堆滿舊桌椅、紙箱之類,正適合藏身。時尚書屋
晴美走進那裡頭,在不被察覺的程度下把門開了一條縫,然後傾耳靜聽從對面門縫漏出來的聲音。時尚書屋
「他說馬上就來。」女孩說。時尚書屋
「是嗎?」
隔了一會。然後——傳來「啪」的一聲。時尚書屋
「你幹什麼?」關谷怒喊。時尚書屋
「你明知故問。」
看樣子,女人摑了關谷一巴掌。時尚書屋
「你在說什麼呀!」
「別裝蒜了。」女人發出不悅的聲音,「居然被警察捉了!好險咧!」
「沒法子呀。誰也不喜歡被人捉的。」
「儘管如此……喂,那東西放在哪兒?」
「唔……」關谷不說話。時尚書屋
「必須拿到手才行!我好不容易才做到那個地步了!」
「沒想到阿部被殺了呀。」
「是誰幹的?叫人很擔心。」女人說:「幹掉那個人,而且是在他的公司裡面——接在今板老師之後第2個啦。」
「唔……我也很在意。」
「找到東西了沒有?」
「沒有……我正要找,阿部的老婆回來了。」
找到「東西」嗎?他們在說什麼?時尚書屋
「你也是的。住在那個地方,竟然不知道『束西』擺在哪裡。」
「我沒想到阿部會被殺嘛。」女人反唇相識,可聲音裡有不安的迴響。時尚書屋
然後——樓梯上面傳來開門的聲音,有腳步聲往下走來。晴美立刻把門暫時關上。時尚書屋
對面的門傳來「吱」的一聲響。時尚書屋
「你好……」關谷說。時尚書屋
「你——」小百合的聲音,「你怎會在這種地方……」
10
晴美又把門打開一條縫。時尚書屋
「這裡是我的家嘛。」那男的——不,男孩說。時尚書屋
「你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安靜。這兩個人很喜歡用藥的。」有氣無力的平板聲音,「使用過量的話,人會失常,也有不能恢復正常的哦。」
晴美也知道他是誰了。時尚書屋
對,他是門協議員的兒子,門協升二。時尚書屋
「謀殺嗎?」片山說。時尚書屋
「被書本謀殺的事可能嗎?」石津抬頭仰視高及天花板的書壁,「有人把這些書全部讀完嗎?」
「誰曉得?!」
片山他們來到「現場」。時尚書屋
室田的死是意外還是謀殺?這判斷有十分微妙的地方。時尚書屋
最終必須等候驗屍結果,總之在可能的範圍內,必須讓現場保持原樣。時尚書屋
在地面堆積如山的書本。時尚書屋
確實,這些書掉下的方式不自然。若是書架方面因某種震盪而造成書本一同掉下來,也不可能變成這種局面。時尚書屋
「名探掌握到什麼?」聲音說。時尚書屋
佐久間恭子穿著白袍走過來。時尚書屋
「從這梯子的位置來看,室田確實是從梯子跌下來的。」片山仰頭看,「可是,這些書山……兇手——假設是謀殺的話——若是把室田從這梯子推下來,光是這樣就有可能折斷頸骨麼?」
「有可能的。問題在於他以怎樣的姿勢跌下。」
「至少跌下後,暫時不能動吧。」
「是呀。從最上面掉下來的話,相當嚴重了。」佐久間抬眼望梯子,「上去看看好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