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6 頁


「噢,晚安。」阿部聰士露出笑臉說:「有什麼不夠的沒有?」「沒問題。」智子嫣然一笑,「哥哥,明天要上班吧。」「唔,是的。」「加油哦。」說看,智子發出「登登」的腳步聲上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7)

「噢,晚安。」阿部聰士露出笑臉說:「有什麼不夠的沒有?」

「沒問題。」智子嫣然一笑,「哥哥,明天要上班吧。」
「唔,是的。」
「加油哦。」
說看,智子發出「登登」的腳步聲上樓去了。時尚書屋
「——哥哥呀。」初枝在泡茶,「如何?感覺。」
「唔,好象多了個妹妹的感覺。」阿部說:「今晚的牛肉湯做得很好。」
「是嗎?」初枝攤開報紙。時尚書屋
有意無意地——談話中止了。時尚書屋
「我去泡水洗澡。」阿部伸伸懶腰,「一起好嗎?」
「這種事怎麼可能?」初枝用稍微嚴峻的語調說,然後補充一句「我有東西做。待會再洗好了。」
「是嗎?」
丈夫上樓後,初枝緩緩吐一口氣。時尚書屋
她知道自己神經過敏,心煩氣躁。時尚書屋
是那女孩的關係嗎?時尚書屋
「傻瓜。」她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對——肯定自己是傻瓜。時尚書屋
這種事常有。到了考期,必須接待親戚的孩子……
初枝慢吞吞的喝着熱茶。時尚書屋
初枝還在耿耿于懷的是,一開始談起這件事時,阿部根本不和初枝商量就一口應承了。時尚書屋
當然,如果和她商量的話,她不會說不可以。不過,初枝生氣的是丈夫一句也沒問過自己,就向人家說「OK」了。時尚書屋
尤其是兩人結婚才不過半年,是一個希望過二人世界的時期。時尚書屋
丈夫的工作很忙,說是每週休假兩天的制度,其實只休一天。蜜月期也比原定的縮短許多,僅僅四天就回來了。時尚書屋
今年年底的假期,是結婚以來第1次的悠閒假日……她想兩個人去溫泉休息一下。時尚書屋
這才是真正的蜜月,初枝想。甚至覺得這樣子才真的成為夫婦。時尚書屋
可是——那天回來時,丈夫一下子提起水田智子的事。時尚書屋
她總不能反對,只好說「沒法子啦」……
什麼「哥哥」長,「哥哥」短的!
嬉皮笑臉的,過分親昵了!而且,被她這樣叫時,阿部好象喜形于色似的。時尚書屋
不,初枝也能理解丈夫把十八歲少女的嬌滴滴當作「天真可愛」。但是,第1次見到智子時,初枝已本能地嗅出某種「危險的味道」。時尚書屋
當然,丈夫會一笑置之。時尚書屋

但是,初枝相信自己的直覺。那女孩喜歡自己的丈夫,而且丈夫也察覺到了,卻不覺得不好。時尚書屋
口頭上喊說忙呀忙的,今天卻為了去東京車站接那個水田智子,從公司早退了。時尚書屋
初枝飛快地望望二樓。以後的一個多月,大概度日如年了。時尚書屋
想盡了辦法,結果智子只能住在夫婦臥室的隔壁。總不能為那一個多月的時間而裝修,而且沒有這個時間。時尚書屋
應考的智子,每晚都會唸書唸得很晚吧。她的房間和臥室只隔着一層薄薄的牆壁。時尚書屋
初枝嘆息。難得可以親密的時期,因那女孩的出現,夫婦之間的縫隙可能又會擴大。時尚書屋
傻瓜!
初枝這樣告訴自己。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因為這麼一個未經世故的小女孩,就會影響夫婦之間的感情?時尚書屋
對——是自己太多心了。不要在意。我們是成人,對方是小孩子……
小孩子?十八歲的女孩,已經是大人了。時尚書屋
初枝知道,她在嫉妒水田智子……
「總之,他過很奢華的生活。」片山說:「添飯。」
「必須把飯多留一些才是。」晴美在片山的飯碗裡隨便添一點,「小百合和石津都吃很多的。」
「石津也來嗎?」片山不安,「我們家的米愈來愈少了。」
「說得好吝嗇。是不是?福爾摩斯。」
「喵。」
福爾摩斯早已吃飽,在坐墊上蜷成一團。時尚書屋
「可是,大學的老師賺那麼多錢嗎?」晴美說。時尚書屋
「問題就在這裡。大概有別的收入途徑吧。」
「兼職?」
「若是合法的倒無所謂,萬一是在暗裡做的勾當就……」
「那也可能是殺人動機了。」
“夫妻感情好像十分冷淡。一
「如果完全冷淡的話,反而不會殺人了。因為雙方可以自由發展,各自娛樂。」
“明天我去大學收集情報。如果石津會來的話,恰恰好,可以商量一下。一
「但||」晴美看看時鐘,「小百合今天蠻遲的。」
小百闔第1次遇到這種事。時尚書屋
當然,鄉下的市鎮也有不良少年,終歸那是小市鎮,鎮上的人彼此認得對方的臉,反而不容易做壞事。時尚書屋
「拿出錢包來!」其中一個說:「如果乖乖聽話的話,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這是有人走過的馬路與馬路之間,黑暗的部分只有十米左右,卻在這裡自投羅網。時尚書屋
對方有四個或五個人?小百合害怕得分不清。時尚書屋
「叫你拿出錢包來,聽見沒有?」
原先溫柔得像貓叫的聲音突然變得粗暴起來,小百合給嚇了一大跳。時尚書屋
錢包、錢包||不過,數目不多。時尚書屋
「這個嗎?怎麼,就這麼一點呀。」那人窺探了錢包內裡「這麼少,怎辦?」他?環視其他夥伴。時尚書屋
「叫她用身體抵償吧!」其中一個說:「長得不怎麼樣,脫光後也許可以看一看的。」
「怎樣?」
冷不妨被人從毛衣上面捉了一把,小百合大叫。時尚書屋
「女人終歸是女人。那就找個地方享用一下吧!」
「就這麼辦。」
兩邊手臂被捉?||小百合過度害怕,無法反抗,連聲音也叫不出來。時尚書屋
參考書從手中「叭撻」掉下。時尚書屋
「喂,浪費啦。」其中一個把她的參考書撿起來,「書本要好好珍惜才是。」
「你自己也要好好珍惜才是!」有聲音說。時尚書屋
||一個大塊頭的人倏然站在眼前。時尚書屋
「什麼?」
「好大的傢伙。」
「虛有其表罷了。」
「試試看好嗎?」
是石津!石津先生||小百合差點流出眼淚。時尚書屋
「來吧!」石津說。時尚書屋
很普通的語氣。兩名不良小子一下子飛起,腰部給重重地摔到,臥地呻吟。時尚書屋
「好傢伙……」
「想不想吃皇家飯?」石津把手銬搖晃了一下。時尚書屋
「警察!」
「跑呀!」
一轉眼就跑得遠遠的。腰給摔到的那兩個小子也踉踉蹌蹌地爬起來喊:
「等等我啊!」


分享與評論