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4 頁


「好象是。」布子點點頭。「食宿在此?」「是的——裡頭有別館連接走廊,那裡也有浴廁。」「你的主人今扳——良一先生吧,他是獨身的?」「不,他有大太。」「現在在哪兒?
作者:待考 / 頁數:(4 / 37)

「好象是。」布子點點頭。時尚書屋

「食宿在此?」
「是的——裡頭有別館連接走廊,那裡也有浴廁。」
「你的主人今扳——良一先生吧,他是獨身的?」
「不,他有大太。」
「現在在哪兒?」
「去了旅行——和五六個朋友去溫泉。」
「原來如此——聯絡了嗎?」片山回頭問石津。時尚書屋
「還沒回到旅館。我已委託負責人,她一回來就請她和我們聯絡。」
「太太叫什麼名字?」
「京子。京都的京。」布子說。時尚書屋
「幾時去旅行的?」
「嗯——三天前吧,大概是。預定要去一個禮拜。」
「是嗎?他們有沒有小孩?」
「沒有。因此太太几乎每天都不在家。」布子說:「她几乎沒有和她先生碰面的。」
「那麼嚴重?」
「嗯。偶爾碰上,只是『嗨』一聲而已——令我覺得,結了幾十年婚後,所謂的夫妻就變成這樣了嗎?」
看樣子,布子對所謂的婚姻生活的憧憬「幻滅」。時尚書屋
「不是每對夫婦都這樣的。」片山說,他自己還是獨身。時尚書屋
他沒有資格說人家。時尚書屋
「關於發現屍體時的狀況——慢慢想也可以,可以說說看嗎?」片山儘量說得和緩。時尚書屋
「怎麼可以……慢慢說的話,反而說不清楚。」
「是嗎?」

片山十分瞭解她的看法……

「今天是星期三吧。星期三,主人的大學沒課,中午過後才會出門。太太也不在家,主人通常睡到十時過後才起床的。我照常在早晨六時半左右醒來,在被窩裡磨了半天……在八時左右起床。時尚書屋

然後先去廚房看看……」

「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對吧。」
「是的。我嚇壞啦,全身軟掉。」
那種心情,片山也很瞭解。時尚書屋
「不過,事情好象是今天一大早發生的。有無察覺什麼怪異的事?」
「不曉得……我的房間離得遠,不管這裡發生什麼都聽不見的。」
「是嗎?」
看來無法從這個名叫明石布子的小女傭身上問到什麼線索了。時尚書屋
「然後你打一一○報警……玄關的鎖呢?開着?」
「記不清楚。」布子縮縮脖子,「對不起,我糊裡糊塗的。」

「不,我很明白。」
這個很普通。對一般人來說,殺人是完全無緣的事。時尚書屋
「除了玄關外,這裡還有別的出入口嗎?」片山問石津。時尚書屋
「有個便門。兇手多半是從那邊進來的。」石津說。時尚書屋
「我去看看。」片山站來時——
突然,明石布子大哭。時尚書屋
「你怎麼啦?」片山問。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的心情太激動了——」
「這個我很瞭解。」片山安慰她,「你可以到房間休息了。」
「是……對不起。」明石布子起身,「刑警先生。」
「什麼呢?」
「主人死了,我可能會失業。想到這個,悲從中來……」她又嗚嗚咽咽地哭起來。時尚書屋
對於極其現實的煩惱,片山也愛莫能助,不知說什麼好。時尚書屋
布子喊住正要走出客廳的片山。時尚書屋
「呃——」
「怎麼啦?」
「畢竟——說出來比較好嗎?」布子在遲疑。時尚書屋
「如果想起什麼的話,不妨說說看。」
布子在手中把圍裙又揉又搓地磨了一陣子……
「昨晚——我半夜醒了,看看外面。」布子說:「因我的房間窗口面向後巷。」
「然後?」
「有車停在那裡——紅色的,我不清楚是什麼車,總之是外國的。」
「很少見的車?」
「我想是的。當然,也許是巧合——」
「你見過那部車?」
「嗯。」布子盯住片山,說:「太太坐的車,跟那部一模一樣。」
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時尚書屋
在電車上和她並肩而坐的阿部聰士為難得很。時尚書屋
當然,也不一定非說什麼不可。可是,她會在家裡同住一個月以上。不能不聞不問的。他這樣想……
「累不累?」阿部聰士問。時尚書屋
「不累。」水田智子搖搖頭,「哥哥,你還在上班吧!對不起。」

2

被她稱作「哥哥」,阿部有一瞬的困惑。對方似乎察覺到了。時尚書屋
「我一直在想應該怎樣稱呼你,在火車上的時候,其實應該叫你一聲『叔叔』的,可是見面後,發現你好年輕,這樣叫你很奇怪……叫你『哥哥』很怪嗎?」
「不——無所謂。」
因女孩主動無拘束地打開話匣子,阿部不由鬆一口氣。時尚書屋
「叫“叔叔’也沒關係。是你太客套了。」
「沒有的事。你真的好年輕嘛。」
「是嗎?」阿部笑了,「我是獨生子,被人叫‘哥哥」的事從未有過,很難為情。”
「我也是獨生的。」智子說:「我一直想,有個哥哥像你就好了。」
阿部很認真地心跳了一下。時尚書屋
因為阿部剛剛還在想「假如有個這樣的妹妹就好了」之故。時尚書屋
十八歲——她的年輕令人目眩。時尚書屋
不管看起來有多年輕,阿部已三十了,他的妻子初枝取笑他,肚子有點突出來了。時尚書屋
這個智子雙腿修長,身段柔美,而且她的體型已是十足的「女人」了。時尚書屋
阿部悚然——自己在胡想什麼,笨蛋!
「我從公司早退了。不必擺在心上。」阿部說:「聽說你報考K大?了不起嘛。」
「只是報考而已。不一定考得上。」智子調皮地說。時尚書屋
「上次見面,是幾年前的事了?」
「十年前,我來東京那次。」
「哦,是嗎?那時——你才八歲吧。完全記不來啦。」
「我倒記得很清楚。」智子說。時尚書屋
「真的?」
「嗯。你帶我去了東京塔……」
「是呀。我帶你去那麼無聊的地方呀。」
「但那是普通日子呀。我那時是小學生,當然學校放假……而你念大學呀,我還記得當時在想,大學生好空閒哪。」
「哈哈,完了。」阿部大笑。時尚書屋
「不過——」智子的語調有點改變,「當時覺得,這人好帥。」
笑容從阿部的臉上消失。時尚書屋
「是嗎?」
「嗯。」
「那麼,今天見到我,很失望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