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5 頁


「不,一點也不。」智子搖搖頭,「你很帥的,哥哥。」突然,阿部覺得心臟彷彿猛然抽搐了一下。很辛苦,好象有什麼壓抑着的東西湧上來。——你在想什麼!對方是小女孩哦。阿部好不容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7)

「不,一點也不。」智子搖搖頭,「你很帥的,哥哥。」

突然,阿部覺得心臟彷彿猛然抽搐了一下。很辛苦,好象有什麼壓抑着的東西湧上來。時尚書屋
——你在想什麼!對方是小女孩哦。時尚書屋
阿部好不容易才收拾起心中的紊亂,用普通的語調說:
「初枝在煩惱着,不知你愛吃些什麼。」
「我什麼都吃的。」智子說:「不過」””
「什麼呢?說說看。」
電車來到他們要下車的車站附近。時尚書屋
「帶我去一個地方吧。跟十年前一樣。」
「啊,那……」
「當然我會讀書考試,我也需要喘一口氣呀,是不?」
「說的也是。」
「我和哥哥兩個人去——一天而已,不要緊吧。「姐姐」不會介意的。」
初枝是「姐姐」嗎?阿部隔了一會才說:
「當然,我帶你去。你能喝酒嗎?」
「嗯,酒量相當不錯哦。」
「那就好玩了。」阿部站起來,拿起智子的手提袋,說:「來,在這裡下車。」
「我是溫水小百合。」她有禮地鞠躬。時尚書屋
「哎,不用那麼拘束地打招呼的。」片山說:「坐。有人走過的。」
「是。」
實際上,雖然距離晚飯時間還早,但烤肉店內已相當擁擠了。時尚書屋
「坐這邊——噢,手袋擺在桌子底下的好。」晴美忠告,「烤肉時,油會飛濺,有時會弄髒手袋的。」
「不是什麼貴手袋。」小百合說,脫下大衣。時尚書屋
可能每張桌子都用火的關係,店內暖呼呼的,近乎熱的地步。時尚書屋
「不能去接你。對不起。」片山說:「臨時接到一宗案子。」
「別看我哥哥這個樣子,他是警視廳的刑警哦。」
「什麼叫做“這個樣子’?」
「有啥關係?看起來不像刑警才好哪。」
「喝。」小百合瞪大眼,「你是真的刑警?不是電視上的?」
「大致上是。」晴美點頭。時尚書屋

「那麼,你會跟殺人犯打格鬥囉?」
「搜查第1科嘛,殺人是專長。」晴美說。時尚書屋
「喂喂,別說多餘的話。」片山打開菜牌,「來,點菜吧。」
片山義太郎——高瘦身材、溜肩膀,是溫文的類型。他被妹妹晴美和三色貓福爾摩斯夾在中間,總是怨言多多,已是眾所皆知的事。時尚書屋
「我聽家母說過,令尊生前是警官。」小百合說:「不過,片山先生竟然也是……啊,我可以叫你「義太郎先生」嗎?」
「叫什麼都可以,隨你喜歡。」
片山知道晴美會代他回答,所以不作聲。時尚書屋
「我們有時半夜外出,有時半夜回家,時間亂糟糟的。」晴美說:「不曉得這種家庭適不適合考生,不過可以放鬆些,任何事都可商量。」
「謝謝。」
「教你讀書,可能有點勉強。」
「有問題問問福爾摩斯,可能它懂。」片山說:「來,喜歡喝什麼湯?」
四處傳來「吱吱」的烤肉聲,煙和味道瀰漫,大大地刺激小百合的肚腹。時尚書屋
也許是安心的關係吧,片山兄妹和福爾摩斯的「三人組」造成一股說不出的溫馨氣氛,這種溫馨的感覺也感染了小百合。時尚書屋
如果和這些人在一起,大概會很愉快——小百合覺得慶幸,幸好自己來了。時尚書屋
餐店的女侍應過來拿點食物的單子。時尚書屋
小百合聽見片山叫了「六人份」的肉,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我吃不了這麼多。」女侍應走開後,小百合說。時尚書屋
「不要緊,有人會完全『擺平』它的。」片山說:「幾時開始上補習班?」
「明天先辦手續。全是最後來應試的學生。我想從後天起上課吧。」
「是嗎?很辛苦吧。」
「呃——家母根本不直接認識你們,大概給你們添麻煩了。」
「你在說什麼呀?如果嫌麻煩的話,我們早就說了。」
「對呀。總之,你的目標是眼前的考試,只要集中精神應試就是了。」片山說:「不過,你真勇敢,一個人出東京考試。」
「你別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嘛。」晴美說。時尚書屋
「什麼意思嘛?」
聽著片山兄妹抬杠,小百合覺得好笑,不由笑出聲來。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在腳畔叫。時尚書屋
「來啦。」片山說。時尚書屋
一陣「呱喀呱喀」的腳步聲,然後,傳來一個響徹店內的大聲音,「我遲到啦!」
來者不消說,當然是——
「石津,坐吧。這位是我家暫時“保管’的溫水小百合小姐。」晴美說。時尚書屋
「你好,你好。我是目黑警署的石津刑警。」
「你」”你好。”小百合慌張地站起來鞠躬。時尚書屋
「嘩,好香——片山兄,不可能」””
「什麼?」
「桌面是空的,不可能已經全部吃完了吧!」
「別問得一本正經的。還沒開始哪。」
「好極啦!」石津舒了一口氣,椅子「吱」的一聲響。時尚書屋
小百合微笑着,看看這個「大塊頭」……
突然想起一個人。每次吃飯前,總是大大聲叫「肚餓啦」!
然後總是被母親埋怨,「附近的人都聽見啦。」
——埋怨的對象是自己的父親……
父親是個大塊頭的人。時尚書屋
小百合五歲的時候,又高大又可靠、無論發生什麼都頂得住的父親,突然一倒不起,意外地死去。時尚書屋
他完全沒察覺自己心臟不好,親友一邊傷心一邊說:「這正是他的作風!」
自此以後,小百合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開了一間小商店,拚命工作,把小百合撫養到可以上私立大學……
長久以來,對小百合來說,母親是「加父親的母親」。可是,現在久違地想起了父親。這個「大塊頭」石津,真是久違地見到了……「來,吃吧!」片山說。時尚書屋
一個盛肉的大碟擺在桌面。「吃吧!」石津「的的的」地弄響指頭。時尚書屋
「慢着。最先由她開始。」
「我沒關係的。」
「來,總之烤吧。」晴美說:「不要緊。石津,夠你吃的。」
「不——我不是擔心——」石津臉紅了。時尚書屋
看到這個,小百合又發出笑聲。時尚書屋
「晚安。」
穿睡衣的智子走到客廳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